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小白角钢

角钢
分享不同类型角钢的相关知识
三好角钢-国内优秀角钢生产厂家与产品分享

中钢协骆铁军:“十四五”钢铁业要重点关注碳达峰等四个问题6000万吨级“西北联钢”:“价格同盟”还是“合并前奏”?

更新时间:2021-11-22 00:01:12点击:

撰文 | 李娜

澎湃***记者 贺梨萍

“展望2021年,是建党100周年,又是‘十四五’开局之年,钢铁行业发展既面临机遇又充满挑战。”12月19日,中钢协副会长骆铁军在上海召开的2021中国钢铁市场展望暨我的钢铁年会上指出,高成本将严重压缩钢铁企业利润,明年钢铁行业要维持今年效益水平有较大难度。

编辑 | 简佳

“基金抱团”之时,没想到钢厂也在抱团。

新年初,正当“亿吨宝武”合并山钢集团的传闻尚未落地之时,1月28日,陕钢集团等六家陕西及山西重点钢铁企业于空港新城成立了“西北联合钢铁有限公司”,上述主体的产能总数将超6000万吨,这也意味着将成为国内“第二大钢铁巨舰”。

这会是下一个“宝武钢铁”吗?

6000万吨级“西北联钢”:“价格同盟”还是“合并前奏”?

▲图:西北联钢签约仪式

骆铁军在讲话中还强调, “十四五”期间,钢铁行业要重点关注四方面的问题。

一是要理性认识今年的钢铁需求和未来产能规模。骆铁军认为,今年钢铁生产及消费是“非常态”。今年钢铁产量的高增长完全是需求拉动的结果,当前的钢铁产能不存在过剩问题。但5-10年看我国到底需要多大钢铁规模,这不仅一直是国内钢铁行业普遍关注的问题,也是国外同行关注的问题。

他提到,今年的“非常态”得益于国家应对经济下行采取的特殊刺激政策,疫情影响逐渐消除后,刺激政策将逐步回归正轨,钢铁需求还是会回归原有发展规律,将会呈现有升有降的运行走势。因此,不应将“非常态”生产及消费作为测算未来钢铁需求规模、生产规模的主导性依据。

此外,钢铁规模越来越面临环境和生态约束,我国的环境已难以承受钢铁产量继续大幅增长。国际环境也不允许中国大量出口来消化钢产量。

西北联钢是谁?

起底本土“超级新秀”:西北联钢注册资本10亿元,经营范围包括金属材料销售、金属矿石销售、金属制品研发、水泥制品制造销售等。从这个范围其实已经可以猜出:这不是一个“生产型钢铁联合体”。

二是要破解铁矿石价格高企难题。骆铁军提到,进口铁矿石长期处于高价是钢铁企业诉求最多、行业关切最多和社会舆论关注最多的问题之一,是影响钢铁行业高质量发展和产业链供应稳定的核心因素之一。

我们先看看基础信息:

1:6家钢企发起组建:其中陕西方出资的是陕西钢铁集团,位列最大股东占比30%。山西方由山西建龙实业有限公司(由控股股东北京建龙重工有限公司出资占比23%)、山西晋南钢铁集团出资占比13%、山西晋城钢铁控股集团占比13%、山西高义钢铁有限公司占比11%、山西建邦集团占比10%。两地国企+民企共计6家单位发起组建,包含9家钢铁生产企业。

6000万吨级“西北联钢”:“价格同盟”还是“合并前奏”?

2:董事会人员确立:目前可以得知,陕钢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杨海峰当选西北联钢公司董事长,山西建龙常务副总经理张宝东当选副董事长,同时聘任晋南钢铁集团总裁张天福为总经理。龙头之间强化“联盟”之意味。

12月18日,铁矿石普氏指数达到164.15美元/吨,比年初上涨70.95美元/吨,涨幅76%,创近9年来新高。自11月初以来最近1个多月上涨了45.1美元/吨,占全年涨幅的63.6%。特别是12月份以来的14个交易日上涨了31.1美元/吨,占全年涨幅的43.8%。

这6家企业中,陕钢集团我们最为熟悉,2009年成立的大型钢铁企业,股权穿透背后站的是陕煤化和陕有色。陕钢2011年12月重组加入陕煤集团,2019年实现钢产量1245万吨,总资产416亿元,一跃成为世界钢铁业第33位,中国第16位。

他提到,上涨速度之快、幅度之大,已偏离供需基本面,大幅超出钢厂预期,资本炒作迹象明显。必须从增加铁素供给、建立新的定价机制、完善期货市场规则和进一步加强监管等方面综合施策、标本兼治,加快解决铁矿石相关问题,构建我国铁矿石资源战略安全支撑体系。

三是要促进我国钢铁产业集中度提升。长期以来,我国钢铁行业存在结构分散、产业集中度低的问题,2015年后,我国钢铁行业CR10始终徘徊在35%左右。这导致钢铁行业在上下游议价、化解过剩产能、市场有序竞争、行业平稳运行、产业布局调整、技术创新等方面,既缺乏掌控能力,又缺乏自律能力,严重制约钢铁行业健康发展。

骆铁军表示,首先,兼并重组既要为企业提高话语权,更要为行业为国家提升产业链安全提供支撑,要把企业利益与行业利益有机结合起来,即为企业谋利,更要为行业谋利,延伸解读就是为国家谋利。其次,要推动更多钢铁企业进行重组。未来仍需政府、企业共同努力,推动和鼓励更多大型钢铁企业牵头实施重组,处理好集中和市场的关系,形成不同区域有影响力的钢铁企业集团,最终完成国家产业政策设定的钢铁行业兼并重组目标。

山西的5家钢企均为当地的行业龙头,并且在2020山西民营企业100强排行榜中几乎“霸榜”。

四是做好“碳达峰”准备,努力推进“碳中和”。钢铁行业是能源消耗高密集型行业,碳排放量占全国碳排放总量的15%左右,是落实碳减排目标的重要责任主体。骆铁军指出,在2030年“碳达峰”和2060年“碳中和”的目标约束下,钢铁行业将面临绕不开的挑战,必须从现在开始付诸行动。

6000万吨级“西北联钢”:“价格同盟”还是“合并前奏”?

1:山西建龙:由建龙集团对原海鑫集团实施重组后的新公司,具备年产560万吨铁、600万吨钢、300万吨热轧卷板、260万吨精品建材、160万吨优特带钢的生产能力。2020年实现营收528.3亿元,位列山西民企第1名。

他认为,目前,我国钢铁企业降低碳排放总的方向和欧洲是一致的,即“直接碳避免”和“碳使用”,与国外在降碳上的努力处在相同的起点上,只有行业形成统一共识,形成压力,推进速度才能加快。

2:晋南钢铁:由山西立恒钢铁集团与山西星原集团于2017年11月重组成立。具备500万吨铁、700万吨钢、700万吨材生产能力。2020营收实现335.7亿元,位列山西民企第2位。

3:晋城钢铁:成立于2002年,年产500万吨铁、钢、材。2020年营收228.9亿元,位列山西民企第5位。

4:高义钢铁:创建于1997年,年产生铁400万吨、钢坯450万吨、高速线材300万吨、带钢160万吨。2020年营收134.3亿元,位列山西民企第11位。

5:建邦集团:成立于1988年的老牌企业,年产100万吨“JB”牌优质铸造球墨生铁、240万吨生铁、260万吨钢(理论产能300万吨)。2020年通过277.1亿元的营收排在山西民企第4位。

责任编辑:李跃群

6000万吨级“西北联钢”:“价格同盟”还是“合并前奏”?

这个阵容可以说几乎集结了秦晋两省最优质的钢企以及超大规模的钢铁产能,总和将超6000万吨。

校对:刘威

据了解,目前企业业务还没有具体开展,至于签约当天,杨海峰与空港新城党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杨博分别代表双方签订了《西北联钢贸易中心项目投资协议》,请注意“贸易”一词,这同样指向了西北联钢目前业务发展的主要方向。

西北联钢做什么?

从杨海峰的讲话中进一步得知:“西北联合钢铁公司的成立,是西部钢铁企业推进钢铁行业落实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政策,为国家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提供中高端钢铁产品的历史使命。”

“西北联合钢铁将在坚持创新驱动、绿色低碳和错位发展的同时,积极推进产品结构优化升级、加快转型发展,实现区域钢铁产能弹性释放、供需保持动态平衡,实现西部钢企的长期良性生存发展,从而推动西部钢铁行业高质量发展。”

有效信息比较有限,不过从杨对于西北联钢的定位中,金融棒棒糖猜测,受制于产业政策与区域产业定位,落在空港新城的西北联钢将成为一个“钢贸+钢后+研发”的平台。

1:钢贸市场:山西此前就有过此类操作,其重点钢企立恒钢铁曾在2014年联合建邦集团旗下的6家晋南钢企,发起成立了晋南钢铁贸易有限公司,意图通过统一采购、销售、物流和低利息成本融资运作经营,解决单一采购和无序竞争现象。

6000万吨级“西北联钢”:“价格同盟”还是“合并前奏”?

其实钢贸的作用很大,解决了生产和消费的不对称,本身是个刚需行业,尤其是在双循环驱动经济增长格局下,利好钢贸需求。结合西部大开发的重要位置,以及西北地区钢贸市场“待垦”的状态,在全国的作用只会愈发变得重要。

2:钢后产业:实现西部钢企的长期良性生存发展和产品结构优化升级,逃不脱衍生和延伸的“钢后”产业。比如我们在《韩城:2020“大炼钢铁”》一文中,就关注到其在天津的招商中就突出的钢后市场,并招引落地了杭萧钢构年产100万平方米钢结构一期项目、天津友发300万吨钢管、上若泰基120万吨优特棒材和300万吨冷轧带钢等。

3:技术研发:有一项数据很不妙,在全球高端特殊钢材的市场占有率上,日本占了全球市场的33%,中国却只有1.8%,目前我国高端钢铁依旧依赖于进口。所以,一旦钢铁行业从过去依靠投资驱动发展为主的规模扩张阶段,进入到以兼并重组为主的优化升级阶段,技术研发创新是其中关键的突破点。

6000万吨级“西北联钢”:“价格同盟”还是“合并前奏”?

▲图:陕钢创新研究院

陕钢在西北联钢前已经有所行动,2019年组建了产业创新研究院有限公司,统一归集科技研发资金,投入产品技术研发。在金融棒棒糖看来,西北联钢的成立,或在未来于物流体系、产业链数据库、供应链金融等方面带来新的技术变化。

此外,金融机构已经入局,中国农业银行西安分行同日签订了《西北联钢与中国农业银行西安分行金融战略合作协议》,表示未来将在信贷结算、数字化销售平台建设等方面助力西北联钢。

产能整合仍存预期?

基本上“西北联钢”被认为是“非重组式联盟”,但事实上,钢铁行业集中兼并、重组的潮涌一直没停过,甚至是一年比一年来的更汹涌。

这一切要从一纸政策说起,2016年我国下发《关于推进钢铁产业兼并重组处置僵尸企业的指导意见》,指出钢铁业去产能、结构优化调整的方案。明确到2025年,中国钢铁产业60%-70%的产量将集中在10家左右的大集团内,其中包括8000万吨级的钢铁集团3家—4家、4000万吨级的钢铁集团6家—8家。

在《意见》下,“去产能”运动成为钢铁行业“重头戏”,各方都在努力的做着“加减法”。

1:政府端,以优化整合为主。如河南安阳市政府发布《精品钢及深加工等四大千亿级产业的实施意见》提出2020年,钢铁企业数量由11家整合为4家;江苏徐州市《2020年五大行业整合整治工作方案》提出,全市18家钢铁企业,优化整合形成2家大型钢铁联合企业。河北邯郸市人民政府发布《邯郸市精品钢材产业发展规划(2019-2025年)》到2020年,将邯郸市钢铁企业数量由17家整合为8家左右等。

6000万吨级“西北联钢”:“价格同盟”还是“合并前奏”?

▲图:宝钢武钢合并重组

2:企业端,以合并扩产为主。2016年宝钢武钢合并重组中国“宝武钢铁”震惊全球之后,截至目前为止宝武已经“狂吸”6家钢企,2019年9月,宝武完成收购安徽地方国企马钢(集团)控股有限公司;2020年8月,兼并太原钢铁(集团)有限公司;9月,合并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11月,收购新兴铸管(新疆)、新疆伊犁钢铁;2021年2月,收购昆明钢铁控股有限公司90%股权;与此同时传出将兼并山钢集团,其总产能有望增至1.45亿吨。

而在2020年全年,行业兼并重组更是“提枪跨马”向前行,高达数十起。除了宝武以外,比如还有民企敬业集团收购广东泰都钢铁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英国钢铁公司、云南永昌钢铁;柳钢股份收购广西钢铁集团等。

6000万吨级“西北联钢”:“价格同盟”还是“合并前奏”?

按照计划来看,钢铁行业的集中趋势在未来几年仍然是发力点,产业融合度将进一步提升。而金融工具的应用也正成为一个主要手段,市场化的基金主导逐渐成为钢铁行业整合的重要方式,我们能查询到的“钢铁重整基金”规模也都不小。

例如:四源合钢铁产业结构调整基金:中国首支钢铁产业结构调整基金,由宝武集团联合WL罗斯公司、中美绿色基金、招商局集团共同发起,基金规模初定400~800亿元。

例如:长城河钢产业发展基金:由中国长城和河钢集团共同发起,产业发展基金规模为100亿元。

例如:山西钢铁产业结构调整基金:总规模50亿元,由山西省国有资本投资运营有限公司、北京建龙重工集团、中冶京诚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以及陕西鼓风机集团共同设立。

在这个消息的刺激下,金融棒棒糖其实愿意展开更多的联想:在现阶段,“西北联钢”可能在事实上会起到“价格同盟”与“业务协同”的作用,但未来仍然有“实质性产能整合”的预期。毕竟山西数家钢企都是民营企业,在“大整合”的趋势下,一切都有可能。

而陕钢似乎也做了一些准备,例如杨海峰曾提出“关于成立陕西钢铁基金的建议”,对此,我们愿意保有一份观察和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