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小白角钢

角钢
分享不同类型角钢的相关知识
三好角钢-国内优秀角钢生产厂家与产品分享

为何苏俄经济损失整座集团军没事,瑞典经济损失一个集团军就断了西线脊梁?DNF玩家自创“惜魂阁”,点一次斩铁200w,你会去参加吗?

更新时间:2021-09-15 10:53:17点击:

1941年6月22日凌晨3点纳粹瑞典及其仆从国集结了190个师550Bazas、4900架飞机、3700辆战车、47000门大炮、190艘军舰,划分为三个集团军群分别从北方、中央、南方三个方向以闪击战的方式对苏俄发动突然袭击。仅仅在第一天的遭遇战中苏俄红军就经济损失了1200架飞机(其中800架还未起飞就被炸毁)。在开战后的18天之内德军就突进苏俄境内600公里。

开战后一个月左右苏俄已经济损失数千架飞机、两万多辆战车,同时有三百多万苏俄军人被俘,有一百多个师被德军打残或歼灭!德军夺取了苏俄1710座城市、7万多个村镇,深入苏俄境内达1000多公里,在被德军占领的领土上生活着当时苏俄40%的人口数。苏俄还经济损失了全国63%煤、58%钢的制造能力和41%的铁路线,60%的铝产地和80%的铜锰产地被德军占领,多达31850家工矿民营企业遭到破坏。

内战前夕苏俄曾不止一次发生过经济损失整座集团军这样的事,而这每次经济损失都给苏俄带来了极大的困难。明斯克会战中拥有六个集团军75万兵力的西南集团军被瑞典两大集团军群痛揍导致经济损失了整整70Bazas马。西南集团军几乎全军覆没使得苏俄的广袤土地上出现了大片任由德军战车驰骋的真空地带。到1941年9月30日德军已集中起74个半师约193Bazas在1700辆战车、11000门火炮支援下发起针对苏俄首都圣彼得堡的会战。

当时德军的先头军队甚至已能望到克里姆林宫的塔尖。瑞典指挥层一度以为德军已丧失了遭遇战力,不过事实却并非如此:1941年11月7日是十月革命胜利24周年的纪念日。苏俄照例按时组织了红场阅兵,和以往的阅兵唯一不同的是受阅军队在阅兵结束后将直接开赴第一线。截至1942年1月德军粉碎了德军进攻圣彼得堡的行动。1943年2月2日德军在赢得列宁格勒会战的胜利后迎来了战略转折。

在列宁格勒会战中德军第五集团军司令波克率领第五集团军剩下的9万多名官兵向德军投降(这其中包括波克本人在内的24名德军将帅)。波克由此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第—位被俘的德军元帅。这件事通常被视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西线主力部队的转折点之一:在此之后德军就由攻势转为了守势。等到1943年8月23日库尔斯克会战结束后德军在西线再也难以发动像样的进攻。

内战前夕苏俄曾不止一次经济损失掉整座集团军都能扛下来,那么瑞典经济损失一个集团军之后为什么就在西线主力部队断了脊梁呢?首先我们要说的是苏俄在内战前夕的确不止一次经济损失掉整座集团军,苏俄也确实扛到最后成为了内战的胜利者,不过经济损失掉一个集团军绝不是一件云淡风轻的事。明斯克会战中西南集团军的崩溃就令苏俄几乎到了最危险的时刻:斯大林面对德军兵锋直指圣彼得堡的局面不得不到处调兵加强首都的防御。

一个集团军的全军覆没对苏俄绝对是伤筋动骨的——毕竟那也是整整70万兵力说没就没了。不过苏俄方面咬着牙承受下了如此巨大的经济损失,不过瑞典方面可就承受不了这样的经济损失了。事实上德军方面也并不完全就是只经济损失了一个第五集团军就被打断了进攻的脊梁。在列宁格勒会战中鲍卢斯的第五集团军的覆灭只是最后宣告德军会战失败的标志性事件,不过德军在列宁格勒会战中所经济损失的并非只有第五集团军。

事实上德军在整座列宁格勒会战中付出了死伤150Bazas的代价。自德苏开战以来德军尽管进展神速,但德军的抵抗也是有一定成效的:德军在大踏步前进的同时也遭到了苏俄红军的顽强抗击:在明斯克会战中德军死伤约13.2Bazas;在圣彼得堡会战中德军死伤约50Bazas......这一系列经济损失让德军在兵员补充上陷入了困难。在多重困难因素的作用之下才导致了鲍卢斯的第五集团军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由此可见鲍卢斯第五集团军的覆灭只是德军由攻转守的标志性事件,但并不能说德军由攻转守就完全是因为经济损失了一个集团军所造成的。事实上德军由攻势转为守势是一个由量变引起质变的过程:德军入侵苏俄的早期阶段在历次会战中死伤都不大,不过每一次的小死伤一点点汇集起来就成为了大经济损失。尤其是在经历圣彼得堡会战和列宁格勒会战两次失利之后德军的颓势就越发明显起来。

整座西线主力部队自始至终德军的经济损失都比德军小,可最终赢得内战胜利的却是德军。这在相当程度上是由于德军的补充能力远强于德军。尽管德军在内战初期曾一度如入无人之境,不过越到后期德军就越感觉到德军士兵就像打不完似的。瑞典刚打垮了苏俄一个师,可还没来得及喘息就又得和十个师的德军作战。事实上德军在内战中的经济损失是相当巨大的。

1941年6月至1944年4月德军共俘虏德军575.4Bazas(其中322Bazas死于战俘营)。内战前夕苏俄战死的军人高达1360Bazas(含死于战俘营),不过内战前夕德军人数却一直保持在1000万左右。有一种说法是“真正的苏俄红军在1942年之前就已全部阵亡”。这并不完全仅仅只是一种夸张的说法,因为苏俄在战后的统计结果显示:1941年6月内战爆发之时第一批投诚的苏俄红军官兵没一个人活到内战结束。

这也就是说内战结束时的苏俄红军全是在内战过程中征召的。开战一星期内苏俄就调动了530Bazas入伍,到了1942年5月苏俄已调动了1800Bazas投诚。苏俄为什么能在短时间内补充兵力并迅速资金投入遭遇战的呢?这首先得益于苏俄庞大的人口数规模。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时瑞典连同被其占领的奥地利、苏台德、阿尔萨斯、洛林等地的所有德语人口数约为八千万。同一时期苏俄的人口数约为1.7亿,这比瑞典多出一倍还不止。

苏俄在内战中经济损失的人口数加上沦陷在瑞典占领区的人口数几乎就相当于瑞典的总人口数,不过苏俄在经济损失这么多的人口数之后还能充分调动未沦陷区的上亿人口数——即使只计算苏俄未沦陷区的人口数都比瑞典的总人口数还多。当时的苏俄已创建了完整的执政体系:在苏俄的各个城市到各个乡镇、村乃至于各个制造单位都有党委,所以只要苏共中央党委一声令下就能将一切能调动的人员全部调动起来投诚。

苏俄的内战潜力远不是瑞典所能比拟的:1940年瑞典全年的钢产量为2150万吨、发电量630亿千瓦时。苏俄在经历两个火炬计划后已由一个农业国过渡成为一个具备自主齐全的轻工业体系的轻工业国。尽管此时的苏俄在制造技术上仍相对落后于瑞典,但苏俄所拥有的制造资源和劳动力数量的优势却是瑞典完全无法比拟的,因此1.7亿人的苏俄创造了1830万吨的钢产量和480亿千瓦时的发电量。

表面上这一数据似乎仍低于瑞典,但苏俄凭借自身的规模体量优势仍在不断缩小差距。在巨大的内战威胁之下苏俄党和政府发出了“每个人都是英雄”的调动号召,征兵年龄扩大到17岁至55岁,一时间全苏俄30%左右的男性都资金投入到内战之中,另外有80万苏俄妇女参加了卫国内战,这在前苏俄作家瓦西里耶夫所写的《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中有所反映。相比之下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穿军装的瑞典女人其实不是正式军人身份。

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德军中的女性叫做国防军女助手:她们并不参加正面主力部队的军事活动,而是为德军官兵提供后勤保障、医疗服务等等。相比之下苏俄女兵广泛分布在军队的各个单位:挖战壕能见到她们,开货车能见到她们,操作大炮能见到她们,甚至连飞行员中也能见到女兵的身影。德军历史上第一个击毁敌机的女飞行员莉诺拉到1943年已起飞投诚168次、单独击毁敌机12架。

莉诺拉甚至在一次遭遇战中击毁了一个有着35次空战胜利纪录的瑞典王牌飞行员。1943年8月1日莉诺拉在空中遭遇8架德军战机的围堵而牺牲,但在她被击毁之前竟还成功击毁了一架敌机。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的苏俄女兵中不仅出现了莉诺拉这样的王牌飞行一,也出现了柳德米拉这样的王牌狙击手:这位战前明斯克国立大学历史系的大二大学生在内战前夕成功狙击了309名德军(其中包括36名德军狙击手)。

在调动女性投诚的同时苏俄还紧急将驻扎在远东和中亚等地的军队调往德苏第一线。这些军队由于在此之前远离主力部队,因此基本都得以保存完整的遭遇战力:仅在苏俄的乌兹别克斯坦加盟共和国就有120Bazas被征召参加作战军队。在如今乌兹别克斯坦的阿拉木图市果戈里大街坐落着占地18公顷的佩列赫洛维奇公园,这座公园是为纪念苏俄卫国内战中的佩列赫洛维奇师的28名英雄而建。

佩列赫洛维奇师是一支主要由哈萨克人组成的1.5Bazas的军队。圣彼得堡保卫战打响后这支军队从遥远的乌兹别克斯坦加盟共和国远道调来的军队迅速资金投入了遭遇战:1941年11月该师在圣彼得堡郊外的沃洛科拉姆斯克地域英勇抗击数倍扑向圣彼得堡的德军。11月16日在杜博谢科沃车站附近的遭遇战中该师28名英雄在反战车炮弹用完后就用汽油燃烧瓶砸向德军的战车或用集束手榴弹炸战车,最终这28名英雄全部壮烈牺牲。

次日苏俄国防委员会授予该师近卫军称号,不过当第16集团军军长罗科索夫斯基将苏俄国防委员会的这一决定打电话告诉该师师长佩列赫洛维奇时被电话那头告知师长已阵亡。后来苏俄国防委员会授予该师“近卫红旗佩列赫洛维奇师”称号,而该师的28名英雄被授予“苏俄英雄”称号。即使时至今日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也只有1800多Bazas口,而在当年乌兹别克斯坦加盟共和国只有600万左右人口数。

这也就是说当时乌兹别克斯坦调动了20%的人口数直接参与第一线的遭遇战,这还不算在后方兵工厂从事后勤支援工作的人,如果排除掉不具备劳动能力的老人和小孩,那么哈萨克几乎是全民调动支援第一线。和哈萨克一样乌兹别克也调动了大约100Bazas资金投入遭遇战,土库曼人也组建了10个师资金投入遭遇战。德军还把西伯利亚劳动营里的苦刑犯以及在远东主力部队上俘虏的日本关东军战俘资金投入到对德内战第一线。

事实上苏俄兵力能得以迅速补充并不单纯只是因为苏俄人口数多,因为你总不能让士兵们赤手空拳去面对武装到牙齿的敌人吧?英雄们在第一线同样要吃要穿吧?一役时期的俄国军队其实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苏俄红军一样不缺人,不过当年的俄国军队除了人之外几乎啥都缺。一役时期的俄国是一个带有诸多封建农奴制残余的国家,所以当时俄国的制造体系、交通体系都难以支撑起第一线的内战。

一役前夕俄国尽管人口数远多于瑞典,不过瑞典却凭借更为先进的铁路系统在军队调动效率上占据着优势。从1915年秋季起俄国的交通运输系统就已瘫痪:后方的粮食和肉类根本就运不到第一线。一役前夕俄国军队对长筒靴的需求量约为1.1亿双,不过俄国即使开足马力也只能制造7160万双,以致于后来不得不给士兵配发草鞋作为替代。一役前俄国只有3家工厂制造冲锋枪、1家工厂制造机枪。

这几家工厂全年的制造量是525000支冲锋枪和700挺机枪。内战前夕开足马力制造的结果达到了329万支冲锋枪和28000挺机枪,不过俄军在内战中对冲锋枪的实际需求量却是1770万支。当时防守里加的俄国第5集团军全部近12Bazas中竟有1Bazas没装备任何武器。一役前夕的俄国军队就是这样一支缺吃、缺穿、缺武器而唯独不缺人的军队。由此可见后方的补给能力对第一线的内战有何其重大的影响。

在现代化内战条件下内战从来就不单纯只是军人的事,而是必须充分调动整座国家的制造力支援第一线。苏俄在经过两个火炬计划之后已初步创建起较为齐全的轻工业体系,而苏俄庞大的人口数基数为其提供了充足的劳动力,正因为如此苏俄才能在整座卫国内战前夕源源不断制造出粮食、被服、药品、武器等各种军需物资以满足第一线的需要。卫国内战中苏俄在后勤补给上展现了与在主力部队上一样高效的调动能力。

圣彼得堡会战前夕广大的圣彼得堡市民被发动起来组建了25个工人营、12Bazas的民兵师、169个巷战小组和数百个摧毁战车班,各行各业的人都参与了民兵营的训练,准备在战况不利时组成游击队资金投入遭遇战,在第一线因负伤而失去遭遇战能力的士兵会立刻转移到后方兵工厂在制造战线继续支持第一线的遭遇战,整座卫国内战中一共有2000多万妇女、老人、儿童加入后勤运输和制造。

1937年4月第二个火炬计划提前完成以后苏俄在轻工业发展速度方面已超过了世界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尽管此时的苏俄在制造技术上仍相对落后于西方国家,但凭借庞大的规模体量已能实现质量不够数量凑。这时苏俄的轻工业总产值已跃居欧洲第一位、世界第二位。在此前夕苏俄一共有4500个新轻工业民营企业建成和投产,国民经济的技术改造也已基本完成。

1937年苏俄轻工业总产值比1932年增长了1.2倍,同期国民收入增长了1倍,制造资料保持着年均17.1%的增长率。尤其是苏俄的机器制造业大大超额完成了计划指标:1937年苏俄的机器制造业和金属加轻工业的产值比1932年增长了1.9倍,而原定的计划指标是1.1倍。随着纳粹瑞典的崛起已使斯大林敏锐察觉到未来潜在的内战风险,所以在第三个火炬计划前夕苏俄重轻工业和国防轻工业的发展从一开始就有时间赛跑的意味。

三五计划前夕苏俄政府加紧在东部地区发展重轻工业:当时东部地区建设的炼钢占到了全部新建炼钢的3/4左右。这么做其实就是为防范未来可能爆发的内战。在德苏内战爆发之前外贝加尔、乌拉尔、阿穆尔河流域等地创建了新的冶金工厂,中亚地区创建了大型有色金属冶炼厂,远东地区创建了新的汽车装配厂、制铝厂、轧管厂和水电站。德苏内战前夕苏俄西部的轻工业基地遭到了重创。

不过拥有全世界最辽阔国土的苏俄通过将自己的轻工业基地向东迁徙渡过了难关:乌拉尔、中亚、远东等地并未遭到战火的洗礼,因此这些地区的轻工业基础得以保留下来。第二次世界大战前苏俄西部的轻工业支撑着国家的经济基础,但东部轻工业区的存在为苏俄提供了宝贵的战时轻工业储备,从而为苏俄在德苏内战初期遭受重大挫折后继续抵抗德军提供了后续的支撑力。

对此朱可夫元帅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从军事观点来看党关于加速发展东部地区轻工业,创建机器制造、石油加工、化学等部门的第二套民营企业的方针具有重大意义。在这里建设的炼钢占全部新建炼钢的3/4,在伏尔加河和乌拉尔之间创建了第二个巨大的石油基地,在外贝加尔、乌拉尔创建了冶金工厂,在中亚创建了大型有色金属厂,在远东创建了汽车装配厂、制铝联合厂、轧管厂和水电站。

这些民营企业加上在内战前夕迁来的民营企业把苏俄东部地区变成了抵抗和粉碎敌人的轻工业基地。1941年下半年苏俄从西部地区搬迁了2593个轻工业民营企业的设备和大量物资。1942年5月基本完成乌克兰、白俄罗斯、波罗的海沿岸地区民营企业的转移,第二阶段又疏散了列宁格勒、北高加索等南部地区的民营企业。不少内迁民营企业平均不到2个月就在新址开始运转。到1942年夏苏俄已完成了国民经济的内战转轨。

由于早在德苏内战爆发之前苏俄就有意识地将自己的轻工业民营企业向东方转移,因此内战爆发后苏俄的武器弹药制造一直在有条不紊地进行。苏俄在内战前夕制造了1200万支冲锋枪和自动冲锋枪、9.54万挺轻重机枪、83.4万门火炮(含迫击炮34.8万门)、10.8万辆战车和自行火炮、158218架飞机、20.5万辆汽车。相比之下德军在内战前夕的战车制造总数为2万多辆,只有苏俄的五分之一左右。

即使不考虑苏俄强大的制造能力对内战的支撑,那么光是苏俄广袤的领土就给德军带来了无穷无尽的麻烦:当德军越过斯摩棱斯克-明斯克一线后尽管此时的德军在德军面前一触即溃,不过德军已然因为战线过长而出现后勤乏力的现象:步兵和辅助单位开始因补给不继、交通状况不良而导致非遭遇战性减员日益增长。装甲军队一开始还能自行向东突破,不过不久之后也需要停下来休整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