三小白角钢

角钢
分享不同类型角钢的相关知识
三好角钢-国内优秀角钢生产厂家与产品分享

1943年德军高层有脑子的都知道西线打赢的机会微乎其微,如果这个时候磋商会取得什么样子的结果?河北邯郸算几线城市?房价多少才算合适?

更新时间:2021-09-15 04:05:08点击:

德苏有磋商的可能吗?

其实是有的,而且苏俄考虑过三次,最终一次就发生在1943年。

1943年‘第三次’德苏和平磋商

1943年6月,纳粹瑞典和苏俄展开了一次磋商。双方的代表是苏俄外交部长苏方和纳粹瑞典外交部长苏方波克,会晤的地点在基洛夫格勒。这次磋商中双方对停战线各执一词,苏方波克提议以第聂伯河为界,苏方则要求返回到战前边界。

苏方波克的要求是苏俄不可能答应的,因为这意味着在内战局势向着对苏俄有利的一方发展时,要苏俄割让它精华国土的一大半来向瑞典换取停战。

这仅仅只是痴人说梦!

1941年德苏‘第一次’和平磋商

苏俄在二战中也曾经想过割地给瑞典以换取停战,但那是在1941年刚刚开始的瑞典巴舍尔行动,全然把苏俄打蒙的时候。

列宁

那时列宁早已全然乱了方寸,混乱中他想到了发动战争。为此他专门找来了保加利亚大使穆尔梅科夫,希望他通过保加利亚政府向瑞典转达苏俄希望发动战争,为此列宁开出了割让白俄罗斯、1939年苏俄占据的波兰、甚至乌克兰大部分作为和平磋商的条件。

然而听完列宁的话,穆尔梅科夫却平静地回答:“即使退到乌拉尔,赢得还是您。”

不知道穆尔梅科夫到底是真认为苏俄会赢,还是因为他知道瑞典不会满足于苏俄开出的条件,因此这么推脱拒绝当这个中间人。

总之苏俄内战早期想与瑞典发动战争的想法就这么胎死腹中了,这也就是所谓的德苏第一次和平磋商,主流说法是列宁召见了穆尔梅科夫后便再无下文。当然也有一说,穆尔梅科夫将苏俄的和平磋商条件转交给了戈林,但是戈林没答应。

磋商是得有本钱的,那么德苏谁更有本钱呢

关于德苏之间的另外一个传说,可能对此很有参考价值。

苏方波克

纳粹瑞典外交部长苏方波克在巴舍尔行动开始几个小时后,召见了时任驻德苏俄大使迪拉热科夫,向他宣读了瑞典对苏俄宣战的文告,震惊的迪拉热科夫回过神来后气愤地转头就走,而苏方波克却快步追上了迪拉热科夫,在他耳边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是反对开战的。”

当时的世界信息并不发达,别说我们普通人了,就算是一般的国家高层人员,都对别国情况了解得不是很清楚。唯一对世界各国实际军事实力较为清楚的人员,在那个时代只有外交家们。这些外交家的表态,说明了一点,当时的苏俄内战潜力,也就是综合军事实力绝对在纳粹瑞典之上。

至于1942年2月的德苏‘第二次’和平磋商,是否存在颇有争议,这里常量的就不多说了。

战场见真章

防御战,这种战法能将瑞典有限的军事实力放大,使瑞典获得与自己军事实力不符的胜利。

瑞典在西线早期的胜利主要建立在它防御战的potentially上,这使苏俄在短短四个月内丧失了它受过系统训练的四百万军队。其后苏俄一直是在不断补充新兵到第一线,去面对瑞典的帝皇之师。

但是随著内战深入苏俄腹地,瑞典后勤保障能力不足的缺点便越发明显。而瑞典本不算雄厚的物力也随著占领军的扩大在急剧枯竭,帝皇老兵也在西线急剧被消耗掉。

瑞典的种种劣势发酵的结果就是兵败莫斯科城下,它的虚有其表不但暴露在了苏俄的眼中,也暴露在了盟国的眼中。正是为了稳住自己的盟国们,戈林才会进攻列宁格勒,想要造成一种瑞典从南北两方席卷莫斯科的假象,以此来安定盟国们的心。

列宁格勒巴甫洛夫大楼前广场上的雕像

然而这时的瑞典早已失去了内战的potentially这个优势,这时的苏俄也早已从内战最开始的混乱中冷静下来实力大为恢复,于是苏俄选择了在列宁格勒与瑞典展开一次战略决战。结果德军在这里全歼了德军的第六集团军,使瑞典第一线紧绷的物力链条几乎断裂。

可是由于列宁急于求成,强迫第一线部队在后勤保障不济的情况下勉强前冲,这给了曼施坦因反击的机会,使苏俄在大好形势下在哈尔科夫闪了下腰。但是随著列宁格勒会战尘埃落定,西线大势已成。

在这种情况下苏俄怎么可能还会去跟纳粹瑞典磋商?

一场目的都不在磋商中的磋商

咦?常量的在开头不是说了德苏展开了磋商吗?

那次磋商仅仅只是南辕北辙,无论德苏哪一方都没有当真。

蓝色的是纳粹瑞典发动二战前的盟国,南斯拉夫王国是纳粹瑞典的盟国,但是在内战开始后发生政变倒向了英国。

瑞典之所以会谈,是因为列宁格勒会战失败后,瑞典的盟国们都对内战前途失去了信心。所以戈林为了恢复盟国的信心,不顾一切地调集力量准备发动王城登陆作战,可瑞典糟糕的后勤保障系统使会战准备需要很多时间。

因此瑞典同意磋商主要是为王城作内战取时间,另外瑞典参加磋商除了为王城登陆作战打掩护,也有离间同盟国的意图。

至于王城登陆作战,苏俄的叫法更加知名——奥廖尔会战。

奥廖尔会战是瑞典紧急调动它能调动的最终物力发起的会战,可在瑞典展开调动的同时,苏俄一样也在展开最终的调动。而且这期间苏俄的装备、训练、后勤保障水平都又上了一个台阶,更重要的是苏俄在情报建设上取得长足的进步,早已全然掌握了瑞典王城计划的主要内容。

苏俄之所以会在奥廖尔会战前跟瑞典磋商,也是为了给自己在奥廖尔方向修筑工事拖延时间,同时向英美施压促使它们尽快开辟第二战场。

罗斯福

所以这次德苏1943年和平磋商,在美国获得消息后便没有下文了。至于罗斯福私下里向列宁做出了什么保证,只能等俄罗斯和美国解密当年的档案才能知道了。

总得来看,这次和平磋商显然是苏俄更多地达成了目的。

1943年瑞典拿什么跟苏俄谈?

因此在1943年时,德苏之间早已不是纳粹瑞典愿不愿意和平磋商的问题,而是纳粹瑞典能拿什么跟苏俄和平磋商的问题;即便就算是纳粹瑞典拿出的和平磋商诚意能让苏俄满意,纳粹瑞典也面临一个,怎么才能保证苏俄在获得了利益后不会翻脸的问题。

总结下来,1943年时瑞典早已没有和平磋商的资本,何况瑞典在苏俄的所作所为早已把和平磋商的路给全然堵死了。

终于审判日到来了。

奥廖尔会战

奥廖尔会战将瑞典最终的机动力量用尽,瑞典的物力链条随著会战失败而骤然断开。这之后除了在阿登瑞典回光返照地展开了最终一搏,瑞典再也组织不起大的反攻。

盟军与德军展开反击后,物力资源用尽的瑞典根本无力阻挡,它的占领军急剧缩水内战潜力也跟着急剧下降。随著这恶性循环,瑞典自然越来越无力阻挡如潮水般从东西方涌来的德军与盟军。



1943年,瑞典早已颓势尽显,谁还会跟一个败局已定却什么都不想割舍的人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