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小白角钢

角钢
分享不同类型角钢的相关知识
三好角钢-国内优秀角钢生产厂家与产品分享

螳螂捕蝉原创电影剧本《致命螳螂人1》,东方版超级英雄

更新时间:2021-10-14 01:01:09点击:

61 日 柯尔登大酒店 内
吴王一向很专横,要想说服他是件很难的事情。
  有一次,吴王准备进攻楚国。
  他召集群臣,宣布要攻打楚国。
  大臣们一听这个消息,低声议论起来,因为大家都知道吴国目前的实力还不够雄厚,应该养精蓄锐,先使国富民强,这才是当务之急。螳螂捕蝉原创电影剧本《致命螳螂人1》,东方版超级英雄(图1)
  吴王听到大臣们在底下窃窃私语,似有异议,便厉声制止道:“各位不必议论,我决心已定,谁也别想动摇我的决心,倘若有谁执意要阻止我,决不轻饶!”众大臣面面相觑,谁也不敢乱说一句说,于是,匆匆退朝。
  大臣中有一位正直的年轻人,他下朝后心中仍无法安宁,思前想后,他觉得不能因为自己而不顾国家的安危。
  这位大臣在自家的花园内踱来踱去,目光无意中落到树上的一只蝉的身上,他立刻有了主意。
  (邝汉文用从服务台那里拿来的备用房卡打开了503号房间,随即将一班警察破门而入。里面的黄鸿不及反抗,被邝汉文直接击毙。另有两名黄鸿在东方市的关系人被捕。经搜查,除手枪外,警察更缴获狙击步枪一支与炸弹数枚)
  62 夜 马路 外
  第二天一大早,这位大臣便来到王宫的后花园内,他知道每天早朝前吴王都要到这里散步,所以,他有意等在这里。
  (声音来自某小型超市):抢劫啦。
  (闯出店门的歹徒回手一枪,将店主人击倒。有路过的目击者赶紧报警)
  过了大约两个时辰,吴王果然在宫女的陪同下,来到后花园。
  (驾驶警车在马路上值夜勤的林瑛与仁邦•杰接到了警局调度台的指令):黑格大街一家小超市刚刚发生了一起抢劫案,案发地段在卡萨尔大厦附近。你们火速赶过去。据报警人称,嫌犯约四十岁,身材较高,超过一米八零,偏瘦,穿红白格子衬衫。接到报警时,其正北窜。注意,嫌犯持有枪械。
  那位大臣装着没有看见吴王,眼睛紧盯着一棵树。
  林瑛:明白。
  吴王看到这位大臣的衣服已经被露水打湿了,却仿佛没有察觉一般,眼睛死死地盯着树枝在看什么,手里还擒着一只弹弓,便很纳闷地拍拍他的肩,问道:“喂,你一大早在这里做什么?何以如何入神,连衣服湿了都不知道?”那位大臣故意装作仿佛刚刚看到吴王,急忙施礼赔罪道:“刚才只顾看那树上的蝉和螳螂,竟不知大王的到来,请大王恕罪。
  ”吴王挥挥手,却好奇地问:“你究竟在看什么?”那位大臣说道:“我刚才看到一只蝉在喝露水,毫无觉察一只螳螂正弓首腰准备捕食它,而螳螂也想不到一只黄雀正在把嘴瞄准了自己,黄雀更想不到我手中的弹弓会要它的命……”吴王笑了说:“我明白了,不要再说了。
  (警车绕了一个弯,驶上黑格大街)
  ”终于,吴王打消了攻打楚国的念头。  仁邦•杰:前边,极像是嫌犯。
  林瑛:追上去。
  (警车前驶。嫌犯早已经注意到了警车,仓皇奔窜,跑动加速,不时回头。前方出现岔口,嫌犯急忙转入支路。警车紧追)
  仁邦•杰(通过扩音喇叭):前面的人停下,抱头蹲地。
  (嫌犯猛然回身,意图枪击警车。不料飞来一粒弹丸,击中了他的手腕,手枪掉落。警车至,仁邦•杰、林瑛下警车,将嫌犯制服)
  仁邦•杰:嫌犯的枪怎么会无缘无故脱手失落?
  林瑛:谁说不是呢?(半悦半怨内白:华子龙,你又多插一手。难道认为我们这些做警察的是吃闲饭的吗?什么事也干不成?)
  仁邦•杰:不对,枪好像是被什么打掉的。应该又是螳螂人暗中帮了咱们的忙,虽然我这次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林瑛:会吗?
  仁邦•杰:不会吗?他已经不止一次地帮助过咱们,N回了。确切说,应该是冲着你。(通过本句告诉观众,华子龙业已多次帮助过林瑛及仁邦•杰)为什么呢?教人想不明白。
  林瑛(颇有得意):他在追求我不成吗?
  仁邦•杰:那你愿意做他的女朋友吗?
  林瑛:这我得认真考虑一下。
  仁邦•杰:在东方市像是这样的正义英雄目前还找不出第二个,你可得抓紧。假如我是个女的,倒追,主动去约会他。
  63 夜 大丰都夜总会 内
  方弘广:亿军,拳击酒吧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李亿军:老板,照您的吩咐,已经开张大吉,正式运作。
  方弘广:很好。拳击酒吧做好了,再做拳击广场。多多选料,运用各种手段将这些的格斗精英一一拉入我“金象”。
  李亿军:是,老板远见。
  方弘广:离睡觉尚早,闲来有些烦闷,咱们不妨到那边瞧瞧去。
  李亿军:好的,这便备车。
  64 夜 暴龙拳击酒吧 内
  (酒吧内欢呼、喝彩、助威声如海啸。方弘广在李亿军、汪东亮、琳达•秀、丽娜•甘等人的陪同下来到)
  方弘广(放眼擂台上的搏击):嗯,很精彩。
  酒吧经理比利•洪(迎上,道李亿军):老板,您来了。身边这位是?(注,比利•红并不清楚方弘广的身份,更不清楚方弘广才是自己真正的后台老板)
  李亿军:一位挚友,姓叶,也是我大丰都夜总会的投资人、大股东之一。
  比利•洪(冲方弘广):哦,叶老板,失敬,失敬。
  李亿军(一指擂台):那个表相邋遢的人是谁?
  比利•洪:尚不晓得。听下面说,最早他对台上拳手的表演嗤之以鼻,口出不逊。故而激怒了拳手,喝他上台较量。小子还真不憷,登了台。别说,确实有根底,连续有多名拳手被他击倒不起或打下拳台。甚至于二对一,也不是他的对手。老板,小子怕是存心来此捣乱且又如此撒野,用不用……
  李亿军:别,千万别收拾他。我们便需要这样的高手。
  (又一名拳手被邋遢人摔出围绳,跌至拳台之下。已无拳手再敢登台应战。邋遢人拳擂围绳,咆哮声声)
  汪东亮:这小子也太过嚣张了。
  方弘广:怎么,“壁虎”,也想上台试试?可以去会会他。
  汪东亮:是,老板。
  (汪东亮登台,同邋遢人打到一起)
  李亿军:老板,请那边坐。
  方弘广:不必,站着看就行。哟,他俩旗鼓相当呀。
  李亿军:老板,邋遢人用的好像是螳螂拳。
  方弘广:螳螂拳?
  李亿军:他会不会是咱们的死敌,那个螳螂人?
  方弘广:不会。螳螂人正义自居,绝对不会随意滋事。再说,这邋遢人看着也不会是他。不过,邋遢人也一定会有些来头。叫他们停手,不要打下去了。请邋遢人来。
  (邋遢人来到方弘广面前)
  方弘广(抱拳拱手):高手贵姓?
  邋遢人:你这个人说话倒还客气。免贵,我姓赵,名叫赵伟。
  方弘广:赵伟。您哪方发财?
  赵伟:兄弟真会开玩笑,你看我像是发财的人吗?没什么正当职业,整天胡混呗。
  方弘广:那今后跟着我做事如何?
  赵伟:只要这个(举手,拇、食、中三指捻了捻,意寓钞票)能动了我的心,我便可以为你卖命。
  方弘广:不会少了你。
  65 夜 市区 外
  (螳螂人装扮的华子龙正蹲身一栋建筑之上。汪东亮壁虎游墙功攀上,突然向华子龙实施偷袭。华子龙反应神速,躲开)
  汪东亮:螳螂人,你让爷爷我寻找好苦。差点坏掉我一只眼睛,事情可没那么容易完得了。(攻上)
  (华子龙应敌。汪东亮且战且走,实施引诱)
  汪东亮:停。螳螂人,爷爷累了,改日再同你决斗。(飞身而去)
  华子龙:别走,我还没打够呢。(正要追赶,猛然听到侧向传来呼救声,住身)
  (河滨小道,就近极少建筑,一名披肩发女子一边奔跑,一边呼救。其身背后,一名男子追赶。华子龙出现,迅速将歹徒制服。注,小道有路灯,设置稀,且灯光微弱)
  (一个声音响起):好不错的身手。
  (华子龙循声观,出现另一人。注,乃赵伟)
  华子龙:你是什么人?
  (又一个声音响起):小螳螂,这是我为你找来的劲敌,相当不一般的对手。
  (方弘广说着,同丽娜•甘并几名保镖小树丛内走出,并且同之前遇险的女子站到一起。华子龙这才注意到,也认出所救女子曾经同自己交过手。注,琳达•秀。紧接,汪东亮也再次出现。华子龙意识到,自己上了人家的当了)
  华子龙:原来你们给我设下了一个圈套。
  方弘广:不错。今夜便看你这只小螳螂能否全身而退。
  华子龙:想走便能走得了。
  方弘广:我看未必。你的末日怕是到了。(吩咐)赵伟,接下看你的了,做掉他。
  (赵伟攻击华子龙,华子龙应战)
  华子龙(交手片时,内白):他所使用的路数招式怎么同我相像?(分身脱离,道赵伟)你怎么也会螳螂拳?
  赵伟:难道只你会吗?
  华子龙:你是打哪儿学的?从师于谁?
  赵伟:你哪那么多废话?还是受死吧。(进攻)
  华子龙(内白):瞧他模样,好像在哪里见过。算了,别想了。这是一名高手,我须百分百留心。
  (华子龙同赵伟拳搏良久,胜负未分)
  方弘广(有些着急):还没拿下来。丽娜,把剑给他(赵伟)。
  丽娜•甘:赵伟,接剑。(将一柄长剑抛掷出去)
  (赵伟接剑,拔剑出鞘,丢鞘在地。华子龙一见,不能吃亏,也打背后拔出长剑。双方斗剑)
  华子龙(内白):他的剑法也同我一般无二。可惜,如此上好的本事没用于正道。
  (华子龙见很难胜出,于是假装被对手剑中加偷脚的招数踢倒。赵伟抢上,双手举剑下劈。华子龙单手挥剑。赵伟无有预料,左手除拇指外另四指头与右手无名、小指被剑尖部位斩断。赵伟惨叫,长剑丢落。华子龙抬手,接住了落下的长剑。随即身起,剑刺赵伟。但还没有触及目标,长剑停住。华子龙未忍致赵伟死命)
  方弘广:这小螳螂真难斗,开枪打死他。
  (一班凶徒乱枪而射华子龙,华子龙闪避。赵伟被子弹误伤而倒地。华子龙跃入林丛不见)
  方弘广:该死,又让这个小螳螂跑掉了。
  (这时,传来警笛声)
  方弘广:我们走。
  赵伟(地上躺着):别走,救救我。
  汪东亮(道方弘广):老板,他(赵伟)……。
  方弘广:都已经变成个废人,还要他何用?便不要管了。
  汪东亮(看了看赵伟):唉!(多少有些同情)
  (一伙人丢下赵伟而离去。有两辆警车循枪声赶到事发地,下来警察将赵伟带走了。注,之后赵伟因为前时犯有案子,因此获刑入狱。续集还有出场,且作为大反派)
  66 日 某咖啡厅 外
  (华子龙与休班、便装的林瑛并肩走出咖啡厅,有说有笑,不知被恰巧开车经过的邝汉文看到)
  邝汉文(内白):华子龙?好小子,敢跟我争女朋友。待得机会,看我怎样收拾于你。
  67 夜 马路 外
  (林瑛与仁邦•杰正在处置警情,有一名男青年当街暴打自己的女朋友)
  林瑛(道男青年):不论对方是否有错,也不准使用暴力。如有下次,一定将你带到警察局去。
  男青年:是,是,不敢再犯下次。
  林瑛:还不向她道歉?
  男青年(转向自己的女友):莉丝,对不起。
  (林瑛与仁邦•杰正要回到警车,喝得醉醺醺的邝汉文驱车来到。邝汉文停住车,下车,走向林瑛)
  邝汉文:林瑛。
  林瑛(瞧是邝汉文,心生厌恶)(内白):真是晦气,又撞见了他。(道邝汉文):你有什么事?
  邝汉文:林瑛,我想同你好好谈谈,对你说说我满腹的一片真心话。
  林瑛(内白):我之所以离开条件优越的市局,便是为了摆脱你的纠缠。到现在,你还这么死皮赖脸,没羞没臊,几回了?(没有好气地回答邝汉文):我同你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再说,我也没有那闲工夫。你没瞧到我正在工作,正在执勤吗?
  邝汉文:占用不多点时间,也耽误不了什么。林瑛,我掏心窝子,我发自肺腑对你说,我是真的、真的非常喜欢你。我要同你处男女朋友。我更要你嫁给我。
  林瑛(怒):邝汉文,我早已经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你并不是我心目的白马王子,不是我理想中的另一半。咱们俩不适合,也更走不到一起。再者,我已经有心仪的人了,请你以后再不要继续纠缠,不要自讨憎恶好不好?
  邝汉文:没有真正处一处,何谈适不适合?
  仁邦•杰:邝警官,人家林警官已心有所属,有男朋友了,且正处热恋之中。你就别再惦记她了。您还是另觅红颜知己为好。我看着你俩也不太班配。
  邝汉文(照仁邦•杰胸口打了一拳):有你什么事,多什么鸟嘴?怎么我同林瑛便不班配了?
  林瑛(拦到仁邦•杰与邝汉文中间):邝汉文,你干什么?动什么手?
  邝汉文(不依不饶):是他小子欠揍,自找的。林瑛,我问你,你所心仪的人,你男朋友,华子龙吗?是不是?他早不干警察了。我打听过,他现在充其量不过一个开小门诊的小大夫,有什么好前途可言?又怎么比得了我?
  林瑛:不许你这样说人家、鄙夷人家。在我眼中,华子龙就是比你好、比你强,又怎么样?
  邝汉文:比我好,比我强?你说华子龙他比我好在哪里,强在哪里?他压根就不如我,哪点也不如我。你是我的,不是华子龙的,只有我才最最适合你。(来拉扯林瑛)
  (林瑛甩开邝汉文的手,继而来推。邝汉文还想纠缠,不料飞来一颗弹丸,打中了他的脖子)
  邝汉文:嗳哟。(拿手来抚痛)谁?谁袭击我?(四下目扫)
  (仁邦•杰一拉林瑛,两个飞快上到警车,开去)
  (车上)仁邦•杰(道林瑛):一定是神秘的螳螂人解了围,很在意你哟。
  68 夜 马路 外
  (邝汉文骂骂咧咧。这时,打一辆刚好停下的汽车上下来一个人,正是林瑛的父亲林文树。恰好路过,看到了之前的情景)
  林文树:邝汉文,我警告你,少来纠缠我的女儿,今后离她远点。
  邝汉文:原来是林副局长,这么巧碰到了您?正好,我有心里话要对您说。
  林文树:你要说些什么?
  邝汉文:话憋了不是三天两日,憋了有好久了,早就想张口来这。我要对您说的是,我想做你的女婿,我想娶林瑛,也就是您的女儿。
  林文树:呸,真不害臊,还想娶我的女儿。你配得上她吗?你又算什么东西?一个犯罪组织成员,一个奸细,一个世间败类。别忘记自己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邝汉文:嗳,林文树,不许这么看人、骂人。我怎么了?怎么就配不上你的女儿了?条件又哪里不好了?骂我算什么东西?你又算什么?好我哪儿去吗?说我是犯罪组织成员,我是奸细,你呢?当自己一身正气?你我没有什么区别,都是披着警察外衣,都是隐藏、潜伏在警局内的奸细,真实身份是为犯罪组织、犯罪分子秘密服务、做事的奸细。现在你名义上是警察,实则已经不过是“金象”的一条狗而已。
  林文树:你……。
  邝汉文:怕我说呀?那你便不要说别人呀!论起来,你还不如我呢。至少我没出卖同事、出卖朋友,没做这等见不得人、见不得光的丑事?华子蛟怎么死的?华海峰怎么死的?刨根问底,不都是你给害死的吗?你对得起他爷俩吗?还有脸说我?
  林文树:你住口。
  邝汉文:好,我住口,这些不说了。但,将来你这个岳父我是叫定了,你女儿林瑛我是娶定了。不然,绝无罢休。(摇摇晃晃上了自己的车)
  (林文树气得哆嗦,拔出腰间的手枪而冲邝汉文的脊背,真想要打死他。但,最终没有开这一枪)
  69 夜 马路 外
  邝汉文(驾驶汽车行驶间,拨打手机):老板,我是阿汶。
  (手机那端,方弘广):阿汶呀,什么事?
  邝汉文:林文树最近好像有些不听控制,该如何处置?
  (手机那端):需要适时敲打他一下,以令警醒,过两天我来安排。
  邝汉文:好的。
  (手机那端):多多留意他一些,当心其反水而对我“金象”不利。也小心你自己的处境,别让林文树最后把你卖了。
  邝汉文:这他应该不敢。卖了我,对他自己也没有好处。
  (手机那端):总之注意点为好,不是坏事。
  邝汉文:好的,老板,我会注意的。
  (手机那端):就这样吧。
  70 夜 霓虹娱乐KTV(位于西港区) 外
  邝汉文(门前停住车,再次拨打手机):卢比,我,邓广汶,你出来一下。我在门外。
  (邝汉文下车,点了一支香烟吸起。没有注意到,一条暗影打车顶而下,迅速由打开着的车窗进入到车内)
  卢比(KTV内走出):哎呀,汶哥,您可是有些日子没来了,都在忙啥呢?请到里面,乐上一乐。我最近调教出一拨雏儿,刚刚开始接客。她们个个细嫩、香艳又迷人,而且里面还有俩白种人,您可以挨个玩玩。
  邝汉文:不必了,我现在没那兴趣与闲心消遣,话这里说吧。你抽空替我办一件事情。
  卢比:汶哥,您请吩咐。
  邝汉文:知道洪利路有一家子龙正骨诊所吗?
  卢比:这个……不清楚。
  邝汉文:你可以去打听一下,是一个叫华子龙的人开的,他以前也做过警察。找时间,安排几个人弄他一回,整死为妙。但有一节,事情千万要做好了,别最后给自己戴上麻烦。
  卢比:汶哥,这事容易。我保管办得漂亮,您就瞧好吧。
  邝汉文:好了,我走了。
  卢比:汶哥,您走好,小弟不送。有空,您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