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小白角钢

角钢
分享不同类型角钢的相关知识
三好角钢-国内优秀角钢生产厂家与产品分享

武汉能否从一个“钢铁巨人”变成“光电超人”?钢铁巨构的重生,后工业时代的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

更新时间:2021-09-26 00:11:27点击:

武汉能否从一个“钢铁巨人”变成“光电超人”?钢铁巨构的重生,后工业时代的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图1)

北京首钢工业园区始建于1919年,由民国北洋政府筹资建设,是中国迈向现代工业化的历程中最早的重工业企业之一,距今已一百年整。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首钢转变为国有化集体企业,在集体主义的背景下,呈现出生产生活一体化的社区模式,曾是新中国成立后大生产时代最重要的输出端口。除了集体住宅等鲜明时代烙印的功能性建筑,中国北方皇家园林的九龙壁、天青蓝等元素被置入了这个与其大相径庭的工业区。随着改革开放、产业转型,2008年北京奥运会申办成功为首钢的搬迁画上了准确的时间期限。因为园区产业变化造成的人员改组为之后改造项目的多元化可能性埋下了伏笔。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申办成功,为首钢园区的改造建设正式确立了另一个重要的时间轴。作为“集体”的代名词,奥运的巨大IP效应下,首钢园区的功能转变都与中国的重大社会事件息息相关。一系列城市导向活动的相互合力、政策的引导、文化事件的催化、工业地块的转型等背景,共同促成了后工业时代首钢工业园区的开发赋能。三高炉改造项目无疑将成为这片区域的新地标。

武汉能否从一个“钢铁巨人”变成“光电超人”?钢铁巨构的重生,后工业时代的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图2)

中共湖北省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 马国强 

中国信息通信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童国华  

武汉钢铁有限公司党委书记 刘安   

武汉能否从一个“钢铁巨人”变成“光电超人”?钢铁巨构的重生,后工业时代的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图3)

首钢三高炉40m罩棚内景,展示了高炉本身具有冲击力的工业结构和新的空间运用。摄影:林半野

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 谈民强

武汉能否从一个“钢铁巨人”变成“光电超人”?钢铁巨构的重生,后工业时代的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图4)

首钢三高炉重力除尘器及热风炉电梯外观。摄影:黄临海

“每一位为首钢设计提建议的参与者、设计师,实际上都是在用他们的个人记忆阐释‘工业’这一复杂又伟大的系统在美学上的呈现。”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总设计师薄宏涛在谈起设计思路时提到。自2016年开始,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不断完善和生长,这是一个以博物馆、秀场、展示厅等功能叠加而成的全方位文创综合体,同时兼设有餐饮、书店、广场、绿地等一系列文化休闲活动空间。作为首钢搬迁后园区改造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个承载了所有首钢人集体记忆的巨大工业体,正在从缓慢的停转后逐步走向新生。

武汉能否从一个“钢铁巨人”变成“光电超人”?钢铁巨构的重生,后工业时代的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图5)

 通往首钢三高炉秀池(原高炉冷却晾水池)水下展厅的百年功勋墙。摄影:林半野

武汉能否从一个“钢铁巨人”变成“光电超人”?钢铁巨构的重生,后工业时代的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图6)

通往2000㎡的环形水下展厅的台阶。摄影:夏至

齐聚央视《对话》现场

小编为您奉上独家现场照片!

武汉能否从一个“钢铁巨人”变成“光电超人”?钢铁巨构的重生,后工业时代的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图7)

究竟是什么事情

吸引了这么多重量级嘉宾齐聚首?

产业转型大环境背景下的城市更新是中国现今大量工业遗存和工业城市面临的课题,首钢是一个史无前例的工业园区集合体,于这个项目的建筑设计师而言,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是一个设计多维叠加的过程。“作为炼铁工艺集大成的高炉,是钢铁厂中垂直体量最大、最具视觉标识意义的工业巨构,不了解其工艺成为了我们开展设计的拦路虎。我的设计就从读懂两万多张图纸(含三次大修图纸)、反复向首钢设计院总工艺师讨教和在高炉上的一次次攀爬开始。”建筑师薄宏涛写道。如何在已经足够富有历史沉淀的高炉设施中创造出全新的空间?如何在对工业遗存充分尊重的同时为其赋予新的语境?

武汉能否从一个“钢铁巨人”变成“光电超人”?钢铁巨构的重生,后工业时代的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图8)

首钢三高炉40m罩棚内景,展示了高炉本身具有冲击力的工业结构和新的空间运用。摄影:林半野

央视《对话》重磅打造

“中国产业地标”系列节目

武汉能否从一个“钢铁巨人”变成“光电超人”?钢铁巨构的重生,后工业时代的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图9)武汉能否从一个“钢铁巨人”变成“光电超人”?钢铁巨构的重生,后工业时代的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图10)武汉能否从一个“钢铁巨人”变成“光电超人”?钢铁巨构的重生,后工业时代的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图11)

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建筑师手稿。©️ 薄宏涛

武汉站正在录制


武汉能否从一个“钢铁巨人”变成“光电超人”?钢铁巨构的重生,后工业时代的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图12)

武汉——中国近现代工业的重要发源地之一,这里的钢铁工业曾经托举着中国的现代化工业蹒跚前行,但随着时代的变迁,又赋予了这座城市不一样的色彩,而光谷也成为了武汉一张新的名片,乃至全国的创新高地。

武汉能否从一个“钢铁巨人”变成“光电超人”?钢铁巨构的重生,后工业时代的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图13)

改造项目呈现A馆、B馆和C馆组成的裙楼区域,组成直通高炉主体的博物馆和秀场空间,D馆为展示陈列空间。沿着秀池(原工艺冷却水池)一路向下可以抵达盘旋于高炉脚下的展厅,半遮掩并沉隐于水面。清水混凝土为主建筑建构的外观匍匐在高炉周围。三号高炉作为原本庞大园区内生产铁水的钢铁巨构,通过四梁八柱承托起80m直径环形出铁厂,其本身具有强烈的工业奇观感,不难让人联想到“高技派”(High-Tech)建筑对强烈工业感的迷恋,而这些都依托于三号高炉本身复杂而庞大的构造。由日常的空间进入高炉的内部,如同进入庞大机器运转的心脏。“高炉外部拆除了原高炉西侧控制室,以便打开高炉和西侧秀池水域的对话关系,南侧原有引桥因和规划道路线位冲突被拆除。高炉内部三组泥炮和开口机拆除了南北两组,保留了东侧一组”,问及面对三高炉工业遗迹具体做了哪些拆解,薄宏涛回答道。

光谷到底有什么神奇的魅力,能让武汉从一个“钢铁巨人”变成“光电超人”?光谷寄托着未来中国实现科技强国梦?

武汉能否从一个“钢铁巨人”变成“光电超人”?钢铁巨构的重生,后工业时代的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图14)

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轴侧分析图,设想了从工业性到城市性,不同空间的城市生活对话。©️ 薄宏涛

武汉能否从一个“钢铁巨人”变成“光电超人”?钢铁巨构的重生,后工业时代的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图15)

中共湖北省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 马国强 :光谷的发展是武汉,乃至全中国的创新高地。

武汉能否从一个“钢铁巨人”变成“光电超人”?钢铁巨构的重生,后工业时代的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图16)

首钢三高炉周边景观。摄影:黄临海

武汉能否从一个“钢铁巨人”变成“光电超人”?钢铁巨构的重生,后工业时代的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图17)

首钢三高炉40m罩棚内景,展示了高炉本身具有冲击力的工业结构和新的空间运用。摄影:林半野

武汉能否从一个“钢铁巨人”变成“光电超人”?钢铁巨构的重生,后工业时代的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图18)

在改造设计中,水下展厅和D馆采用了两种不同的设计逻辑:作为展览和陈列的水下展厅,空间更为内向和聚合,以清水混凝土为主要材料,展现空间的纪念性和精神力;而直通高炉的D馆,除了作为秀场与城市互动平台外,还需要展示高炉遗存的工业本体,形成了叙事的连贯性。在水下展厅的正中心,正圆型的天井位于建筑空间的正中,天井下方是近乎于平面的水池,与周遭的秀池水面相映。空间主体是清水混凝土的大构建,与通透的中庭形成质感上的强烈对比。轻与重互相彼此加强了人置于空间中的临场体验,提供了一种近似宗教感的空间感受。在天窗开口的正下方,一条红色的灯带直通一侧的高炉功勋柱,在柱状空间的立面背后,红色背光设计仿佛融化的钢水缓缓流出,联通了中庭和纪念空间之间的情感关系。在清水混凝土的包围下,空间本身产生了叙述的功能,与观看者发生自然的共情。

武汉能否从一个“钢铁巨人”变成“光电超人”?钢铁巨构的重生,后工业时代的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图19)

在水下展厅的中心,正圆型的天井位于建筑空间的正中,一条红色的灯带直通一侧的高炉功勋柱。摄影:夏至

一个有着鲜明的钢铁基因烙印的城市,到底是如何摇身一变就成了科技创新高地?

武汉能否从一个“钢铁巨人”变成“光电超人”?钢铁巨构的重生,后工业时代的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图20)

首钢三高炉改造D馆入口在设计楼梯时,故意使楼梯的路径延长,坡度延缓,因此塑造出更强的时间递进感。摄影:林半野

进入D馆展示空间,可以看到具有工业感的外立面结构、钢结构和精密节点。走廊、前台和楼梯等使用更接近钢材原石的色彩和整体性更强烈的体量。同时,楼梯由地面交错延伸到高炉底部的空间。在入口处,故意使楼梯的路径延长,坡度延缓,因此塑造出更强的时间递进感。楼梯一侧的间隙铺满铁矿石的碎粒,“想象自己是一颗走向高炉内部的小矿石”,室内设计师徐迅君描述道。水下展厅的室内叙事性更像是一部穿越版的影像化剧本。“过去”如果被重新消解,“现实”是否可以存在于“未来”的场景之中。在这个过程中,情感、记忆、寻找、重构,都被赋予了更多维的感知。徐迅君提起第一次和团队去现场的震撼,参与该项目的照明设计师庞磊和标识设计师张烁一致认为首钢三高炉具备独一无二的工业“废土”美学基因。最终的视觉呈现基本还原了设计阶段的效果,刻意制造的强烈的明暗对比,室内光照的多层次变化,侧重视觉表现力的手法,最少化的材质组合把控,都为叙述赋予了更宽阔的表现张力。

《对话》#寻找中国产业地标#系列节目打卡武汉正在录制9月1日21:48央视《对话》播出!武汉广播电视台在录制前期
提供了大量的视频资料并协助整个录制工作

武汉能否从一个“钢铁巨人”变成“光电超人”?钢铁巨构的重生,后工业时代的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图21)

想了解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周日9月1日21:48《对话》“中国产业地标”系列节目

武汉广播电视台出品

武汉能否从一个“钢铁巨人”变成“光电超人”?钢铁巨构的重生,后工业时代的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图22)武汉能否从一个“钢铁巨人”变成“光电超人”?钢铁巨构的重生,后工业时代的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图23)

高炉功勋柱及其灯带的视觉呈现刻意制造的强烈的明暗对比,室内光照的多层次变化,侧重视觉表现力的手法。摄影:夏至

武汉能否从一个“钢铁巨人”变成“光电超人”?钢铁巨构的重生,后工业时代的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图24)

首钢三高炉改造项目D馆入口处。摄影:林半野

相比这种强烈的凝聚力和仪式感,D馆和高炉本体需要展示更多的是工业遗迹本身结构上的新空间运用。如何将观众如何由一个敞开的户外空间层层引入到高炉主体的面前?“各平台自下而上分别设想一层为北京工业博物馆,二层为首钢博物馆及出铁场遗存,三到六层为临展、咖啡,40m罩棚顶平台为观光,72m天车玻璃平台为空中秀场,其下为露天酒会和沙龙区”,薄宏涛谈及高炉空间利用最初的设想时说。高炉本身在重生后凝视不同的活动,机械与肉身的胶着和共融。随着电梯前往高炉顶端的40m罩棚顶平台,所见之处是整个首钢园区和北京西山山麓开阔的风景——这里不同于繁华熙攘的城市中心,集体主义的遗迹在这里安静的匍匐,以另外一种方式复甦,成为空间和新的生活舞台。工业遗迹的庞然大物在红色的夜间照明下,构成了另一道奇特的风景,按照设计师的设想,“就是一句话,把炉子燃起来”。

责编:齐雯

武汉能否从一个“钢铁巨人”变成“光电超人”?钢铁巨构的重生,后工业时代的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图25)

三高炉建筑改造项目清水混凝土的结构与首钢高炉的工业遗迹形成鲜明对比,夜间的照明设计希望“把炉子燃起来”。摄影:夏至

武汉能否从一个“钢铁巨人”变成“光电超人”?钢铁巨构的重生,后工业时代的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图26)

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的城市互动平台及空中秀场,保留了原工业遗迹的结构外观。摄影:林半野

这座诞生于北京城市工业遗迹之上的新型文化综合体有其生发的特殊语境。首钢集团作为中国最大的国有企业之一,其过去园区的改造项目可想而知将非常的艰难和复杂。“方案设计时相对顺利,但到了项目实施阶段,各方的意见接踵而至。”不同意见在建造环节的不断参与修改是薄宏涛反复提及的内容。

编辑:李兰 蓝玉春

与以往的项目不同,三号高炉改造所碰到的问题最多是需要协商处理各方对项目的认知。从博物馆到秀场,三号高炉的功能空间也不断进行着升级进化,但其实不同方面的参与早从设计初期就开始。设计师薄宏涛在建筑设计前期进行了大量口述历史的材料研究和分析,尤其对曾经在三高炉的离退休人员进行过采访。另外参与设计评图的领导都曾生活工作于首钢园区,在三年的设计和施工进程里,领导、工人通过施工和评图参与了集体的设计过程。据建筑师薄宏涛提到,三号高炉的改造项目跟他以往的项目经验都有所不同,“胶着和嬗变”,贯穿始终。

来源:CCTV对话

武汉能否从一个“钢铁巨人”变成“光电超人”?钢铁巨构的重生,后工业时代的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图27)武汉能否从一个“钢铁巨人”变成“光电超人”?钢铁巨构的重生,后工业时代的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图28)武汉能否从一个“钢铁巨人”变成“光电超人”?钢铁巨构的重生,后工业时代的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图29)

雕塑建筑师的回溯

High Volume

河岸玉石

Jade On the Bund

武汉能否从一个“钢铁巨人”变成“光电超人”?钢铁巨构的重生,后工业时代的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图30)武汉能否从一个“钢铁巨人”变成“光电超人”?钢铁巨构的重生,后工业时代的首钢三号高炉改造项目(图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