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小白角钢

角钢
分享不同类型角钢的相关知识
三好角钢-国内优秀角钢生产厂家与产品分享

寓言新品 动物故事 41 螳螂捕蝉【长篇武侠小说连载】锦衣卫(第一百一十三章)螳螂捕蝉

更新时间:2021-10-14 00:56:19点击:

41 螳螂捕蝉
寓言新品      动物故事      41     螳螂捕蝉【长篇武侠小说连载】锦衣卫(第一百一十三章)螳螂捕蝉(图1) 第一百一十三章 螳螂捕蝉
  蝉,昆虫中的一种,亦名知了。
  雄蝉会鸣叫,它的发音器在腹肌部,像蒙上了一层鼓膜的大鼓,鼓膜受到振动而发出声音,由于鸣肌每秒能伸缩约1万次,盖板和鼓膜之间是空的,能起共鸣的作用,所以其鸣声特别尖锐和响亮,并且能轮流利用各种不同的声调激昂高歌。
  雌蝉不能发声,人们将其名之为“哑巴蝉”。
  见二王子脸上似乎都还有犹豫之色,国师接着道:“你可别忘了,你们虽然是同一个父亲,可是,你们却并非同一个母亲。以你大哥的为人,你觉得他会放过你这个异母同父的弟弟,而且他同样也知道,若是你登上这皇位,他同样不会有好下场!”
  尽管蝉儿们的歌声不免显得有些单调,可仍不能不说,大自然里的生气与热闹,应该算上它们的一份功劳。
  螳螂俗称刀螂,又叫禾老虎。前脚呈镰刀状,能爬也能飞。在捕食农作物害虫的战场上,它总是屡战屡胜,频频告捷,人们赞其为农业的丰收立下了汗马奇功。
  有一天,一只深褐色的蝉,正在一棵大树上一边吸饮着露水,一边弹奏着虽有些单调,却一点也不失美妙的曲子,还不时地展展双翅,不时地伸伸腿。
  二王子连忙辩解道:“可我从来没想过登上王位之后要把他怎么样!”
  从那闲适舒爽的模样看得出来,此刻它心头上的那份惬意劲儿简直没法说得完。不幸的是,一只隐匿在身后的螳螂,冷不防一把扑了上来,即刻将它捕获了。
  国师道:“你是没想过,可是他觉得你想过,所以现在他无论如何都必须要登上这王位,这也是你自己保民的最好办法。”
  得到了如此鲜美的食物,螳螂自然高兴得不亦乐乎。可是,当它正准备美美地享用一番时,万万没想到大祸即将降临。原因是此时正好有一只早已潜藏在树上茂密的枝叶间窥视着的黄雀,见螳螂已经捕到了一只蝉,瞬间便馋涎欲滴了。一见如此难得的机会已到,黄雀即刻“噗”的一声飞了过去,牢牢地啄着了螳螂的头颈。
  大获全胜的黄雀并没有马上飞离,心想,急个啥呢,俺就站在这枝头上,待吃饱了肚子再离开也不迟嘛。
  哪晓得在大树一旁的灌木丛中藏匿着一个顽童,树枝上的动静他全看得一清二楚了,于是适时地拉开了弹弓。只听得“嗖”的一声,黄雀应声落地!
  这就是古籍《庄子•山木》篇中《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故事的今译,大家肯定早就熟知了。
  现实中,与之类似的情况不也多着么。有的人只看到眼前利益,或者只看到小团体与自己的利益,终日里算计着别人,却不知道别人也在暗暗地算计着自己。如果大伙儿都整年整月的相互算计,从无间断,用不了多久社会自然就只剩下算计了。到头来,得利者往往是那种嘴里将反对算计的歌儿唱得最响,实际上却是最讲算计也最会算计,而且专事算计的人。在彼此之间互相算计的社会里,人人没有安全感,所以那样的社会是最坏的社会。
  二王子沉默了,旋即点点头,道:“本王知道了,可现在怎么借明朝的力量?”
  国师想了想,道:“那就必须得把这个消息泄露出去!”
  二王子惊讶道:“泄露出去?我们一旦泄露出去,左教闻风而动,到时候我们人手不足,岂不是反而会被他们给包围了,那如何是好?若是他们知道是我们故意把消息泄露出去的话,这……”
  后面的话二王子并没有说了,其实不说国师也知道,若是他们把消息泄露出去的话,那岂不是成了通敌?
  国师脸色也有些凝重,二王子话的意思他怎么可能不明白,可这也是最好的机会,道:“现在不着急,反正我们还能想想!”
  屋内两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如何把情报泄露出去,还要让沈云等人知道情报已经泄露,关键是还不能让他们知道是自己两人泄露的情报,这其中的难度可不是只有一点点。
  历史证明,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就是如此,所以咱们的头领们才下定决心,咬紧牙关,绝不走那条毁损人类文明与社会和谐,让老百姓吃尽苦头的邪路。
  螳螂  “不如这次就算了!”二王子小心翼翼的说道,虽说很想接明朝的力量消灭那些左教的人,可现在这种情况指不定还有可能要把自己的小命都要搭进去,这种事情二王子才不想干,自己目标可还是想要登上皇位,可不能因为这点事情就把自己的小命给丢了。想来想去,还不如干脆就这样作罢算了,消灭左教的那些人,这来日方长啊。
  国师此刻也在想这个问题,左教是要消灭,可关键还是得保护二王子的小命啊,沉吟片刻,道:“那在想想吧。”
  两人所不知道的却是两人在屋内的谈话却被门口的侍卫给听了去,这个时候房屋本来就是木质结构,并不怎么隔音,这效果还真不一样,两人以为这门口的侍卫是自己的亲信,在说话的时候也没刻意的压低了声音,如此一来,国师两人愁眉苦脸的事情不知不觉轻而易举的反而就解决了。
  在换班之后,这侍卫就悄悄的把消息送了出去,而所送达之人正是萧何,内容还非常的详细。
  看到这个情报,因为是晚上,萧何想了想,立刻直奔沈云那里,找到了沈云,道:“你们的计划泄露了!”
  沈云道路:“你说的是?”
  萧何把手里的情报递了过去,道:“你们打算围剿夺取桐油的倭寇的计划,消息来自右教国师那里,应该比较准确。”
  沈云看着眼前的情报,道:“国师哪里?难道是国师泄露给你的?”
  萧何摇头道:“不是,此人是国师身边的人,应该是护卫,按照他的说法国师和二王子在商议此事的时候他在门外听见,你们在商议此事的时候,被他们听见。那么现在呢?你们还打算去吗?”
  沈云把情报递给了萧何,道:“这情报你会转交给左教的长老?”
  萧何道:“必须得给,否者的话我会暴露!”
  沈云道:“那萧兄以为我们应该如何做?”
  萧何道:“将计就计!国师等人不知道计划已经泄露,因此他们也会和你们一起去伏击那群倭寇,而这个地方偏僻,对于千万百计想要杀国师和二王子的人而言,绝对是个最好的计划,因此他们一定同样设伏,在你们袭击那群倭寇的时候突然出现来攻打你们,这个时候若是再出现一队人马,便可以把左教的人围剿,但是有一点,长老和我不能死!”
  沈云沉吟片刻,道:“你若生死之中把长老救出来,那么他一定会更加信任你,到时候我们再把那个侍卫给杀了,即便左教的教主也会觉得本来就是我们布下的一个圈套,目的就是让潜伏在国师身边的人传信。如此一来,你也不会暴露。”
  萧何道:“正是如此,关键的问题便是,不仅仅是你们,即便是我,都还不知道这左教教主到底是何许人也,他若不死,圣火教对于中原武林的威胁也不会停!”
  沈云点头道:“你所说的没错,而这个办法的确可行,可有一点,我怎么才能相信你?”
  萧何本来就是左教那边的人,对于他的怀疑,不仅仅是沈云,任何人都有可能,因为一旦萧何是故意投诚,那么这次被围剿的便只有自己等人了。
  萧何一愣,旋即明白了沈云的意思,道:“我明白的你的意思,你有怀疑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我之前包括现在也在替左教教主效力,就如那句话一样,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沈云道:“请萧兄见谅,此事事关重大,即便是萧兄,我也不能贸然相信!”
  萧何沉吟片刻,道:“左教之所以想千方百计的干掉国师和二王子,他们主要目的就是二王子,你不如让人假冒二王子,把真的藏起来,这样,即便我不值得相信,二王子没事,那么也不影响大局,而且以你和夫人的功夫,想要保护一个国师出来也并不难。”
  摆在沈云面前现在就好像是一个赌局,就看沈云自己敢不敢赌而已。
  沈云心里盘算了一下,道:“那好,我就按照你所说的,用人来假冒二王子,当然,若是可以,你不如在那派几个人在码头盯着,我会让他们亲眼看到二王子登船!”
  萧何拱手道:“那好,这边也就由你来安排,我明日一早出城,会把这消息送给长老知晓,另外我会想办法打听出来倭寇的援军在什么方向,确保你们不会和他们遇见。”说罢,萧何离开了此处。
  沈云回到了屋内,陆无霜在屋内也将两人话都听了进去,问道:“此人可信还是不可信?”
  沈云道:“我现在也想这一点,可人生就是一场赌博,现在我们也只有赌一场,我去找赵大人商议一下此事!”
  沈云离开了住处,找到了赵东明,见面之后便道:“消息泄露出去了!”
  赵东明一喜,道:“真的?难道是二王子和国师泄露出去的?”
  沈云道:“可以这么说,准确来说应该是他们也是无意之中泄露,左教在他们的身边安插了眼线,也有可能是我们在屋内商议此事的时候,屋外面的眼线就已经知晓了此事,消息很快就传给了萧何,刚才萧何前来找我,特意告诉我说这消息已经泄露,让我们将计就计!”
  赵东明道:“此人是否值得可信?”
  沈云道:“此人是否可信,我也没办法确定,可我还是觉得可以将计就计,他说左教那边他会尽力的促成此事,他建议把我们让人伪装成二王子,因此左教的主要目的就是二王子和国师!”
  赵东明道:“伪装?”
  沈云道:“对,伪装,萧何的意思是即便我们不相信他,那么我们被包围了,二王子在安全的地方!”
  赵东明道:“这倒是一个办法,至于他身边的那个密探,我们暂时也不用动他,反正都是护卫,可以想办法支开!”
  按照原本的计划,这一行人是必先得避开台州城中的探子,不让他们知道去向,所以要想乘船离开,中途在下船,只要是乘船和下船,就可以在中间悄无声息的把人换掉,这点并不难。
  沈云:“正是这个办法,现在基本上事情已经定了下来,就等萧何去说服长老,如此好的机会,可得让他们好好把握住才行!”
  赵东明道:“大祭司那边呢?”
  沈云道:“我现在就走一趟!”
  赵东明道:“那你打算对他们实话实话?”沈云道:“怎么可能实话实话!我就把我们原本的计划说一遍,他们若要来,自然最好,他们若不来,我们也不能勉强,谁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想的,万一他们之中有人也是左教教主的人,把我们的计划完全泄露出去,那被包饺子的可只有我们!”
  赵东明点点头,道:“坦白的说,我也不信。那你这边去找他们,剩下的我来安排。”
  沈云离开了赵东明这里,直奔大祭司的在台州的住处,现在作为锦衣卫的合作伙伴,他们暂时还不必东躲西藏,可以大大方方的住在给他们安排的住处里面。
  沈云抵达的时候,莫言还在非常惬意的躺在椅子上,一摇一摇的,手里按着一个紫砂茶壶,喝一口茶,在哪里慢慢的晃着。
  沈云越过了院墙,轻轻的落在了他的身边,笑道:“怎么感觉你都好像是一个七老八十,打算养老的老头一样?”
  莫言叹气道:“你有所不知啊,我现在都已经看破红尘,打算找个小寺庙皈依我佛,从此以后常伴青灯古佛,了却后半生。”
  沈云问道:“那你选好在哪座仙山哪个寺庙没有?”
  莫言道:“我倒是想去河南嵩山少林寺,不过我手上杀戮太重,估计别人不要我。”
  沈云道:“我觉得你根本就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少林寺可是武林之中的泰山北斗,而且这佛法本来就渡人,你放下屠刀,皈依我佛,那可是少林寺求之不得的事情,怎么可能不要你?”
  莫言想了想,道:“好像也是这个道理,那等事情了解之后,我也就试试,要是我进不去,还请杜帮主多多帮忙。”
  沈云笑道:“当个和尚可不需要走后门的,不过就目前而言,你还是得先把这事情缓一缓,我们有个计划,不知道你们是否愿意参与?”
  莫言道:“在不确定我们是否参与之前,你就把计划告诉我们,难道就不怕我们泄密?”
  沈云道:“若是要泄密的话,你们也可以假装答应,然后把事情泄露出来,这又有什么区别?”
  确认参加之后知道整个计划在泄密和听到之后不参与泄密对于事情本身而言,完全没任何区别,再说了沈云现在根本就不担心泄密的问题,这都已经泄露出去。
  莫言想了想,道:“的确也是这个道理,那么还请杜帮主请说,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计划,让你大晚上不陪着夫人,跑来这里打扰我喝茶的雅兴?”
  沈云瞟了瞟屋内,道:“不把大祭司一同请出来?”
  莫言笑道:“这点你放心,这次他可没听墙角,没想到杜帮主你好歹也是堂堂的一帮之主,居然如此小气,事情都过了那么久,你居然都还记得!”
  沈云哈哈笑道:“那是当然,我这人还特别小气,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可记得清清楚楚,让你见笑了!”
  莫言道:“这倒没什么,那么还请杜帮主请说!”
  沈云道:“这次国师打算用自己做诱饵,引左教和倭寇出来,然后可惜的却是戚继光大人对于朝廷安排他们前来非常的反感,根本就不愿意配合,现在基本上都已经和锦衣卫闹翻了,对于此事,我们也非常无奈,可就如此回去也没办法交差,而且也没让那些人看到我们明朝人士兵英勇善战的一面,赵大人觉得也很没面子,便派人打听,根据锦衣卫暗线传回来的消息,说一群倭寇打算去袭击一个小村子,抢劫里面囤积的桐油,所以打算打个伏击战,消灭这群倭寇,给锦衣卫长长面子!”
  莫言闻言笑道:“没想道这位赵大人倒还是一个性情中人!”
  沈云道:“锦衣卫的千户,多少还是有些脾气,就是不知道你们的意下如何?愿不愿意一起?若是愿意,当然最好,若是不愿意,我们也不勉强!”
  莫言道:“这也并非什么勉强不勉强问题,还是得容我向大祭司禀告一声,毕竟事关重大,我也不能贸然做主。再说了,那些人我可调动不了,还是得听大祭司的命令才行,不过我还是想多问一句,真的就只对付那些倭寇?”
  沈云道:“难道你还觉得我们有其他的目的?”
  莫言道:“国师的人马可就在城外,难道不趁机消灭他们?”
  沈云道:“消灭他们?谈何容易,光凭借我们的这些人,怎么消灭他们,我们的人马还没赶到,别人早就跑了,左教的人又不傻,老老实实的待在那里等你来抓?”
  莫言歪着脑袋想了想,道:“的确也是,那好吧,这事情我会立刻禀告大祭司,还请杜兄放心!”
  沈云道:“那是当然,还请莫兄速速禀告大祭司,我等也打算即刻要出发。”说完这些,沈云也就告辞。
  院子里面又恢复了平静,莫言还是呆在哪里一动也没动,嘴里道:“你可都听见了?”
  大祭司缓缓的从屋内走了出来,道:“的确是听见了,你觉得呢?”
  莫言道:“我觉得?我觉得有什么用,这事情还不是得由你来做主才行。”
  大祭司道:“即便我们参加,这是不是也是给锦衣卫打工,我们的目的可是左教那些人。”
  莫言叹口气,道:“你和杜青峰他们斗了这么久,打了无数场,难道你还没明白杜青峰那群人的秉性?”
  大祭司有些疑惑道:“什么秉性?”
  莫言道:“你觉得杜青峰那群人是那种无的放矢,简简单单就是为了一百多号倭寇就如此兴师动众?”
  大祭司身子微微一震,道:“你的意思是说?”
  无言道:“对,他们一定有其他什么计划,绝非就为了那么一点点倭寇就如此大动干戈?”
  大祭司想了想,道:“难道说这是一个陷阱?”
  无言道:“不错,完全有可能,杜青峰他们可能早就计划好。而且这个陷阱很有可能就是针对左教的那些人,他们去伏击一个一百多人的倭寇,所选的地点又非常偏僻,即便是援军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抵达。若是左教知道这个事情,那么这绝对是一个伏击的好地点,而对于国师等人而言,这绝对也是一个布下陷阱的好地点。”
  大祭司道:“既然我们的目的就是左教,那么我们就在一旁坐山观虎斗不就行了?”
  莫言摇头道:“不行,我们必须得和他们一起才行!”
  大祭司疑惑道:“为何?”
  莫言道:“若是我们跟在他们后面,打算来个坐山观虎斗的话,一旦被左教的人觉察,他们就会察觉。所以我们得跟着,作为盟友,跟着也理所当然。”
  大祭司想了想,的确也是这个道理,于是点头道:“那好,就按照你所说的去办!”
  莫言道:“那好,明日我就去见杜青峰,把这件事情确定下来!”
  第二天,萧何离开了台州城,直奔城外的临时据点,找到了长老,把收到的情报交了出去,道:“锦衣卫那群人要动手了!”
  长老接过情报,仔细的一看,问道:“这消息是否可靠?”
  萧何道:“这点还请放心,这情报来自我们安插在国师身边的密探传来,昨天锦衣卫的赵东明找到了国师等人,现在他们对于戚继光都非常不满,而现在戚继光已经外出作战,柳家的黑甲军也尽数前往,另外戚继光和锦衣卫以及国师等人闹得非常的僵,此事已经闹得整个台州城那是人所皆知!”
  长老道:“如此说来情报说言非虚,难道他们就认为我们会悄悄的跟着他们?”
  萧何道:“他们已经有所准备,那就是先乘船出海,避开我们的耳目,然后在中途下船赶往伏击地点,如此一来,若我们没有内应的话,根本就不可能知道他们的行踪,而即便中途东厂的人送回了情报,等我们赶去为时已晚,或许也是因为如此的原因,锦衣卫丝毫不会觉得我们会察觉道他们的计划。这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觉得这是我们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长老缓缓的合起了手里的情报,若有所思道:“我一直都有些怀疑,为什么锦衣卫会和戚继光闹得如此之僵,按理说有些不可能啊,这会不会是他们设下的陷阱?”
  萧何皱着眉头仔细的思索,道:“属下觉得不可能!”
  长老道:“为什么?”
  萧何道:“台州城此刻是由戚继光坐镇,而主管倭寇的胡宗宪远在宁波,这里也就戚继光说了算,此人为人正直刚烈,作战勇猛,如此这边将领对于朝廷那些流露于表面的东西往往都不屑一顾。当这些人抵达的时候,戚继光就已经颇有微词,后来又发生锦衣卫嘲讽戚将军的事情,两队人马在大街上那可是大打出手,闹得整个台州城人所皆知,后来还是戚继光和赵东明两人同时出面这才调停了此事,可是双方人马也结下了梁子。后来这国师见双方如此闹也不是一个办法,所以想自己当调停人,调停此事,然后戚继光丝毫不给面子,他派去的人还是全部被挡在门口,他亲自上门虽说接待,戚继光自己却喝得酩酊大醉。原本属下也以为这柳家的黑甲军是由杜青峰训练出来,他又是柳家的姑爷,因此这黑甲军会不会和他们一同前往,可就在前两天,黑甲军已经全部离开了驻地,随着戚继光而去,现在国师等人的人马加上大祭司的人马也不足三百人。这台州城本来就是戚继光的地盘,这里的百姓对戚继光马首是瞻,因此不少人觉得锦衣卫、东厂、禁卫军在京城斩杀了将近两千的倭寇也并不是锦衣卫自己的功劳,据说锦衣卫还是沾了别人的光。赵东明此人好强,求胜心切,现在也像证明给那些百姓看,锦衣卫可并非浪得虚名。”
  萧何略微停顿了片刻,接着道:“可他们人数毕竟有限,还得安排人保护国师和二王子等人,根本就不可能如戚继光一样,直接在正面战场和那些倭寇打,又要立威,又要保存实力,还得赢,那么这支一百多人去抢桐油的倭寇无疑就是最好选择,以他国师和左教的那些人要消灭他们,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长老道:“大祭司的人马也会去?”
  萧何道:“属下一直都有些疑问,为什么大祭司会和国师以锦衣卫合作,难道仅仅是为了对付我们?后来我好好的想了想,原因绝对不仅仅如此,还有一个最大的原因,应该是锦衣卫给了他什么承诺,才能让他如此死心塌地为锦衣卫效力。若真是如此的话,这次他定然会前往,反正也就对付一百多人的倭寇小队,他根本不会有什么伤亡代价,而且还能在锦衣卫哪里好好的表现一把。”
  当萧何得知左教的最终目的,他还是选择站在了明朝这一边,虽说沈云并不怎么相信她。其实仔细一想,他也能理解沈云,站在沈云的立场上,自己也并不值得小心,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他不相信归不想,好像萧何还是决定按照原来的计划,那就是尽力的促成左教出兵,当那个黄雀。至于沈云会不会按照自己所想的计划行事,萧何不敢确定,也只有相信他会。因此他说的这些话中,无疑都是在鼓动长老安排人马出兵,可这种鼓动实际上也并不明显,箫和非常清楚,若是自己过于明显,那么自己很有可能就会长老所察觉,现在的自己可不能露出丝毫马脚才行。
  长老此刻皱着眉头,心里已经有所心动,这可是对付国师那群人最好的办法,他们三百人对付一百多人的倭寇那是轻而易举,可此处地处偏僻,附近又没有驻守的明军,若是反过来,他们被伏击的话,根本就没退路,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找到援兵,到时候,自己等人大军压境,就可以把他们彻底消灭。这算不算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长老此刻没办法断言,可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这点确实可以确定的。就在长老还有些犹豫的时候,属下突然前来禀告,说东厂有情报送来。
  萧何打开情报看了看,这才递了上去,道:“这情报说锦衣卫已经有了动静,好像已经开始在调集船只,有七八艘之多!”
  长老接过情报仔细一看,道:“这情报里面并没有说要去什么地方!”
  萧何道:“这一路上他们不都这样,不到出发的时候是不会泄露地点和目的地,他们知道我们还在附近,因此非常的谨慎。”
  从京城道台州,这一路上赵东明都是头天晚上才告诉副官第二三天的路线,非常的谨慎,现在他命令召集船只,却并没有说去什么地方,这完全就和一路前来的作风相同,并没有什么异样。
  萧何略微停顿了一下,道:“我估计他们快要行动了,所以我们也得做好准备,要是能这次一举消灭二王子和国师,那我们就是大大的功劳,属下已经有些迫不及待!”
寓言新品      动物故事      41     螳螂捕蝉【长篇武侠小说连载】锦衣卫(第一百一十三章)螳螂捕蝉(图2)  长老看到萧何眼中全是那种狂热,笑道:“你就这么想要杀掉二王子和国师?”
  萧何道:“那是当然,杀了他们就是大功一件,如此一来教主以后论功行赏,那下半辈子的荣华富贵可就指日可待,坦白的说,我已经厌倦了这种打打杀杀的日子,就想有朝一日,守着家财万贯,好好过完余生。”
  长老道:“这点你放心,只要干掉了二王子和国师,以后你想过什么日子那就过什么日子,没人能阻止得了你。”
  萧何道:“那就以后还得请长老在教主面前多多美言几句,属下感激不尽!”
  长老道:“这个好说,这样,你还是立刻赶回台州,仔细的盯着国师等那群人的动静,我立刻去联络教主,光凭我们这点人,可还不足以对付国师那帮人,他们如此想要立功的话,那好,就让那个村子成为他们的坟墓!”
  第三天,莫言也就给了沈云回信,这大祭司的人马愿意一同前往,如此一来事情就定了下来,赵东明安排人找的船只也很快就到位,以锦衣卫的名义征集船只,可是非常管用,而且这次锦衣卫离开那可不是偷偷摸摸的,而是大摇大摆离开了,原本这城中还是有守将,见此也过来询问过他们到底要去什么地方,可却恼怒之中的赵东明狠狠的给训斥一顿,紧接着便直接登船,缓缓的离开了港口,朝着大海逝去。
  这一切也都被多方探子全部看在了眼里,情报也迅速的送了回去,原本只有年多人队伍一下子变成了接近三百多人,很显然大祭司的人马也混在其中,如此一来也就证实了萧何所说的那些话。既然这边都已经开始行动了,那么左教这边也立刻行动起来,所有人员开拔,直接扑向了那个小村庄!……
  这个小村庄的人丝毫不知道他们这里已经快要变成战场。
  这个小村子地处两座山的山坳之间,良田很少,山地居多,按理说这种地方的百姓日子都过得很苦,可是上天却给了他们这里另外一种资源,那就是漫山遍野的桐木,桐木结的果子就是桐油果,每当桐油果成熟之后,取下来压榨出来桐油,那可是制作船只非常重要东西,虽说现在朝廷实行海禁,桐油的需求已经少了很多,可并不代表这一行当就已经没落,这个村子依旧存储了不少的桐油。
  日子仿佛和以前一样平静,倭寇在沿海烧杀抢夺,似乎和这个村子完全没任何关系一样,百姓的日子有些清苦,却带着一丝悠闲和安稳。
  这个村的村长叫刘达,此刻他手里拿着一支旱烟,抬头看了看头上的天空,旋即微微叹口气,问道:“这人可都派出去了?”
  旁边的小伙子道:“都已经派出去了,在山上盯着呢,要是有什么异动,马上就会有消息传过来!”
  刘达点点头,把手里的烟枪子在旁边的树木上磕了磕,这才道:“我还是有些不放心,你在嘱咐他们一下,一旦发现异动,切不可恋战!”
  小伙子道:“村长,你在担心什么?”
  刘达道:“这到处都是倭寇,我们这个村子偏僻,目前为止还没发现倭寇踪迹,可并不代表他们不会发现我们,所以只要提前预警,我们才有时间撤离!”
  小伙子笑道:“放心把村长,我们这里怎么可能会有事。再说了,我们村子入口那么隐秘,除非有人带路,否者的话怎么可能知道我们这里?”说道这里,小伙子脸色微微一变,道:“难道?”
  刘达叹口气,道:“我也是为了以防万一啊!没事当然最好,但是还是得小心为上才对!”
  小伙道:“那好,我在去嘱咐一声,让他们小心一些!”
  刘达这才满意点点头,现在他左眼皮老是在跳,所谓左眼跳在右眼跳财,他中觉得好像有些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心里也有些不忐忑不安,可具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他自己却并不知道。
  可没多久,刚才那个小伙子就匆匆忙忙跑了回来,道:“村长,有人要见你!”
  刘达疑惑道:“要见我,什么人?”
  小伙子道:“锦……锦衣卫!”
  刘达身子一震,惊讶道:“锦衣卫?”
  小伙子点点头,道:“他们来了!”
  刘达偏过头看去,果然只见一大堆人马已经匆匆忙忙跑了过来,人数足足有三百多人,于是急忙迎了上去,道:“大人,你们是?”
  来人正是赵东明,他们大张旗鼓的从码头出发,然后乘船南下,中途离开了船,然后急速的赶到了这里,然后立刻派出了探子在沿海边守着,其余人则直奔此处。
  赵东明拿出了自己令牌,道:“甭管是锦衣卫的千户赵东明!”
  刘达一看这令牌,吓得连忙就要跪下。赵东明则立刻道:“老先生,不必多礼,现在你听我说,倭寇即将袭击你们这里。本官要你们立刻离开这里!”
  刘达道:“倭寇?”旋即想了想,道:“那么诸位大人可是前来抗击那些倭寇的?草民以及这村中的村民都愿意为抗击这倭寇尽一份力,还请大人恩准!”
  别人锦衣卫都来了,你自己的人却爬起来跑了,这多少有些说不过去,刘达年纪不小,人情世故早就经历过了不少,因此即便锦衣卫不要他们帮忙,现在也好如此说,至少表示自己等人可不是吓得逃了。
  赵东明道:“这倒不用,我现在就要你们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所有人离开,确保这里所有村民的安全,如此便足以!”
  刘达还是有些疑惑道:“不需要我们帮忙?”
  赵东明道:“一定说要帮忙的话,嗯,让你们的人把平日穿的衣服脱下来便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