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小白角钢

角钢
分享不同类型角钢的相关知识
三好角钢-国内优秀角钢生产厂家与产品分享

钢铁是怎样练成的 七十七《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读后感

更新时间:2021-11-21 03:06:11点击:

“你笑什么?”
  谢廖沙伸出一只靴子,说:“咱们穿着这样的靴子,怎么打仗啊?”
  丽达没有回答。她轻轻咬着草茎,心里正在想着别的事。
  “丘扎宁是个坏党员,”她终于开口说。“我们所有的政工人员都穿得又旧又破,可他却只关心自己。他是到咱们党里来混混的……现在,前线情况确实严重,咱们国家得经受激烈战斗的长期考验。”她沉默了片刻,又接着说:“谢廖沙,咱们不单要用嘴和笔战斗,也要拿起枪来。中央已经决定,动员四分之一的共青团员上前线,你知道吗?谢廖沙,我估计,咱们在这儿不会待很久了。”
  谢廖沙听她说着,从她的话里听出一种不寻常的音调来。
  他感到很惊奇。她那双水汪汪的又黑又亮的眼睛一直盯着他。
  他几乎要忘情了,想对她说,她的眼睛像一面镜子,从里面能看见一切,但是他及时控制住了自己。钢铁是怎样练成的 七十七《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读后感(图1)
  丽达用胳膊肘支着,欠起身来。
  “你的手枪呢?”
  谢廖沙摸了一下皮带,难过地说:“上回在村子里,叫那帮富农给抢去了。”
  丽达把手伸进制服口袋,掏出一支发亮的勃朗宁手枪。
  “你看见那棵柞树没有,谢廖沙?”她用枪口指了指离她有二十五六步远的一棵满是裂纹的树干。然后举起手枪,同眼睛取平,几乎没有瞄准,就开了一枪。打碎的树皮撒落在地上。
  “看到了没有?”她得意地说,接着又放了一枪。又是一阵树皮落地的簌簌声。
  “给你,”她把手枪递给谢廖沙,用逗弄的口吻说。“现在该看看你的枪法了。”
  谢廖沙放了三枪,有一枪没有打中。丽达微笑着说:“我还以为你不会打得这么好呢。”
  她放下手枪,又在草地上躺下来。制服上衣清晰地显出了她那富有弹性的胸脯的轮廓。
  “谢廖沙,你到这儿来。”她轻轻地说。
  他把身子挪到她跟前。
  “你看到天空没有?天空是碧蓝的。你的眼睛和天空一样,也是碧蓝的。这不好。你的眼睛应该是深灰色的,像钢铁一样才好。碧蓝色未免太温柔了。”
  突然,她一下紧紧搂住了他那长着淡黄色头发的头,热烈地吻着他的双唇。
  这个举动对谢廖沙来说太突如其来了,即便他在刑场面对枪口,也未必会这样心慌意乱。他只知道丽达在吻他,除此之外,他什么也无法理解。这个丽达,他连握她的手超过一秒钟都不敢。
  “谢廖沙,”她稍稍推开他那晕乎乎的头说,“我现在把自己交给你,是因为你充满青春活力,你的感情跟你的眼睛一样纯洁,还因为未来的日子可能夺去我们的生命。所以,趁我们有这几个自由支配的时辰,我们现在要相爱。在我的生活里,你是我爱的第二个人……”
  谢廖沙打断她的话头,向她探过身去。他陶醉在幸福之中,克服着内心的羞涩,抓住了她的手……
  曾经难以理解的丽达如今成了他谢廖沙心爱的妻子。一股巨大的激情闯进了他的生活,这是他对丽达深沉而又博大的同志情谊,它占据了他那颗渴望火热斗争的心。开头几天,他的生活常规完全给打乱了。可是紧张繁忙的工作不等人。不久他又全身心投入了工作。
  直到眼前的这个秋天,生活只赏赐给他们三四次见面的机会,这几次见面令人心醉,永生难忘。
  过了两个月,秋天到了。
  夜悄悄降临,用黑色的帷幕盖住了树林。师参谋部的报务员俯在电报机上,忙着收报。电报机发出急促的嗒嗒声,一张狭长的纸条从他的指缝间穿过,他迅速将那些点和短线译成文字,写在电文纸上:
  第一师师参谋长并抄送舍佩托夫卡革委会主席。命令收到电报后十小时内,撤出市内全部机关。留一个营,归本战区指挥员×团团长指挥。师参谋部、政治部及所有军事机关,均撤至巴兰切夫车站。执行情况,即报来。
  师长(签名)
  十分钟后,一辆点着电石灯的摩托车飞速穿过寂静的街道,突突突地喷着气,在革委会大门口停了下来。通讯员把电报交给了革委会主席多林尼克。人们行动起来了。特务连马上开始整队。一小时过后,几辆马车满载着革委会的物品,从街上走过,到波多尔斯克车站,装车准备出发。
  谢廖沙听完电报,跟着通讯员跑了出去,对他说:“同志,捎个脚,带我上车站,行不?”
  “坐在后面吧,把牢了。”
  宣传鼓动科的车厢已经挂到列车上,谢廖沙在离车厢十步左右的地方抓住了丽达的双肩。他感到就要失去一件无比珍贵的东西,低声地说:“再见吧,丽达,我亲爱的同志!咱们还会见面的,你千万别忘了我。”
  他害怕自己马上就会放声哭出来。该走了。他再也说不出话来,只有紧紧地握住她的手,把她的手都握疼了。
  第二天早晨,被遗弃的小城和车站已经是空荡荡的了。最后一列火车的车头拉了几声汽笛,像是告别似的。留守城里的那个营,在车站后面铁路两侧布成了警戒线。
  遍地都是黄叶,树枝上光秃秃的。风卷着落叶,在路上慢慢地打转。
  谢廖沙穿着军大衣,身上束着帆布子弹带,同十个红军战士一起,守卫着糖厂附近的十字路口,等待波兰军队的到来。
  阿夫托诺姆·彼得罗维奇敲了几下邻居格拉西姆·列昂季耶维奇的门。这位邻居还没有穿好衣服,他从敞开的房门里探出头来,问:“出了什么事?”
  阿夫托诺姆·彼得罗维奇指着持枪行进的红军战士,向他的朋友使了个眼色。
  “开走了。”
  格拉西姆·列昂季耶维奇担心地看了他一眼,问:“您知不知道,波兰人的旗子是什么样的?”

人物:保尔·柯察金

阿尔焦姆(保尔的哥哥)

谢廖沙(保尔小时候的同学)

朱赫来(老布尔什维克)

冬妮娅(保尔少年的初恋)

丽达(与保尔有着革命友谊,算是恋人,最后保尔用“牛虻”的方式与她不告而别,投身到革命中去了,重新见面时保尔很后悔之前感情没有表白)

达雅(保尔的妻子,最后在保尔的帮助下成为了一名充满工作热情的党员)

母亲(一位善良的在没有解放时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劳动妇女)

母亲——母爱、亲情、孩子的成长对母亲意味着什么

在苏维埃政权没有建立之前,保尔的母亲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劳动妇女,她一天到晚辛苦的劳动着,但是依然很难养活她的孩子们。大儿子阿尔焦姆早早地就去工作了,小儿子保尔在学校里因受不了神父的羞辱,终于在谢廖沙的撺掇下在神父作面包的面粉里撒下烟灰而被神父开除出了学校。无奈,这位善良的母亲只得四处哀求别人给孩子找了一份食堂里打杂役的差事。看着孩子们在生活中被欺负,这位善良的母亲虽然心疼如割却毫无办法。我想这位母亲此时可能最大的想法就是儿子能够长大,强大起来,能够有本领,能够有饭吃,能够生活的幸福。

后来保尔在朱赫来的帮助下走上了革命道路,从此母亲就很少见到这个儿子了。书中虽然对母亲独自一人在家生活的描写并不多,但是只一笔便让读者能够体悟到这位可怜的母亲对儿子的惦念。

记得是在一场战斗中,保尔受伤了,回家养伤,母亲见到儿子的时候激动、惊愕,抱着儿子亲吻,说了一句令人柔肠寸断的话:难道只有在你们受伤的时候我才能够看到你们吗?一句话道尽了心中的孤独、痛苦、心疼、思念、期盼……这些复杂的情感想必是每天都撕扯着这位母亲的心。

最后保尔病重,只得卧床了,母亲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刻放下一切赶到了儿子身旁,照顾他的一切,陪伴在儿子身边。此时母亲一定在回忆着那个少年时代的儿子,他贫穷、受人欺负,但是他顽劣、勇敢!

我就在想,母亲对于儿子的情感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古今中外所有的母亲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有本事、出息,能够到更大的平台上施展自己。母亲看着孩子,这个小生命需要呵护时,母亲希望他能够快快长大,能够接受风雨的洗礼。当孩子受到委屈时,母亲又第一时间扑上去护佑着孩子,在这宗矛盾纠结中一日日度过。终于有一天孩子像雏鹰一样要振翅高飞了,母亲望着飞远的孩子高兴地流泪——孩子长大了,自己成功了!有能力独当一面了,可以离开自己的翅膀了;难过、失落地流泪——空落落的屋里从此再也不见那个时刻需要自己的呀呀幼儿了,从此孤独和牵挂将会每日撕扯着母亲的心。就像保尔的母亲这样,孩子在年幼时,她多么想让孩子能够自己挣一口饭吃啊。当孩子离开自己后,一句“难道只有在你们受伤时我才能见到你们吗”道不尽心中的酸甜苦辣。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问题,因为我也是一位十七岁孩子的母亲,也不知道改用什么样的方法来解答母亲内心的这种纠结。但是我的脑海里突然有这样几句话涌现:

自古忠孝难两全!

有过苦才知道甜的更甜!

做一个纯粹的人!(为国家要放下自己)

伟大的爱是母爱!

自悟、自炼、自知!

愿可以解开您的心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