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小白角钢

角钢
分享不同类型角钢的相关知识
三好角钢-国内优秀角钢生产厂家与产品分享

闫占贵连长与“钢铁汽车连”摩根大通:钢铁等汽车原材料价格已上涨83%

更新时间:2021-11-22 23:41:04点击:

闫占贵连长与“钢铁汽车连”摩根大通:钢铁等汽车原材料价格已上涨83%(图1) 戳蓝字“料道”关注我们

闫占贵连长与“钢铁汽车连”摩根大通:钢铁等汽车原材料价格已上涨83%(图2)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闫占贵连长与“钢铁汽车连”摩根大通:钢铁等汽车原材料价格已上涨83%(图3)

题记:

      闫占贵,是我入伍分到汽车连遇到的第一位可亲可敬的连长。他那时指挥若定,言语练达,掷地有声,句句是金。比如“汽车兵是老百姓了解部队的一面镜子,要展现我们军令如山,军纪如铁的威武之师风貌”;“严是爱,松是害,稀稀拉拉必成灾”;“汽车兵要练就临危不惧、处变不惊的胆量,军人就要像个军人的样子”等等。现在回想起来,总让我泪眼婆娑,闫连长的形象更加清晰起来。

      闫占贵(1931-1994),早年毕业于“长春汽车技术学校”,就职于国家建工部所属渤海工程局基础公司汽车队,1965年7月该局改建为建工部第二工程局。1966年10月,该部整编为基建工程兵21支队,他成为206团汽车连的工改兵。1970年初,闫占贵接任第二任连长,至1976年初,历时六年。他是汽车连历史上在任时间最长的一位连长。

      1972年10月,部队由重庆429厂移防河南平顶山,承建我国重大支农项目“平顶山化肥厂”建设。在此获得的“钢铁汽车连”美誉,凝结着闫连长铁肩扛鼎之力。

——朱家增

据外媒报道,汽车因疫情再次流行起来,且由于大宗商品价格飙升,汽车价格也变得越来越贵。

闫占贵连长与“钢铁汽车连”摩根大通:钢铁等汽车原材料价格已上涨83%(图4)

今年,随着供应无法跟上需求,汽车制造商的许多基本材料(如铜、钢铁和铝)都达到或快要达到历史最高价格。彭博商品现货指数(Bloomberg Commodity Spot Index)跃升至2011年以来最高水平,其中,今年金属价格已上涨21%。

闫占贵连长与“钢铁汽车连”摩根大通:钢铁等汽车原材料价格已上涨83%(图5)

如果当前的涨势演变为一个超级周期,不断上涨的汽车价格可能预示着全面通胀。摩根大通分析师估计,在截至今年3月的过去一年里,汽车原材料价格已上涨83%。而这些部件通常占汽车制造成本的10%左右,这意味着一辆4万美元的汽车必须涨价8.3%才能抵消原材料涨价带来的影响。

▲闫占贵连长湛河公园与战友留影

我所知道的闫占贵连长

上周,福特汽车首席执行官Jim Farley表示:“我们确实感受到了大宗商品市场的困难。行业内各个领域都出现了通胀,这是我们多年来从未见过的。”值得注意的是,全球半导体短缺也正限制生产,导致库存紧张、汽车价格上涨。在美国,汽车供应受到限制,以至于租车公司正寻求购买拍卖的二手车,而不是新车。

一、改变面貌:大干苦干加油干

汽车价格高涨的主要推手是用于底盘、发动机和车轮的钢铁。随着最大的钢铁生产者——中国实施限制生产措施,钢铁的价格已涨至历史最高水平。

在行业进行能源转型,以满足更严格的排放标准之际,铜价飙升也增加了电动车的成本压力。据咨询公司Wood Mackenzie Ltd,因为内部线路更多,电动车使用的铜近为燃油车的3.5倍。

这些材料涨价可能会打击到特斯拉、大众等汽车制造商,他们正努力使电动车具有比传统车型更高的价格竞争力;这也可能鼓励汽车制造商们探索电动车电池的替代化学物质,大多数电池使用锂、钴和镍的某种组合,在过去12个月里,这三种材料的价格分别上涨了至少47%。本月,福特和宝马等公司向电池初创企业Solid Power投资1.3亿美元,该企业正在研究一种无需使用这些金属的电池,可使电池组的成本下降10倍。专业信息提供商Benchmark Mineral Intelligence的价格和数据评估主管Caspar Rawles表示:“他们希望分散这种风险。锂和钴没有对冲。”

5月7日,宝马首席财务官Nicolas Peter在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发布会上表示,宝马预计今年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带来的损失最高可达10亿欧元(约12亿美元),未来数月,钯、钢和铑将是特别令人担忧的金属材料。从长远来看,宝马正努力减少关键原材料提价的影响。该公司计划从2025年开始在一个新架构下生产汽车,这种架构将允许回收钢铁、铝和塑料等材料来生产新车。宝马首席执行官Oliver Zipse对此表示,“我们正在寻找合作伙伴”,以完善必要的技术。

      1974年3月8日,经过新兵训练后,我与14名战友分配到206团汽车连。我们爬上一辆高栏板解放牌卡车,驶离平顶山南麓半山坡的704新兵营,一路颠簸,驶入十余公里外的湛河公园西侧连队驻地。

      驻地为方形院落,院落四周围着简易铁丝网,占地约30亩。官兵宿舍是活动板房,上下双层床铺。食堂、锅炉房和修理车间是毛竹框架搭建起来的油毡顶席棚子。连部、卫生室、随军和来队家属宿舍是临时修建的简易砖房。院落中央是凹凸不平的停车场。

汽车制造商通常很难转嫁上涨的成本,但积极的一面是随着主要经济体重新开放,许多消费者持续避免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汽车需求开始复苏。Stellantis表示,该公司需要抵消部分上涨的成本,目前为止市场是可以支持该行为的。摩根士丹利分析师也在一份报告中写道:“很难想象还有比这更好的环境,能让消费者摆脱供应冲击和价格上涨的影响,他们实际上是在排队从汽车运输公司领取新车。汽车市场是卖方市场。”

闫占贵连长与“钢铁汽车连”摩根大通:钢铁等汽车原材料价格已上涨83%(图6)

来源: 中国经济网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料道”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料道”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料道”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关注“料道”获取更多信息

觉得好看,请点这里↓↓↓

▲1974汽训教练班留影

      闫占贵连长以爽朗的笑声迎接我们。他给我们介绍连队基本状况之后,随即发布第一道命令。他说:“我们基建工程兵作为军人,要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要坚决完成上级下达的任务。要有条件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大家看到了,我们的各种生产、生活设施还很简陋,需要逐步改善。眼下最要紧的是我们的停车场,轧来轧去,坑坑洼洼,雨天积水飞溅,晴天尘土弥漫。车辆出入像浪里行船,颠簸起伏,这哪儿行啊?所以,连队决定交给你们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整修停车场,同志们要大干、苦干、加油干!”

      闫占贵连长协调土石方机械连的碎石机、推土机、压路机配合我们行动。黄世华副指导员组织施工之余的解放牌翻斗车,带领我们分批轮流去平顶山采石场拉片石。一时间,几十斤重的片石在战友们手中传送,停车场里的碎石机像张着巨型大嘴的怪兽,吞入石块,吐出碎石,机声轰鸣,震耳欲聋。垫洼坑,抄地坪,碾压修整。

      那时的我们,个个生龙活虎,人人争先恐后。连续一个月的屈膝、弯腰、挺举,搬石头的重体力劳动,使我患上了急性膝关节炎,疼痛难忍,步履维艰。连队把我送到卫生队住院一个星期。那是我平生第一次就医治疗。回到连队,闫占贵连长特意安排我多休息几天时间,并几次探望嘘寒问暖,赞扬我“干活不惜力、很能干,但也要保护好自己的身体,不要硬干,因为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这种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官兵情谊,让我终生难忘。

      汗水流尽不足惜,车场修好最惬意。经过四十多天的努力,连队车场硬化、美化,整齐平坦。劳动成果里有战友们的辛劳,更饱含闫占贵连长规划筹措、身体力行的付出。

闫占贵连长与“钢铁汽车连”摩根大通:钢铁等汽车原材料价格已上涨83%(图7)

▲闫占贵在工改兵初期担任汽训班主教练

二、改善生活:盘活军地“一盘棋”

      七十年代中期,汽车连按规定享受陆军一类灶,每个战士每天伙食费是0.43元。连队承担繁重的施工运输任务,官兵必然消耗大量的精力、体力。尤其是经常承担长途运输任务,出差战友归队还要退粮票和报销差旅费,连队伙食一度陷入窘境。在这种情况下,别说吃好,就是吃饱也是困难的。

      对此,闫连长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经常念叨着战争年代的延安,毛主席和老一辈革命家开展大生产,部队开荒种地,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故事。作为连队主官,他要想尽一切办法抓副业生产,以补贴连队伙食亏空,让战友们尽可能吃得饱一些,吃得好一些。

      他看中了紧靠驻地的湛河公园,公园里有几十亩刚栽植不久的、还是树条条的苹果园。这让闫占贵连长动起了心思。据我的老排长韩殿臣给我们“摆龙门阵”讲:“那时候,闫占贵老连长总在连队附近四处转悠,多次视察苹果园。发现刚栽植不久的苗木行距大树苗稀,要是让部队开垦起来种菜、点豆搞副业,那是相当的不错,一定是连队副业生产的‘聚宝盆’”。

      经过权衡、策划后,他亲自找到公园主管单位市园林局,造访公园主要负责人,请求“让我们在苹果园里种些菜,以解部队燃眉之急”,并“保证不损害一颗苹果苗”。起初,园林局、公园领导并没有理会他。他们都直言不讳地回复:“公园园林是国有资源,部队进去开垦种植,其一是没有这个先例,其二是我们也没有这个权力答复你们,所以,还请解放军同志理解我们的苦衷”。但是闫连长并没有气馁,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就三番五次。他理直气壮地说:“部队来河南搞支农建设工程意义重大。果园交给我们开垦种植,必然施肥、松土、浇灌,这样更有利于苹果苗茁壮生长。咱们这样做是军民联谊情深、也是军地互利互惠!您知道战争年代的延安军民大生产吧?现如今我的连队那么多战士在咱们平顶山吃不饱,饿肚子,您总得网开一面吧……”。总之,凡是可以说得出的理由,只要能够说得出的好话他都说了个遍。硬是靠他的好说歹说、苦苦央求,终于感动了园林局和公园领导。他们郑重开会研究:“同意汽车连开垦苹果园”。

闫占贵连长与“钢铁汽车连”摩根大通:钢铁等汽车原材料价格已上涨83%(图8)

▲闫占贵连长在湛河公园苹果园留影

      连队营区东侧铁丝网围墙中部设置有便门出入苹果园,门外六七米处搭建了一个能容纳十余人的专用厕所,厕所后面有砖石、水泥砌筑的化粪池。与厕所并列建有一处猪圈,大大小小几十头猪在精心喂养下膘肥体壮。苹果园被官兵们按照班排序列划块开发,常见的蔬菜有茄子、辣椒、大葱、白菜、萝卜等种类繁多。尤其是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浑身滚圆霜白、一两米长度的“蛇豆角”,那是在家乡从未见过的蔬菜品种。那沟垄连片的红薯,是深秋初冬给当地老百姓作价换回粉条的“本钱”。

      我们四排的菜地距离厕所最近,但也是战友们往返的必经之地。蔬菜畦垄上常常被踩踏出小路来。于是在一个午休,我找来几块木板,拿来一把木工修理车厢板时使用的锯子,钻进修理车间,按照事先的设计在锯木板。也许是声响较大,正当我埋头干活时,闫连长漫步来到我身边,似有疑惑的问道:“小朱啊,午休时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锯木板呢?你要做什么呢?”那时的我还是个初出茅庐的新兵,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在做好事,只是面红耳赤的耷拉着脑袋。闫连长也没再问,说了句“平时工作比较辛苦,午休时间也要休息一下才好”就离开了。

      第二天,我把制作好的十多块写有“切勿踩踏菜地、敬请绕行”等丁字型警示牌,都栽置在我们班、排菜地的路口、地边。闫连长终于知道了我锯木板的用途。当天,他在连队“三工教育会”上点名表扬:“我们连队能开发果园种植蔬菜,改善和提高同志们生活水平,的确来之不易,大家都要向修理排的新同志小朱那样,看到有人踩踏菜地,就利用休息时间制作警示牌提醒大家,这是以连队为家的具体表现。大家都要学习这种精神”。一个新兵能让连长在全体官兵面前表扬,是我始料未及的。当时的我确实有些手足无措。

      那时候的官兵个个都是活雷锋。闫占贵连长经常挤出一些可能利用的时间到菜地、猪圈劳动,悉心指导官兵们“自觉自为,劳逸适度”。其他首长也与出车归来或未出车的驾驶员、以及工余的修理工一样,凡有空闲,都会到菜地里找些活干。有的担水浇地,有的清理化粪池和猪圈里的粪肥,有的整枝打岔、逮虫培根,满眼里都是劳动的喜悦。炊事班按斤论两的收菜、记账,阶段性公布各班排竞赛成果,战友们收获的全是满满的自豪和满足。

      开垦生产,生活富足。久不闻荤腥的汽车连官兵,也能隔三差五宰杀一头肥猪,吃上香喷喷的猪肉炖粉条,喝上鲜美的骨头汤。那时我们修理排去帮厨的时候,发挥拆卸汽车零部件行家里手的作用,能把骨头缝里的肉剔得一干二净,是连队的拆骨能手。此时,汽车连食堂里的主、副食花样翻新、时鲜菜蔬应有尽有。每逢“五一、八一、中秋节、元旦、春节”等节假日,连队食堂煎炸烹炒、佳肴繁多,连队内外,美味飘香。

      正是闫连长盘活了部队与地方的这“一盘棋”,大大改善了汽车连官兵生活,提升了连队面对艰难困境的承重力,赢得了所有官兵对他的爱戴。尤其是连队和公园结对帮扶,成就了那一段亲密无间的军民鱼水情。

闫占贵连长与“钢铁汽车连”摩根大通:钢铁等汽车原材料价格已上涨83%(图9)

▲闫占贵在团装备股与战友留影

三、未雨绸缪:人才培养是常态

      闫占贵连长对连队人才培养要求严、起点高、措施周密,精心铺设军风军纪过硬,技术精湛、一专多能,知人善任、举贤荐能,人才培养环环相扣的汽车连发展之路。

      (一)军风军纪硬如铁。闫占贵连长针对连队执行任务点多面广,独立分散的特点,狠抓军风、军纪养成教育。他曾讲:“我们汽车连要强化军风军纪教育,改写‘步兵紧,炮兵松,稀稀拉拉汽车兵’的说法。汽车兵执行任务是群众了解部队的一个窗口、一面镜子。虽然每辆车执行任务都是独立行动,但不能作为个人作风涣散、纪律松懈的理由。个人形象就是连队形象,连队形象就是部队形象。希望同志们严于律己,以实际行动打造军风、军纪过硬的钢铁汽车连!” 

      1971年10月,上级机关派两台车到本团三营运送建筑材料,驾驶员秦某要求接收单位开小灶特殊招待,否则不让卸车,被战勤股长李广发发现并严厉批评。

      闫连长以此进行全连警示教育。他说“像秦某这样的驾驶员,脚踩一块铁,谁见谁都怯。对自己的部队竟敢这样,要是对普通老百姓,他还不更加肆无忌惮、变本加厉!因此,我们汽车连的要求是:吃拿卡要,坚决打掉!”随后,他主持制定了汽车连三交待、两汇报的“五必须监管制度”:即出车前领导交待任务必须清楚,交待行车安全必须到位,交待群众纪律必须遵守。归队后驾驶员完成任务情况必须向连队汇报,连队向指派任务的上级或首长必须汇报。

      闫连长不断教育官兵,驾驶员要牢记我军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时刻践行“开车我做主,处处是公仆”、“人民子弟兵,时刻谨慎行”的承诺。戒除“离地三尺、高人一等”的错误观念。坚决杜绝“索取财物卡人脖子、谋取私利毁我长城”的行为发生。自此,汽车连人人克己自律,先进事迹层出不穷。

      1972年7月间,时任代班长梁云双和助手陈金明,奉命驾驶解放牌自卸车支援重庆木洞区粮店修建仓储库房,两天拉片石二百余车,归队后发现受援单位偷偷塞在驾驶室坐垫下面四条香烟,立即向连队汇报上交。连队次日即派人沿江步行往返二十多华里,把香烟退还受援单位。

1972年8月,时任八班长孙景林奉命给广阳公社运送“氨水”到一品大队。途中后轮“爆胎”需补胎自救,又碰到千斤顶漏油。事发处前不靠村后不着店,当时也没有***联系求援。炎炎烈日,没吃没喝,尤其是渗漏出来的“氨水”挥发性极强,不仅刺鼻难闻,而且刺激的双眼泪流不止,头部面部浮肿,导致中暑、中毒、高烧。最后硬是靠坚强的意志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苦苦支撑两个多小时把车修好,把“氨水”送到后拼尽最后力气驾车归队,立即去三区队卫生所抢救治疗。

      1974年末,为保障市民春节粮油副食供应,连队接受求援,组织9辆车帮助平顶山粮食局到信阳光山县调运一批花生。战友们维护部队形象,执行群众纪律,往返三日,自行餐饮,没有人动用一粒花生,并主动承担货物装卸任务。

闫占贵连长与“钢铁汽车连”摩根大通:钢铁等汽车原材料价格已上涨83%(图10)

▲平顶山湛河公园西侧汽车连停车场一角

      1975年春节前夕,平顶山市公交公司求援,因大雪封路,运力紧张,尚有部分返乡旅客滞留车站。连队紧急派出两辆高栏板篷车安装防滑链驰援。时任班长唐明星等战友长途劳顿,一路冰雪泥泞,分赴商丘、周口两地把旅客平安送到家乡。

      闫连长及时进行苦口婆心的扶正祛邪教育,加上科学的监管制度,使连队始终保持“钢铁汽车连”荣耀,清风正气蔚然成风。

      (二)驾驶培训练真功。闫连长指出,汽车连最重要的是能培训出技术精湛、勇担重任的优秀驾驶员。只有这样,才能确保连队在配合部队施工运输中做到“出车无事故, 归来保安全”。据连队老首长讲述:“闫连长是汽车连1966年工改兵后第一期义务兵汽车驾驶主教练。那时由于培训教材匮乏,即使是交通规则、驾驶教练教材,也全是闫连长一人编写,再由人工抄写装订成册,作为新训驾驶员的书面教材”。由此,汽车连独自承担本连队新训驾驶员教练,乃至全团其他所有驾驶员的代训工作都受益于此。

      后来每年度分配到驾驶岗位上的新兵,都由连队挑选出技术过硬、带兵能力强的教练员担任班长组成教练班,实施约半年时间规范、严格的驾驶培训。我们连队自组建到部队裁撤,没有发生过重大责任伤亡事故。这充分证明了闫占贵连长的先见之明,即把驾驶员技能培训提高到人才培养的高度。

      (三)修理人才育精兵。连队修理排担负车辆维修和养护任务,人才的培养涉及汽修、车、钳、铆、电、焊、漆、木等诸多工种。通常采取“以老带新、以师带徒”的方式进行培养。这种师徒传承的方式也有局限性。即车辆装备初期品牌较为单调,缺乏能处置各种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