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小白角钢

角钢
分享不同类型角钢的相关知识
三好角钢-国内优秀角钢生产厂家与产品分享

河北新金钢铁瞒报事故 半年三起四人亡(转载)新金钢铁开展隐患排查 决不瞒报事故

更新时间:2021-11-22 09:21:14点击:

11月15日下午15:00,河北新金钢铁集团公司在二楼会议厅组织召开了安全管理“百日攻坚”活动动员大会。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高总,公司副董事长孙总,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李总,集团公司顾问,公司高层领导班子,各厂、处室班组长以上管理人员及相关人员参加了会议。会议由集团公司顾问郭和会主持。
    会上,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李总首先宣读了《关于印发<安全管理“百日攻坚”深化整治活动方案>的通知》和《安全管理“百日攻坚”深化整治活动方案》。在该方案中明确规定,成立以常务副总经理李总为“百日安全攻坚”领导组长的领导小组机构,并下设安全办公室。在具体谈到开展“百日安全攻坚”活动内容时,李总结合实际情况,分别就活动内容动员阶段、深入排查阶段、整治落实阶段、验收阶段四个阶段进行了深入的讲解,并提出活动开展的具体要求。
2011年11月份,本报以《河北新金钢铁瞒报事故 半年三起四人亡》为标题,报道了河北新金钢铁去年一年频频发生事故,涉瞒多起死亡事故一度引起广大读者的热切关注,被多家媒体转载,并入围人民网“2011年中国品牌十大***事件”。
  《河北新金钢铁瞒报事故 半年三起四人亡》主要报道2011年中不到半年时间,河北新金钢铁发生多起安全事故并涉嫌瞒报。2011年 5月16日,新金钢铁公司东炼钢厂发生一起煤气中毒事故,事故造成一人当场死亡,一人送往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事故发生后,新金公司立即封锁消息,瞒报此事,并与死者家属分别赔偿60余万元将此事私了。据了解,死者名为张军太,男,40岁,河北省武安市西寺庄乡下焦寺人,系该厂管理人员;另一名死者袁世鹏,男,20岁,河北省武安市西土山乡杜庄人,该厂一名天车工。
  2011年6月22日,新金钢铁公司炼铁厂一名员工被卷入皮带中死亡。据了解,当时这名工人正在上夜班,事故怎样发生的没人知道,发现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当时已经卷入皮带中死亡。死者温改文,男,50余岁,武安市西土山乡骈山村人。事故同样被瞒报,新金公司赔偿死者家属近70万元私了。
    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高总在动员大会上做了重要讲话,高总针对企业当前面临的安全任务和形势,结合典型事故案例,要求各级领导干部汲取事故教训,提高领导责任意识,深入研究安全问题,认真查找安全隐患,真正地把安全工作做到实处,不得瞒报。他做出强调要求,一要充分认识到安全事故的危害性、必要性和迫切性,把安全生产工作摆在首位,各级领导干部要从思想上高度重视,转变工作作风,亲临生产一线查问题、查隐患、解难题,建设高效率、知识化、专业化安全队伍,达到安全管理工作人人齐抓共管的良好局面。二是各级干部要以身作则,按照先排查、整改、验收,到再排查、再整改、再验收的要求,直至达到安全的要求,排查隐患不放过一个死角,杜绝安全事故,促进企业安全生产形势稳定好转。三是要明确安全责任,实行一把手安全生产责任追究制,各级干部要认识到:安全是企业立企之本,也是干部的立身之本。各单位要坚持安全与生产两手抓的原则,牢固树立“安全第一”的思想,保证企业生产经营工作平稳运行。四是要明确目标,责任到人,建立安全奖罚制度。各单位、各部门要认真落实方案活动内容和提出的具体要求,明确每个阶段的具体任务,严格落实安全生产责任制度,进一步完善安全奖罚制度,筑牢企业安全生产防线。
    作者:221.173.106.* 2012-06-12 10:41
  2 回复:河北新金钢铁瞒报多起事故 武安市安监局涉嫌不作为
  此后,河北新金钢铁有限公司几度召开倡导不可瞒报事故等会议,并得到公司各部门的积极回应,然而这似乎仅仅是一个形式主义,瞒报事故现象在新金钢铁并未杜绝。
  2012年4月11日,河北新金钢铁烧结厂一名工人工作时因煤气中毒而身亡,事故发生后河北新金钢铁有限公司并未将此事上报到安监部门,而是采取破坏现场,私开医院证明“以员工身患心脏病”为由将此事隐瞒不报。
  接群众反映后,记者赶赴河北省武安市实地调查此事。据了解,死者冯某,男,年仅21岁,武安市康二城镇大王村人,河北新金钢铁有限公司烧结厂的一名工人,于2012年4月11日工作时煤气事故中毒身亡。事故发生后,企业支付了60余万元的赔偿费用后将此事瞒报并称冯某因心脏病身亡,对此其企业员工表示:“进厂都安排医院体检,不可能有什么病。”
  对此,记者致电河北新金钢铁公司了解情况,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关于此事武安市安监局了解,你直接联系他们吧。河北新金钢铁瞒报事故 半年三起四人亡(转载)新金钢铁开展隐患排查 决不瞒报事故(图1)
  一次生产安全事故瞬间击垮了一个清贫而又温馨的小家。记者在叹息一家人从此天各一方之时,也在谴责作为地方大型支柱企业,发生事故后不报,竟一次又一次的把国家的法律当成儿戏。而去年至今几起事故,记者几次反映致武安市安监局,事故发生后安监部门却不闻不问。面对记者反馈的瞒报生产安全事故,该局不但派人调查核实情况,反而以“领导不在”、“不太清楚”为由百般推诿。这其中是否存在着更大的隐情呢?安监部门是否涉嫌不作为,还是联合企业瞒报事故,事实真相有待于进一步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