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小白角钢

角钢
分享不同类型角钢的相关知识
三好角钢-国内优秀角钢生产厂家与产品分享

【红色精神 传承百年】冰雪长津:钢铁意志与钢铁的较量灰烬、鲜血与钢铁 - 一名“虎”式指挥官的东线回忆

更新时间:2021-11-20 17:21:09点击:

【红色精神 传承百年】冰雪长津:钢铁意志与钢铁的较量灰烬、鲜血与钢铁 - 一名“虎”式指挥官的东线回忆(图1)

【红色精神 传承百年】冰雪长津:钢铁意志与钢铁的较量灰烬、鲜血与钢铁 - 一名“虎”式指挥官的东线回忆(图2)

【红色精神 传承百年】冰雪长津:钢铁意志与钢铁的较量灰烬、鲜血与钢铁 - 一名“虎”式指挥官的东线回忆(图3)

红色精神 传承百年

【红色精神 传承百年】冰雪长津:钢铁意志与钢铁的较量灰烬、鲜血与钢铁 - 一名“虎”式指挥官的东线回忆(图4)牛年大吉【红色精神 传承百年】冰雪长津:钢铁意志与钢铁的较量灰烬、鲜血与钢铁 - 一名“虎”式指挥官的东线回忆(图5)【红色精神 传承百年】冰雪长津:钢铁意志与钢铁的较量灰烬、鲜血与钢铁 - 一名“虎”式指挥官的东线回忆(图6)

我们是一个日更***,每日的傍晚18点推送文章,因此我希望大家在下班路上能够打开***阅读我们的文字,你们的支持是我们前进的动力,谢谢——raingun

【红色精神 传承百年】冰雪长津:钢铁意志与钢铁的较量灰烬、鲜血与钢铁 - 一名“虎”式指挥官的东线回忆(图7)
【红色精神 传承百年】冰雪长津:钢铁意志与钢铁的较量灰烬、鲜血与钢铁 - 一名“虎”式指挥官的东线回忆(图8)

作者夏逸凡已有多篇文章在本***转载,是一个非常有才的90后妹子。本篇配图的图注我进行了增补或替换,请注意

学党史|悟思想|办实事|开新局

前言

党史记录着我们党筚路蓝缕、奠基立业的发展轨迹,记录着共产党人不懈奋斗的艰辛历程和举世瞩目的伟大胜利,蕴含着深厚的精神滋养、丰富的理论知识和宝贵的发展经验,是涵养丰富、滋养深厚的“精神富矿”。

注:本文译自《Iron Cross》杂志第4期《EASTERN FRONT: A TIGER COMMANDER REMINISCES - Dust, Blood and Steel》。

有关“虎”式坦克作战效能的优劣争论一直是军迷间的热点话题。为了寻求解答,我们请教了一位曾参与过炼狱般的“堡垒”行动,并在行动期间指挥一个“虎”式排的“虎”式指挥官。

一、前言

环绕在“虎”式周身的光芒并没有随着时光的流逝而衰减,这一恶名远扬的二战德国重型坦克仍旧像76年前那样给人一种坚不可摧的强大印象。作为战场上的王者,“虎”式以它那传说般的“无敌”形象和无坚不摧的8.8 cm火炮而著称。在当代,“虎”式时常会成为被批评的对象:它吨位过重,造价过高,难以运输,技术方面的可靠性差。

在广袤的东线,以及西线的小规模战斗中,装备了“虎”式坦克的单位大多表现良好。然而,“虎”式的真实面貌往往隐藏在好与坏这两个极端之间,我们不妨听一听那些真正在战场上驾驭过这些巨大的战争机器的人所讲述的他们与“虎”式相处时的故事。

在建党一百周年来临之际,经纬纺机微信***特开设“学党史 向未来”和“红色精神 传承百年”专题栏目。带领广大党员在党史学习教育中感悟力量、凝聚力量,内化信仰之力、深化逐梦之力、强化斗争之力,在深学党史中强化远景与现实、航标与航向、真理与实践的聚合力,在学思践悟中传承央企红色基因,引领企业高质量发展,为建设世界一流纺机企业贡献力量!

2003年,担任《铁十字(Iron Cross)》杂志历史顾问编辑的罗宾·舍费尔(Robin Schäfer)采访了曾驾驶过“虎”式的二战德国老兵理查德·冯·罗森男爵(Richard Freiherr von Rosen)。“巴巴罗萨”行动期间,冯·罗森(生于1922年6月28日)服役于第35装甲团,当时他是III号坦克的炮手;1942年,冯·罗森作为“虎”式坦克车长加入了第502重装甲营第2连;“堡垒”行动期间,冯·罗森隶属于第503重装甲营第3连,担任一个“虎”式装甲排的排长。

【红色精神 传承百年】冰雪长津:钢铁意志与钢铁的较量灰烬、鲜血与钢铁 - 一名“虎”式指挥官的东线回忆(图9)

历经东西两线的战斗,战争结束时,冯·罗森的军衔为中尉,担任连长职务。他所获得勋章有二级与一级铁十字勋章,银质坦克突击勋章,金质战伤勋章和金质德意志十字勋章。战后,冯·罗森在新成立的联邦德国国防军与德国国防部继续着他的军事生涯。在此期间,他荣获法国荣誉军团勋章(French Legion d’honneur)。

【译者注:1944年11月1日,冯·罗森晋升至中尉,担任第503重装甲营第3连连长。1945年2月28日,获得金质德意志十字勋章。1982年9月30日,以少将军衔正式退役。2015年10月26日,在上巴伐利亚的克罗伊特(Kreuth)逝世。】

【红色精神 传承百年】冰雪长津:钢铁意志与钢铁的较量灰烬、鲜血与钢铁 - 一名“虎”式指挥官的东线回忆(图10)摄于1944年秋季,冯·罗森中尉,时任第503重装甲营第3连连长。

此外,冯·罗森还因为一则摄于1944 年的二战德军***宣传片而出名,在片中,位于“虎”II坦克指挥塔上的冯·罗森正在检阅列队整齐的“虎”II坦克。

冰雪长津:钢铁意志与钢铁的较量
【红色精神 传承百年】冰雪长津:钢铁意志与钢铁的较量灰烬、鲜血与钢铁 - 一名“虎”式指挥官的东线回忆(图11)

抗美援朝战争第二次战役,志愿军第9兵团在长津湖地区进行的作战,是一场力量悬殊的非对称作战,是一场叫花子与龙王爷比宝的战役,其艰苦程度不亚于长征。在极其艰难条件下,第9兵团靠钢铁意志,达成作战目的,战胜了钢铁装备的强敌。


【红色精神 传承百年】冰雪长津:钢铁意志与钢铁的较量灰烬、鲜血与钢铁 - 一名“虎”式指挥官的东线回忆(图12)

著名的第503重装甲营第3连,位于镜头前方这辆“虎”II坦克指挥塔上的冯·罗森正在检阅列队整齐的“虎”II坦克。(raingun:这次彰显纳粹实力的宣传视频和随后的照中,德国官方用那时的PS技术抹去了虎王坦克的编号,实际上,罗森使用的就是3连连长座车300号虎王检阅的,因此我将原文配的被抹去编号的照片进行了替换)二、访谈正文

问:冯·罗森先生,您与第503重装甲营一起参与了“堡垒”行动,只不过作战的时间相当地短暂。您能谈谈您在这次作战中的个人经历吗?

以钢铁执行力火速入朝。1950年10月23日,中央军委电令第9兵团:宋(时轮)兵团须从速进行政治动员和军事训练,并准备先开一个军去东北。此时的第9兵团正在山东原地整训。24日,毛泽东、周恩来面见宋时轮。毛泽东说:长津湖地区位于西线志愿军侧后,要在这里划一条线,绝不能让“联合国军”跨过这条线。

这对于第9兵团来说,存在诸多困难:一是短时间内需要做好官兵与“武装到牙齿”的美军作战的思想动员工作;二是第9兵团过去一年进行的是渡海登陆作战训练,加上调走大批干部和骨干,部队新提干部多;三是武器装备需要重新调整,赶制御寒衣服问题迫在眉睫。

答:一开始,我的“虎”式排被加强给第7装甲师下辖的第7装甲掷弹团。掷弹兵们接到的任务是渡过顿涅茨河(Donetz)并在对侧的河岸建立一个桥头堡。由于我所指挥的“虎”式需要支援掷弹兵的作战,因此我们也得与掷弹兵们一起渡河。

这片河段上并没有可用的完整的桥梁,这意味着我们需要找个合适的地点去完成这项挑战。我们想到了一个解决方案来让我们那重达58吨的“虎”式能够成功渡河,这一计划得到了第58工兵营的协助。当时的时间是6月初,我们的故事就是在那时拉开了序幕。

宋时轮没讲任何困难,决定立即结束整训,迅速行动,命令部队边走边传达边动员,开展思想政治工作。在没有寒衣、几乎没有后勤保障的情况下,第9兵团全体指战员不讲任何条件,不提任何要求,以钢铁执行力直接向朝鲜开拔。时任东北军区副司令员的贺晋年回忆说:时轮同志十分爽直,向我谈了由于行动匆忙,准备不足,部队冬衣严重缺乏的情况。我立即下令将军区仓库中存放的原日军大衣、棉鞋悉数调给第9兵团使用。但由于这批物资数量有限,不能完全满足兵团的需要。这些来自江南水乡的战士们连雪都是第一次看到。他们冒着零下40摄氏度的严寒隐蔽进入朝鲜东部的盖马高原,装备落后、衣着单薄的第9兵团就是在这样严酷的自然条件下和美军作战的。

【红色精神 传承百年】冰雪长津:钢铁意志与钢铁的较量灰烬、鲜血与钢铁 - 一名“虎”式指挥官的东线回忆(图13)行军间歇的第503重装甲营第3连的成员们终于得以从嘈杂且狭小、令人不适的坦克中解放出来。(raingun:这张照片属于配图失误,可以清晰的看到近处虎式上编号的首数字是2,实际上,这张照片摄于1944年夏,突出法莱斯包围圈后,抵达塞纳河彼岸的第503重装甲营的224号以及营部的II号,503重装甲营营部以罗马数字I,II,III进行编号。且诺曼底战役期间,首先换装虎王的是1连,2连和3连使用虎式,“古德伍德”行动后,3连也换装了虎王坦克)

夜里,我们沿着河岸展开了一次侦察巡逻,想找个适合渡河的好地方。当时,周围的一切出奇的安静。在我们呆着的这一侧河岸,几乎没有任何德军士兵的身影,而对侧那片被苏军所占据的河岸,也是同样地毫无动静。我们最终选了个被高大的灌木丛所覆盖的区域来作为渡河点,然而问题在于那地方的河岸十分陡峭,距离水面有大约1米至1.5米的落差。为了确定深度,我们不得不亲自下河测量水深。即便工兵兄弟们早已在这一带呆了很长一段时间,我还是没法彻底相信他们的话,为了检验水深,我脱下制服,涉入河中。这条河的深度确实在1.5米左右,对于“虎”式而言不成问题。然而,到了对侧河岸时,麻烦出现了 —— 对侧的河岸同样也很陡峭,与水面的落差约为2.5米。“虎”式根本不可能翻越这道障碍爬上岸,但工兵营营长告诉我们这不算啥难题,一旦我们穿越河流来到对岸,他的人马上就能用炸药给我们炸出一条路。随后,我们返回了哈尔科夫。

以钢铁纪律在美空中战役下隐蔽接敌。毛泽东11月5日电示彭德怀:第9兵团全力担任东线作战,以诱敌深入寻机各个歼敌为方针,以扭转东线战局。6日,彭德怀致电宋时轮、陶勇:东线战场(小白山以东)宋兵团应诱敌深入至旧津里、长津线,以消灭美陆战第1师两个团为目的。宋时轮当即令第20军直开辑安(今集安)入朝作战。陶勇领导的后方指挥所,在沈阳火车站直接向路过的列车下达开进命令;宋时轮带前进指挥所,在辑安组织、协调、指挥全兵团各部队过江。

宋时轮分析认为当时最重要的是隐蔽企图,出敌不意发起攻击,给东线美军迎头一击。11月7日,宋时轮指挥第9兵团开始隐蔽入朝。长长的队伍悄无声息地在夜幕中前进,刺骨的寒风穿透了将士们单薄的军衣,他们第一次深刻领略到西伯利亚寒流带来的体感。

为实现两个星期内完成最后攻势,让美军官兵回家过圣诞节,美空军于11月8日开始发动为期两周的空中战役,以最大的力量摧毁在中朝边界朝鲜这一端的全部国际桥梁。其间,美空军平均每天出动各种飞机达1000余架次,共投弹41127吨、运输物资54430吨、输送兵力77495人,发射火箭弹9585枚、炸毁汽车7361辆。

第9兵团运输汽车被炸得只剩几辆,辎重装备无法运送,所有重型火炮被迫留在原地。部队轻装携轻便伴随火炮徒步机动,人不留步,马不停蹄,向长津湖地区快速前进。第20军、第27军及兵团部近8万人,在一周内全部进入预定歼敌的长津湖东西地区。官兵连续几天吃不上饭,加上天寒地冻,只能在雪地里露营,给坚守中的潜伏部队造成极大伤害,许多官兵被冻死、冻伤。第9兵团秘密集结的战役行动,对手丝毫没有发现,后来被美国舆论界叹为当代战争史上的奇迹之一。

钢铁意志终胜钢铁武装的强敌。11月27日晚,长津湖地区普降大雪,气温降到零下30摄氏度。第9兵团将美陆战第1师大部和美第7师1个多团分割包围在长津湖地区,随即展开猛烈攻击。第一天晚上的战斗就打成胶着状态,被围之敌受到重大打击,但第9兵团攻击部队也伤亡很大,其中两个师冻伤减员达到全部减员数的1/3。

我们最终收到了作战行动将于7月5日开始的正式通告。那时候,我们已在别尔哥罗德以南做好了战斗准备。这个日期并没有出乎我们的预料,而那些驻守在哈尔科夫的的苏军至少在3周前就已得知这个信息,我们反倒是从他们那儿提前获知了此事。对于苏军而言,我们的所有计划都太过于明显,这些计划也都在作战行动终于发起之际付诸实施。

11月29日,美陆战第1师在飞机坦克配合下,向下碣隅里东南的1071.1高地发起进攻。1071.1高地处在新兴里、柳潭里和下碣隅里“Y”字形三岔交点,据守高地的是第20军58师172团3连连长杨根思率领的3排。上午10时,美陆战第1师发起8次冲击后,3排只剩2名伤员,所有弹药全部打光。杨根思抱起仅有的一个炸药包,冲入敌群与敌人同归于尽,用生命守住了阵地。

根据战场情况,第9兵团作出新的作战部署:首先集中绝对优势兵力歼灭新兴里之敌,后再转移兵力逐个歼灭柳潭里、下碣隅里之敌。11月30日,新兴里战斗打响,战至12月1日拂晓,4个步兵团先后突破美军前沿阵地,将敌压缩在新兴里村内狭小地域。美第31团级战斗队伤亡惨重,指挥官费思上校率领余部于1日13时开始向南突围,当即遭到志愿军第241团的阻击。志愿军第27军242团和第80师各团从美军侧、正面和后尾猛烈冲击,将美第31团级战斗队全歼在新兴里、新岱里地区,创造了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以劣势装备全歼现代化装备美军1个加强团的模范战例。

【红色精神 传承百年】冰雪长津:钢铁意志与钢铁的较量灰烬、鲜血与钢铁 - 一名“虎”式指挥官的东线回忆(图14)摄于“堡垒”行动期间的作战间歇,第503重装甲营第3连的士兵们正在为“虎”式补充弹药。(raingun:库尔斯克战场上著名的123号,拥有一系列照片,所以它仍然不是3连的坦克)

进攻开始前,我军使用火炮炮击和“斯图卡”空袭对苏军阵地进行了长达40分钟的轰击,随后,在工兵的支援下,第6、第7装甲掷弹团的装甲掷弹兵们乘坐突击小艇强渡顿涅茨河。我们的“虎”式此时停在战场的一隅,保持着引擎的运转。清晰无比的交战声、轰鸣声与小口径火炮的开火声从不远处的战场传来,每个人的内心都十分紧张,我们甚至还能望见远处袅袅升起的烟柱。随后,两枚绿色的曳光信号弹冲天而起,这是让我们推进的信号。4辆在苏军眼皮子底下的开阔地上并驾齐驱的“虎”式是如此地引人瞩目,没过多久,就开始有迫击炮炮弹在我们附近炸开。

12月7日,第26军向下碣隅里之美陆战第1师残部发起攻击,第20军依托已占阵地对南撤之敌层层阻击。14时半,下碣隅里之敌在飞机掩护下,突破志愿军阵地,逃至古土里地区。9日,美陆战第1师在古土里以南隘路阵地上看到令人震惊的一幕:一排排志愿军战士俯卧在零下40摄氏度的阵地上,手握钢枪、手榴弹,保持着整齐的战斗队形和战斗姿态,居然没有开火。几个胆大的美军爬上志愿军阵地,才发现整个连队已被冻成了冰雕。“冰雕连”成为一座精神丰碑,被永远镌刻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史册上!

水门桥是美陆战第1师撤退的必经之路,该桥一旦被炸,美军的重型装备就无法通过。志愿军两次将该桥炸断,很快又被美军修复。第三次炸桥时,第27军组成两个连队的“敢死队”,人人背负炸药,用血肉之躯把该桥连同基座全部炸毁。

工兵们已经在河对岸成功炸出一条上岸通道,但我们并不知道他们同时还让河岸周边的土壤变得疏松无比。直到我们试图离开河流爬上对岸时,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被坦克所带动的水流冲进这些松软的泥土,一片可怕的人工沼泽就这样在“虎”式的履带下形成了。由于缺乏抓地力,我的坦克无法登岸,几近侧翻。此时,苏军的迫击炮组也完成了校准,将我们的“虎”式划入射程之中,迫击炮弹的落点离我们越来越近,不断逼近的爆炸声令人感到十分难受。我的“虎”式深陷泥泞,无法行动,因此,324号“虎”式的车长魏格尔中士(Feldwebel Weigel)不得不想办法把我的“虎”式从泥潭里解救出来。这真是一次非常令人不快的经历,这意味着得有人离开坦克,冒着苏军的炮火,站在齐胸深的水中,用牵引缆索将我的“虎”式和324号连接起来。

美陆战第1师是美军的王牌部队,在长津湖之战中该师却经历了历史上最惨痛的一次失败,美国人把长津湖之战称作“陆战队历史上最为艰辛的磨难”。美经此一战,发出了“如果这样的士兵掌握和我们同样的技术装备将会怎么样”的世纪之慨!

【译者注:根据冯·罗森的个人回忆录《Panzer Ace The Memoirs of an Iron Cross Panzer Commander from Barbarossa to Normandy》,当时是魏格尔的炮手耶克尔下士(Unteroffizier Jäckel)承担了连接两辆“虎”式的艰巨任务。】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我们终于成功将坦克从泥坑里抢救出来,随后我们收到消息 —— 工兵已经着手在我们最初的涉水点附近搭建一座可承重60吨的浮桥,预计需要5到6个小时才能完成这项工程:在此期间,那些已登上对岸的装甲掷弹兵们只能在没有坦克支援的情况下与苏军作战。没过多久,我们就看到有突击小艇载着第一批伤员从对岸返回。在架桥期间,苏军绵延不绝的迫击炮火也给工兵造成了一些人员伤亡。总而言之,当时的情况很不理想。

【红色精神 传承百年】冰雪长津:钢铁意志与钢铁的较量灰烬、鲜血与钢铁 - 一名“虎”式指挥官的东线回忆(图15)

【红色精神 传承百年】冰雪长津:钢铁意志与钢铁的较量灰烬、鲜血与钢铁 - 一名“虎”式指挥官的东线回忆(图16)

【红色精神 传承百年】冰雪长津:钢铁意志与钢铁的较量灰烬、鲜血与钢铁 - 一名“虎”式指挥官的东线回忆(图17)

【红色精神 传承百年】冰雪长津:钢铁意志与钢铁的较量灰烬、鲜血与钢铁 - 一名“虎”式指挥官的东线回忆(图18)

【红色精神 传承百年】冰雪长津:钢铁意志与钢铁的较量灰烬、鲜血与钢铁 - 一名“虎”式指挥官的东线回忆(图19)

【红色精神 传承百年】冰雪长津:钢铁意志与钢铁的较量灰烬、鲜血与钢铁 - 一名“虎”式指挥官的东线回忆(图20)在潮湿的天气中,装甲兵们时常需要面对“虎”式深陷泥泥泞、动弹不得的难题,他们经常会使用另一辆“虎”式来抢救抛锚车辆,需要注意,《虎式手册》并不建议装甲兵们使用这种简单粗暴的解决方法。(raingun:这张很著名的照片是332号卡泥坑里了,随后321号(中间)以及331号(最远)赶过来,将332号(近处)给拖了出来,照片摄于“堡垒”行动前夕)【红色精神 传承百年】冰雪长津:钢铁意志与钢铁的较量灰烬、鲜血与钢铁 - 一名“虎”式指挥官的东线回忆(图21)陷入泥泞的“虎”式。一名第503重装甲营第3连的士兵正在清理该连这辆重达58吨的“虎”式下方的淤泥。(由RJM上色)(raingun:关于这个时期503营的虎式坦克颜色终归是有一些争议,不同人上色也不一样,所以彩色着色图还是仅能作为参考,不能当做实际颜色)

大约6个小时后,我所指挥的4辆“虎”终于通过工兵架设完成的桥梁来到顿涅茨河对岸,穿越装甲掷弹兵们在上午所奋战的战场,我们终于找到了位于拉祖姆诺耶(Razumnoye),建立在一条铁路线附近的第7装甲掷弹团指挥部。在那里,所有的“虎”式车长听取了战况简报,随后马上投入到新的作战中。

关注经纬纺机

【红色精神 传承百年】冰雪长津:钢铁意志与钢铁的较量灰烬、鲜血与钢铁 - 一名“虎”式指挥官的东线回忆(图22)摄于“堡垒”行动期间,处于停车休整间歇的第503重装甲营第3连的“虎”式坦克。照片最前方这辆“虎”式后部的弹痕似乎由轻武器或是迫击炮弹片所造成的。(raingun:近处的这辆是3连的331号)

【红色精神 传承百年】冰雪长津:钢铁意志与钢铁的较量灰烬、鲜血与钢铁 - 一名“虎”式指挥官的东线回忆(图23)

了解更多摄于东线,停靠在交叉路口上的威风凛凛的“虎”式。这辆“虎”式的车身侧面携带着许多捆有助于“虎”式通过泥泞地形的粗木枝。(raingun: 原配图较小,我替换成ebay上的原照扫描图,这是第507重装甲营营部的C号指挥虎)

问:您能描述一下“堡垒”行动第一天的作战情况吗?您的部队是否遭遇了苏军顽强的抵抗?您如何评价那段时期的苏军士兵的作战素养?

答:在行动的第一天,我们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支援步兵的作战。当时,我们并没有遭遇苏军的坦克,因此我们在战斗中只使用了高爆弹。最初的几天,我们与苏军爆发了十分激烈的战斗。当时的作战地形并不理想,遍布着许多草丛与茂密的灌木丛,我们时常会遭遇精心布置在沼泽地或其他不利地形上的苏军防御阵地。苏军用木头和泥土搭建的掩体往往会与周围的自然景观融为一体,这些防御阵地隐蔽极佳,一眼望去,我们根本无法立即将这些阵地辨识出来。此外,还有那些伪装良好的反坦克炮与机枪阵地,也同样很难让人在一开始就注意到它们的存在。那时候,我们所遭遇的苏军,其战斗素养已远胜于我们在苏德战争初期遇到的那些苏军。尽管在领导层面上仍有不足之处,但此时的苏军装备精良——苏军步兵的装备水平往往要比我们的掷弹兵好得多,而且,绝大多数苏军都拥有极其英勇无畏的战斗精神。我可以给你举一个例子。

“堡垒”行动第二天,我们的战斗目标是攻占坐落在陡峭高原上的克鲁托伊 洛格(Krutoy Log)小镇。当时,我们被加强给第25装甲团,作为进攻的矛头,我们的“虎”式以战斗队形冲锋在前。一路上,我们并没有遭遇苏军的抵抗,推进十分顺利。然而,我们仍需通过一大片距离我们约有2500米至3000米的广阔林地。这样的区域往往蕴藏着危险,我下令让“虎”式停下脚步,随后打开指挥塔舱门,打算用望远镜先观察一下前方这片林区。这时候,我突然听到左侧传来声响,当我转过头时,我才意识到我的“虎”式居然恰到好处地停在一个散兵坑旁,而散兵坑中,一名苏军士兵此时正抬着头,一脸困惑地望着我。我招手示意,想让他站起来自己走到后面去。但他无动于衷,仍旧毫无畏惧地紧盯着我。为了强调我的命令,我拔出手枪,再次重复了自己的手势,但这同样没有起到任何效果,于是我朝他躺着的地方附近开了一枪,但这名苏军仍旧没有表现出分毫的畏缩。为了让他有所动静,我拔掉一枚卵形手榴弹的引信,将手榴弹扔进他的散兵坑,然而这名苏军士兵的反应如闪电般迅捷,他飞快地捡起这枚手榴弹,扔向我们的“虎”式。我不得不立即缩回安全的炮塔,直到这发手榴弹最终在“虎”式的右侧无害地爆炸。我必须承认自己被这名苏军士兵所表现出来的英勇无畏击败了,我只能让我的“虎”式继续往前推进50米,将这名苏军士兵交给我们的掷弹兵去处理。

上一篇 : 掌握这15条诀窍,保你钢铁猎手模式把把“吃鸡”!【送福利】还没吃到鸡?那是你加点不对!钢铁猎手战车升级路线大揭秘! 下一篇 : 《钢铁雄心4》入门需知钢铁雄心4 宽度战力分析 20宽与40宽战斗力数据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