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小白角钢

角钢
分享不同类型角钢的相关知识
三好角钢-国内优秀角钢生产厂家与产品分享

智汇钢铁微课堂(6)钢铁与汽车携手并进减排重压下欧洲汽车行业欲绿化供应链,绿色钢铁将成为市场主流?

更新时间:2021-11-22 23:46:12点击:

智汇钢铁微课堂(6)钢铁与汽车携手并进减排重压下欧洲汽车行业欲绿化供应链,绿色钢铁将成为市场主流?(图1)钢铁与汽车携手并进

钢铁与汽车都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中流砥柱,肱骨之臣。作为钢铁主要的下游用户之一,汽车的更新换代总是与钢铁的技术变革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两个行业互相促进,同步发展,共创辉煌,演绎着“绝代双雄”的传奇。

在绿色转型浪潮中,欧洲汽车企业已不再仅仅盯着研发新能源汽车电池了。现在他们的目光正逐渐向上游供应链转移,首当其冲就是钢铁。

德国人卡尔·本茨被称为“汽车鼻祖”。1886年1月29日,他研发的以钢铁为主要材料制造的三轮汽车“奔驰1号”成功注册了专利,于是,这一天成为“汽车生日”。自此,钢铁与汽车结下不解之缘。

近日,欧洲汽车企业为绿化供应链动作频频。戴姆勒与瑞典钢铁集团签署协议,后者将为戴姆勒生产低碳排放钢;沃尔沃已开始采购“HYBRIT” 低碳排放钢产品;宝马汽车则在美国投资低碳排放炼钢初创企业。

智汇钢铁微课堂(6)钢铁与汽车携手并进减排重压下欧洲汽车行业欲绿化供应链,绿色钢铁将成为市场主流?(图2)
世界上第一辆三轮汽车

之所以将绿化产业链的目光逐渐向上游转移,戴姆勒负责研发的首席运营官薛夫铭表示:“在汽车电动化的进程中,不能再仅涉及电池和可替代能源驱动的问题。”

1902年,袁世凯花费一万两白银,从国外购买了一辆奔驰敞篷车献给慈禧作为座驾。当时,汽车在中国绝对是稀罕之物,而这款车也是颜值爆表,它的车厢通体黑色,典雅、大气,内置双排座位,舒适的同时又保证了足足的空间感,铁质车架、木质车轮、铜质车灯,搭配黄色丝绸流苏,尽显皇家奢华。目前,该车存放在颐和园中,被人冠以“中国第一车”的美名。

厦门大学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汽车企业向上游布局绿色供应链,或是未来汽车行业的发展方向。目前的挑战在于,如何在减少成本和技术上获得突破。比如,用氢能炼钢,可能会对汽车企业带来较大的成本负担。但是,这个过程也有可能形成一个倒逼机制,因为汽车行业是钢铁行业的大买家,未来这一成本可能让二者共同分担。技术突破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企业投资的回报周期可能取决于政府碳交易政策等其他因素。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中汽数据有限公司研发主任工程师孙锌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解决成本和技术难题外,如何定义“绿钢”至关重要。因为标准如果不明晰,有些企业就有可能存在“漂绿”行为。

智汇钢铁微课堂(6)钢铁与汽车携手并进减排重压下欧洲汽车行业欲绿化供应链,绿色钢铁将成为市场主流?(图3)

智汇钢铁微课堂(6)钢铁与汽车携手并进减排重压下欧洲汽车行业欲绿化供应链,绿色钢铁将成为市场主流?(图4)
袁世凯献给慈禧的汽车

1931年,中国第一辆“民生牌”75型汽车在辽宁迫击炮厂下线,开辟了中国人试制汽车的先河。此后,国产汽车试制工作在国内许多地方进行,但均以失败告终。旧中国的“汽车梦”毁于统治者的腐败无能、帝国主义的硝烟战火和钢铁工业的全面落后。

智汇钢铁微课堂(6)钢铁与汽车携手并进减排重压下欧洲汽车行业欲绿化供应链,绿色钢铁将成为市场主流?(图5)
“民生牌”75型汽车

新中国成立后,我国开启了国家工业化建设的探索之路,中国钢铁与汽车两大行业从战争的废墟上艰苦创业起步,逐步得以建立、发展和壮大。1956年,新中国第一辆“解放牌”汽车驶下生产线,结束了中国不能大规模制造汽车的历史。1958年,新中国第一辆“红旗牌”轿车诞生,又圆了中国人一个梦。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提到“红旗牌”轿车,都会对身世显赫,充满东方神韵的“中国国车”产生浓厚兴致。

欧洲汽车业欲绿化供应链

智汇钢铁微课堂(6)钢铁与汽车携手并进减排重压下欧洲汽车行业欲绿化供应链,绿色钢铁将成为市场主流?(图6)早期的解放汽车

智汇钢铁微课堂(6)钢铁与汽车携手并进减排重压下欧洲汽车行业欲绿化供应链,绿色钢铁将成为市场主流?(图7)
早期的红旗轿车

在欧盟委员会2030年减排目标之下,碳排放大户——汽车行业承压较重。根据现计划,欧盟将于2035年起禁售燃油车,同时汽车企业也需在整个供应链上完成减排目标。

改革开放以后,中国钢铁和汽车奋勇当先,高歌猛进,琴瑟和鸣,比翼齐飞。1996年,中国钢铁年产量突破一亿吨,问鼎全球之冠。2009年,中国汽车销量突破1300万辆,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中国汽车产量达到1379万辆,超越日本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生产国。2020年,中国钢铁年产量突破10亿吨,连续24年稳居“世界钢铁第一大国”宝座。与此同时,中国汽车产销双双突破2500万辆,领跑全球,连续12年蝉联世界第一。

智汇钢铁微课堂(6)钢铁与汽车携手并进减排重压下欧洲汽车行业欲绿化供应链,绿色钢铁将成为市场主流?(图8)

截至目前,戴姆勒、宝马、大众、沃尔沃等欧洲车企均将碳中和的目标确定在2050年之前,其净零排放目标均涵盖汽车的生命周期。

中国的自主品牌汽车

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简称F1,是当今世界最高水平的赛车比赛,与奥运会、世界杯足球赛并称为“世界三大体育盛事”。一辆F1赛车从概念设计到制作完成需要2.5万小时的工作,同时对汽车用钢有着极高的要求,从这个角度上讲,F1促进了汽车、钢铁两个行业的科技创新和技术进步。

智汇钢铁微课堂(6)钢铁与汽车携手并进减排重压下欧洲汽车行业欲绿化供应链,绿色钢铁将成为市场主流?(图9)

F1汽车

由于钢铁行业碳排放量较大,汽车行业钢铁消费较多,钢铁行业成为了汽车行业绿化供应链的重点。能源咨询机构伍德曼肯兹称,钢材生产约占全球与能源生产相关的碳排放的7%。若想实现《巴黎协定》的减排目标,全球钢铁行业碳排放需下降七成以上。另据国际钢铁协会的数据,汽车行业占全球钢材消费量的12%左右。

在欧洲车企的脱碳过程中,不同企业采取的方法不尽相同,主要可分为提高钢铁使用效率,利用清洁能源炼钢两种形式。在提高钢铁的利用效率,增加回收钢比例方面,据美媒报道,戴姆勒正向一家供应商购买再生钢,以用于车身制造。该种再生钢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比传统高炉炼钢少70%。

中国宝武一直致力于高端汽车板的研发和生产。1990年6月8日,中国宝武自主研制的第一块高档汽车板问世,改变了我国中高档轿车汽车板长期依赖进口的局面。目前,中国宝武是世界上首个能同时生产第一、二、三代汽车用高强度钢的企业,也是国内唯一可提供全品种汽车板的供应商,汽车板年产量国内第一,全球第三。在中国自主品牌汽车中,每两辆中就有一辆在使用中国宝武的汽车用钢产品。

在推进可再生能源发电炼钢方面,宝马称,其旗下风投基金正投资于美国初创公司Boston Metal,后者已开发了一种使用电力而非燃烧焦炭来炼铁的工艺流程。此外,奔驰公司也在投资新技术。该公司收购瑞典新能源企业H2 Green Steel部分股权的计划已完成。H2 Green Steel称,该公司计划利用瑞典丰富的水力发电来生产氢气,进而为一个小型钢厂提供能源。预计该钢厂每年生产500万吨钢,可供300万辆汽车使用。

孙锌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对于上述绿化供应链的方法,从短期来看,回收钢是降低汽车用钢碳排放的首选,因为回收钢具备技术成熟、碳减排效果明显、成本可接受等特点。

智汇钢铁微课堂(6)钢铁与汽车携手并进减排重压下欧洲汽车行业欲绿化供应链,绿色钢铁将成为市场主流?(图10)

据中汽数据测算,每吨的回收钢将比初级钢降低60%~70%的碳排放,如果一辆乘用车100%的使用回收钢制造,则单车碳排放有望降低12%~14%。另据全球汽车钢铁协会称,每四辆乘用车中就有一辆是使用回收钢铁制造的,如果这一措施继续推广,整个汽车行业应用回收钢的碳减排效果将十分显著。

成本和技术或是最大挑战

不过,欧洲汽车制造商坦言,虽然这些企业均想绿化供应链,但可能挑战重重,成本和技术或是最大挑战。

“现在钢铁行业的确有很多投资,”宝马首席执行官齐普塞近日在慕尼黑车展上表示,“但项目能否成功尚需一些时间。”

相对于传统钢铁,低碳钢的制造成本更高。瑞典钢铁集团表示,其无化石钢的生产成本将比传统钢高20%~30%。全球最大钢铁生产商荷兰安赛乐米塔尔则称,其在德国的一家工厂在用氢气炼钢时,成本提高了60%。

孙锌认为,目前市场上主流制氢方法电解水、水煤气等方法,按照目前氢能市场价格,采用氢能炼铁工艺成本比传统高炉冶炼工艺至少高五倍以上。

中国宝武QP1500超高强度钢

近年来,中国宝武隆重推出一款“白车身”,亦称“概念车”。一经亮相,备受瞩目。这辆超轻型白车身,嵌入了中国宝武最新研发成功的QP1500超高强度钢,在安全性、舒适性和轻量化方面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顺应了汽车行业未来智能化、轻量化、低碳化的发展方向。中国宝武倾力打造白车身,树立了钢铁与汽车两大行业心心相印、共创未来的合作典范。

在技术突破方面,国际能源署称,钢铁制造商低碳转型成功可能仍需数年。到2050年,氢基钢铁产量将占全球初级钢铁产量略低于15%的水平。

孙锌解释称,可再生能源发电炼钢的难点在于可再生能源的资源供给,但是不同区域风光电等区域差异明显,有些地方资源相对集中,有些地方资源则相对贫瘠。在氢能炼钢方面,氢的高密度储存一直是一个世界级的难题。

在汽车制造商担心的成本和技术两个问题之外,孙锌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汽车行业绿化供应链的问题上,还有一个问题没有被回答:什么是绿色钢铁的标准?

智汇钢铁微课堂(6)钢铁与汽车携手并进减排重压下欧洲汽车行业欲绿化供应链,绿色钢铁将成为市场主流?(图11)

“对于如何定义绿钢,目前全球范围并没有统一的说法。很多钢厂生产流程中只要能与减排搭上关系都能称为绿钢。但如果不能准确定义碳足迹,涵盖其生命周期的关键过程,那么有些企业就可能存在‘漂绿’的行为。”她表示。

中国宝武“白车身”

历经百年峥嵘岁月,汽车科技日新月异,汽车行业发展壮大,汽车造型千姿百态,汽车品牌星光璀璨。但时至今日,制造汽车的主材依然是钢铁,且占汽车总重量的三分之二以上。未来,中国钢铁是世界钢铁业引领者,中国汽车也必将是世界汽车业引领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