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小白角钢

角钢
分享不同类型角钢的相关知识
三好角钢-国内优秀角钢生产厂家与产品分享

Mysteel:“成本坍塌”逻辑下的钢市何时迎来转变?

更新时间:2021-11-22 19:21:11点击:

2021年注定是载入钢铁行业甚至大宗商品行业史册的一年,经历了历史上幅度最大的上涨,而今也正在迎来历史级别的下跌,所有人都知道“久涨必跌”的道理,但没曾想大跌来的如此之快,市场各方都显得有些措手不及,有的甚至近一个月赔上了一年的利润。因为有投机的存在,市场总是无情的,多空双方的博弈总是在超越大多数市场参与者的想象之中完成逻辑转换,而这个“大逻辑”绝非因为一两个突发利好或利空而彻底转换,即使如此,也不乏勇者屡次进场赌反弹屡次被套在半山腰。次轮钢价上涨周期顶部已现成为既定事实,那么接下来的钢市将如何演变?本文从成本端梳理钢市行情变化逻辑并简要阐述笔者的看法。

货币供应及其预期变化或是钢价趋势转换的上层逻辑

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中讲到,价值决定价格,供需影响价格,商品的价格是其价值的货币表现。如何理解价格是商品的货币表现?假设商品供给量与需求量不变,货币供给量增加时,商品的标价自然就越高,在这个逻辑下,笔者认为货币的供给及其预期变化是本轮钢材价格大波动的深层原因。

展开

>]+)["']?")); return a&&a[1]; } function n(e){ e=e.split(/(]*>)(.*?)()/); for(var t,n=0;n var o='":""; }else n%4===3?!t&&(e[n]=""):e[n]=e[n].replace(//g,""); return e.join(""); } e=t?window.__emojiFormat(n(e).replace(/\r/g,"").replace(/\n/g,"
")):e.replace(/\r/g,"").replace(/\n/g,"
").replace(/\s/g," "); var i=document.getElementById("js_common_share_desc"),o=document.getElementById("js_common_share_desc1"); i&&o&&(i.innerHTML=e,o.innerHTML=e,i.style.maxHeight="",i.classList?!i.classList.contains("default")&&i.classList.add("default"):i.className.match(/(\s|^)default(\s|$)/)||(i.className+=" default"), setTimeout(function(){ var e=document.getElementById("js_folder_text_switch"); e.style.display=o.offsetHeight>i.offsetHeight+1?"block":"none"; },300)); });

自2020年年初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为抵抗疫情影响带来的经济萧条,全球货币大放水,美联储零利率政策持续至今,我国货币政策在年初定调不会急转弯,但从去年以来,央行多次进行降准、降息及MLF操作释放中长期货币供应,在这一年多的时间中,全球的大宗商品价格应声上涨,许多品种价格均刷新了历史最高价格,国内钢材价格更是在5月创下历史新高,远超2008年历史高点。

加大货币供给自然能刺激经济的增长,但其负面影响也难以忽视,扩大货币供给短期内刺激各领域的投资,加快投资必然会在短期增加基本原材料的需求,在这个投资周期内,突发的需求暴增使得整个大宗商品领域均表现出供不应求态势。加大货币供给必然造成一定的通货膨胀,但细心的朋友可能会发现,这轮通货膨胀更多只体现在基础原材料-大宗商品领域,消费商品领域基本维持了温和的通胀水平,当然这与我国的货币政策灵活适度有很大的关系,但同时为保证居民消费端压力不迅速增加,政策面对消费品的价格调控也是重要原因,这与美国日用品市场及大宗商品市场价格齐飞有本质的区别,当然,我们的超前调控也能在市场风向转变时让大宗商品价格软着陆,再看欧美国家高企的大宗商品价格及日用消费品价格,暴风雨来的那天,我们可能会庆幸现在的价格跌幅。

成本坍塌逻辑是否成立

回归到钢材价格本身,从其成本构成来看,去年疫情爆发到现在,钢材的成本构成发生了明显变化,一路以来20美元成本的铁矿石能卖到200美元以上,而且是有关部门越关注其涨势更是越凶猛,到今年煤焦行业供给侧改革,迎来了焦矿齐飞的局面,山西等地焦炭现货价格甚至一度超过4000元/吨。同时,去年年末提出的“双碳”目标以及压减粗钢产量的任务在年内持续发酵,多因素推动下,钢材价格突飞猛进,连创新高,价格在今年二三季度长时间停留在高位。去年国外矿山可谓是赚的盆满钵满,今年是矿企、钢企和煤焦企业均赚的盆满钵满,从钢企的三季度财报来看,盈利水平完全不亚于供给侧改革期间的2017年-2018年。

成本为何会下移?一是受原料本身价值水平影响,矿山20-30美元/吨成本的铁矿石就算跌至目前的80美元,其利润依旧可观;二是在铁矿石港口库存累增至近三年来高位的情况下,压缩粗钢产量的现实情况仍在不停的触碰铁矿市场下跌的开关,而从近几年一季度的情况来看,采暖季限产效应下,铁矿石港口库存均呈现缓慢增长,当然国外矿山发运情况不容忽视,展望明年一季度,粗钢产量压缩预期叠加“双碳”目标影响,铁矿石港口库存或仍难改变增长的趋势,在此预期下,铁矿寻底之路仍较为漫长,下行趋势短期难以改变。

对于焦炭市场,虽然近期经历了五轮下调,但其价格仍处于历史高位,对比近几年焦炭中枢价格每吨仍高出一千多元,从其基本面来看,经历了供给侧改革后的焦炭市场,整体供应难说宽裕,从全球能源市场近期的价格表现也不难看出,原油、天然气、煤炭在进入秋冬后供应持续紧张,价格连续上涨,前段时间电力市场供不应求大家也都有经历,但随着电价市场化改革及一系列保障煤炭市场供应的举措也让能源市场价格开始逐步降温。总的来看,焦炭市场价格回归近年来的中枢水平是必然的,但可能这个时间周期要略长于铁矿石。

显然,钢材成本坍塌逻辑是成立的,原料价格坍塌是既成事实,而后市下移空间有多大,笔者下文从需求角度出发同各位一起探讨。

下游需求萎缩需要时间来修复

从公布的10月份官方制造业PMI来看,已连续两个月位于收缩区间内,再看近日公布的房地产新开工面积数据,1-10月全国房屋新开工面积166736万平方米,同比下降7.7%,其对应建筑钢材与热轧板卷下游消费的两大宏观经济指标,直观反映了目前国内钢材消费端萎缩的现状。

对于需求为何萎缩的问题,笔者总结了三个主要原因,其一,国家对房地产调控政策力度空前且意志坚决,房地产三道红线制约了地产投资扩张,同时房屋销售面积大幅下滑,房企回款压力及偿贷压力增加,新开工及在建工程进度缓慢,导致建筑用钢需求下滑明显;其二,国内PPI指数与CPI指数长期背离也反应了高价原材料难以向下游消费品传导,对于加工制造企业而言,原料成本抬升导致利润压缩甚至亏损,下游企业生产积极性不高,部分企业经营困难的情况下,重则裁员,轻则员工收入下滑,从而循环影响到消费市场;其三,钢材价格持续位于历史高位对消费形成长期制约,虽然近期钢材价格大幅回落,但投机需求仍然较差,刚需也受到了季节性影响。需求萎缩如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能形成,罗马也非一日能建成,需求的复苏也是如此。

需求分为刚性需求和投机需求,刚性需求水平是影响钢价涨跌的根本因素,而投机需求往往反映了市场对未来的预期。目前的情况是钢材市场刚性需求疲软,投机需求冷清,产量低、库存低、需求差是目前钢铁市场的真是写照,如何打破这种弱平衡态势成了大家最关心的问题,铁矿供应过剩,焦炭供给改善,钢材产量收缩,这些趋势难以改变,而打破这一平衡的唯有需求这个变量,而房地产开发投资正在经历最难熬的阶段,制造业陷入萎缩区间,加之目前处于钢材消费淡季,市场风险偏好由空转多恐一时难以完成,下游需求修复需要一定的时间。

辩证的看待钢材价格下跌的问题

从风险的角度来看,价格涨幅越大,涨速越快,相应的风险也就越大,钢材价格下跌就是风险释放的过程。

辩证的来看钢材价格下跌的问题,从经济发展的角度出发,大宗商品价格平稳运行利国利民,任何的暴涨暴跌都是不利于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的,钢价高企的问题对产业链下游企业用钢成本带来了严重的负担,因此钢价回归合理水平既释放的长期累积的风险又有利于经济平稳健康发展;从另一角度来看,钢材价格下跌对于库存成本较高的钢企、矿企及贸易企业而言会带来一定的打击,但依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今年前三季度受益于钢材价格上涨,产业链各方盈利尚可,同时高价持续时间较长,有充足的时间给市场降低库存,且在此过程中更多的压缩了铁矿石的成本,产业链利润分配更趋于合理,下游消费端亦能享受的上游原料成本下移带来的红利,因此笔者认为此轮钢价下跌对国民经济发展带来的意义远大于行业所付出的成本。

原料成本仍有一定的下移空间 冬储价格点位仍有待观察

每年十二月份,钢材冬储总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本文只讲趋势,具体点位不讨论。首先可以明确的一点是,国际国币政策在2022年进一步收紧是大概率事件,美联储加息预期也一再提前,目前期货市场下跌多少已经交易了这一方面的预期,但是靴子未落地之前,仍有大幅下行的可能,近日我观察了下国际钢材价格指数与国内价格指数的走势发现,国际钢材价格指数跌幅不及国内,而中国钢材价格作为国际钢材价格指数的重要权重,可以理解为国际钢材价格指数受到了中国钢材价格指数下跌的拖累,从另一角度来看,国际钢价仍未出现过明显的崩盘,但风险总有需要释放的一天,如国内钢价持续位于高位半年之久,谁也料想不到“银十月”能崩盘。

回到原料成本下移的问题,但从10月公布的中国粗钢产量数据来看,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1年10月全国粗钢产量7158万吨,同比下降23.3%,1-10月累计产量87705万吨,同比下降0.7%,单10月份同比减少的粗钢产量换算成铁矿石大概在3000万吨以上,换言之,10月国内少用了至少3000万吨铁矿,按6成进口矿算即少用了一千八百万吨外矿,而目前统计的45港进口铁矿石港口库存超1.5亿吨,已达到2018年8月以来的新高。按目前的减产力度来看,明年一季度,铁矿石港口库存仍有一定的累库空间,而部分海外矿山铁矿供应在2022年仍有扩张预期,即使目前铁矿石价格已跌至低位水平,但未来铁矿石价格仍有一定的下移空间。对于未来焦炭价格,目前焦炭价格离近几年价格中枢仍超出千元以上,对于铁水成本而言,若焦炭价格回归中枢价格区间,铁水成本仍有500左右的下移空间。综上来看,钢材成本在未来仍有较大的下移空间。

通过上述描述,再来看冬储问题便更通透些,笔者认为,今年冬储首先要看钢厂冬储政策给不给力,中小户适当参与即可,仓位不宜过重,重仓操作还需风险进一步释放后再出手,但需要大家耐心等待时机。

写在最后:近期各大银行针对房地产合理的贷款需求放贷有所放松,受此影响,市场反弹之势明显,但笔者更多认为这是阶段性的反弹,可适当参与,反转时机或还需时间,毕竟地产扩张的时代已经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