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小白角钢

角钢
分享不同类型角钢的相关知识
三好角钢-国内优秀角钢生产厂家与产品分享

将夜txt下载第九章2014年总决赛第五场:圣安东尼奥团体篮球,不死马刺,热火皇朝的破碎

更新时间:2021-11-25 22:01:08点击:

恭喜圣安东尼奥马刺夺得了2014年美职篮总冠军。这支马刺,时隔7年终于夺冠。
  这支马刺,进攻端像极了当时02年那支国王,邓肯就像韦伯,迪奥就像迪瓦茨,斯普利特利特就像米勒,帕克就像毕比,吉诺比利就像佩贾,莱昂拉德就像克里斯蒂。
  进攻端行云流水,风起云涌。人人都能得分,没有特权,众人平等。马刺夺冠,不仅仅是报去年的一箭之仇,也是了却了02年那支普林斯顿华丽无双的国王的遗憾(当年那支国王要不是遇到巅峰期嗜血鲨鱼和第六场下半场8V5,很可能就是02年的总冠军了。)
  而防守端则像04年的蓝领活塞。战术执行力高度严实,作风严谨纪律严明的铁军。小城市的强硬喧嚣蓝领般的钢铁意志。没有特权,只有巨星适应服从体系。
第九章 心如磐石的侍卫们
  噗的一声闷响!
  再说莱昂拉德,2014年总决赛MVP。去年总决赛对决勒布朗使他受的关注度跟此前他的人生所加起来还要多。去年的丢失关键罚球,人们猜测他能否承受住这样的恐怖压力时,今年他成功证明了他。他将和保罗乔治那样对战勒布朗表现出色而成为了1500万俱乐部的成员。更何况他,是总决赛MVP。以前都是GDP老大哥带着他闯荡天下,如今大哥们老了,该是他为老大哥们撑起一片天了。该轮到他扛着马刺前进了,马刺未来的希望。
  伟大的呆子同学,去年的抢七之战两次单打巴蒂尔失败狠拍地板的情景还历历在目,那次可以说是石佛职业生涯最真情流露的一次。与其说马刺总是充当伟大时刻的背景(04年被费舍尔0.4秒绝杀,44秒领先8分成就麦迪的35秒13分,11年被灰熊黑八,12年2:0再到2:4,13年总决赛第六场28秒领先5分被拖入加时做后失冠。)还不如说是邓肯。费费舍尔绝杀前马刺打进领先的两分现在还有谁记得是邓肯歪歪斜斜地打进的?11年邓肯职业生涯罕见的在同一个系列赛攻防两端被爆...但现在老邓肯又是总决赛出场时间和两双记录的保持者。现在,关于后乔丹时代争议不断胖呆科的排名可以尘埃落定了。
  就像是一根尖锐的金属刺狠狠扎进数十张叠在一起的湿纸,那根羽箭射进华贵马车边一名侍卫胸口,这个蓄留着络腮胡却依然年轻的男子捂着淌血的胸口倒了下来。
  在宁缺喊出敌袭的那一瞬间,训练有素的公主侍卫迅速做出了反应。这名侍卫勇敢地跳上车辕,挡住了殿下马车窗口,他并不知道这枝羽箭会射向哪里,他只知道车内的殿下肯定是敌人的第一目标,而他绝不能让殿下生命受到丝毫威胁。
  这名勇敢的侍卫赌对了,付出的代价是他自己年轻的生命。
  “敌袭!”
  “保护殿下!”
  “立盾!”
  再说说波波围棋,这家伙是不是有种点石成金的能力?无论什么球员之前打的怎么样到了他手下总是会焕发第二春。还有他是不是送了什么”不老药水”给邓肯和喝?看看布朗和阿德尔曼,看看波波维奇。
  侍卫们暴怒震惊的吼叫声急促响起。
  无数箭矢,如暴雨般从密林深处密集抛射而出,嗖嗖作响,瞬间衬得呼啸风声消失无踪,显得格外恐怖。
  距离圆车阵还有一段距离的宁缺第一时间卧倒,在倒下的同时没忘记把跟着自己跑出帐蓬的桑桑和那名婢女扑倒。
  说那则故事:一天,吉诺比利和波波维奇和科比和杰克逊在一家酒店吃饭。当他们谈到管理球员的问题时,杰克逊说:“科比,你从这里的窗户跳下去。”科比非常惊讶地说:“教练,你开玩笑?”杰克逊认真地说:“不,科比我命令你从这跳下去。”科比生气地说:“不,菲尔,如果你再坚持下去。我明天就会逼宫管理层交易我去雄鹿。”这时,(杰克逊双手耸肩作无奈状看着波波维奇)。波波维奇看到了,马上说:“马努,现在我命令你现在立刻从这里跳下去!”(吉诺比利立马冲到窗户旁,眼看就要跳下去。)就在这时科比冲了过去拉住了吉诺比利,喊到:”马努,你疯了吗?!这里虽然是二楼,但是跳下去足以葬送你整个职业生涯了!”吉诺比利大声吼道:“科比,你快给我放手。如果我不跳,波波维奇明天就会让总经理踢我去雄鹿了!”
  重重摔倒在林地间,因为地面垫着北山道数百数千年的腐叶松叶,倒不觉得怎么痛,他脸贴着微凉的叶片,听着前方密集的箭矢破空声,听着偶尔从自己头顶掠过的箭声,默默计算着对方弓箭手的数量和用箭量。
  09年被淘汰,人们说马刺老了;11年被黑八,人们纷纷直言马刺的时代结束了。就连12年马刺被雷霆的青春风暴卷出球馆时,连吉诺比利都承认“我们老了。”13年进总决赛14年夺冠。这只马刺队就像德州蟑螂似的,无论遇到了怎样的失败,总是会复仇。怎么也打不死。
  北山道口四周全部是侍卫们愤怒焦急的呼喝声喊叫声布防命令声,还有极沉重的立盾声,那些由车厢板零时构成的大盾被侍卫们用力插入车辕边缘,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再说迈阿密热火。三连冠皇朝破碎,正如了莱利说得那句话“杀死冠军的正是冠军本身。”这支热火特赦了米勒,新引进的奥登比斯利进入季后赛就雪藏,巴蒂尔哈斯勒姆看上去有气无力行将退役。雷阿伦韦德状态下滑严重,波什习惯性被忽视...杀死冠军的因素有很多,主力核心的老龄化。队员的进取心下降,疲劳征战,合同年等等的因素。
  咄!咄!咄!咄!
  羽箭狠狠扎进简易的木盾,发出像战鼓般的沉闷撞击声,却比最疯狂的战鼓更加密集更加恐怖,时不时有箭枝顺着简易木盾缝隙射中侍卫,引发一声闷哼,而那些不幸中箭的马匹则不像帝国男人般狠厉坚强,痛苦地倒地翻滚悲鸣。
  箭矢破空声、木盾中箭声、人的闷哼声、马的悲鸣声,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让先前还被欢歌笑语温暖暮光笼罩的营地变成了一片修罗地狱。
  总决赛不得不说说查尔莫斯,他在总决赛每打一分种钟,身价就下降一万美元。
  咻!
  一根羽箭狠狠射进宁缺身前不到半尺的泥地,溅起的土石砾打在他的脸上,瞬间显现出红印,他面部的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安静匍匐在腐叶松针之上,目光穿透叶间的缝隙,越过那根箭杆,望向远处南向的北山道。
  对方没有选择在北山道的密林里发起伏袭,也没有选择夜袭,而是选择车队刚刚抵达北山道口的傍晚动手,纵使宁缺自幼对危险就有某种天然的直觉,也依然没有想到这点。
  韦德和波什,在总决赛韦德就像当年骑士詹姆斯身边的莫威廉姆斯;波什则像贾米森。特别是韦德,常规赛特意休战28场在总决赛什么也用不上。特别是最后两场,状态看上去和濒临退役的巴蒂尔和哈斯勒姆差不多。
  傍晚时分是人们最容易松懈,防备心最弱的时候,而且车队眼看着便要与固山郡的接应部队碰头,难免会有些放松,这些敌人想必正是要利用这一点。
  还有斯帅,虽然他在场中的调整能力被波波维奇远甩。但他赛后的调整部署确实干得不错,但是今年总决赛赛后的调整明显不够。过分依赖于詹姆斯。
  再说詹姆斯,现在的他就像95年的乔丹,被淘汰之后铺天盖地的嘲笑声如潮水般涌来。面对失败,人们不会理你的表现,不会管你像一头非洲雄狮独自对抗鬣狗群或者像一头西伯利亚雄虎独自对抗西伯利亚狼群。在失败面前,独自冲锋陷阵的个人英雄主义什么都不是,成王败寇。乔丹95年季后赛复出,所遇到的境况只比LBJ如今的更糟,断MJ球成功而名垂青史的尼克安德森赛后发言乔丹老了,乔丹在被抢断后在后面追赶愤怒的眼神蕴含着坚定而又执着的信念。在那年夏天把自己关在球馆像女人坐月子一样的猫了一整夏天,甚至还找来像便士这样的当红明星陪练,结果到了来年的东部季后赛再逢魔术,结局大家都知道了。
  隐约间看到北山道两旁的密林里已经出现很多密密麻麻的身影,通过先前计算箭枝密度加上此时视线所及,他大致判断出敌人的数量大概在六十人左右。
  毕竟是在大唐境内,对方想要暗杀的又是皇帝陛下最宠爱的四公主,无论是为了事前还是事后的保密,对方都无法动用真正的大部队,只能选择最忠心不二的死士。
  再说两个人物。麦迪,与邓肯一同进入联盟的天才高中生。飘逸干拔惺忪睡眼的追风少年,在生涯末期始终未能和邓肯一起捧起奥布莱恩杯。奥登,被伤病所困扰的巨人。本想来到热火比杜兰特更早夺冠,可惜,天意弄人,拒绝了冠军马刺的橄榄枝。
  既然是死士,人数自然不可能太多,但宁缺很清楚,在战场上厮杀,从来都不是哪一方面人数越多就越厉害,相反一支全部由悍不畏死的死士组成的队伍才最难对付。
  NBA2013至2014赛季,今天画上了句话。  帝国大人物安排这样一场惊天刺杀,除了动用死士之外,甚至有可能会请动修行者出手,想到今天可能会在战场上看见那些强者间的对战,宁缺心中竟莫名其妙产生了某种兴奋的情绪,旋即又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真是倒霉啊。”他喃喃说道,转头看了一眼身旁那名婢女,发现这小娘子除了最开始眼眸里泛起过一阵惊慌惘然,竟是迅速平静镇定下来,忍不住在心中默默赞许了一声。
  两旁密林里的敌人已经涌了出来,那些穿着灰朴唐军制服的男人并没有蒙面,手里挥舞着制式钢刀,像狼群般高速前扑,既然没有掩饰身份,那么很明显必然有一方会被全数屠杀。
  车队四周的剽悍蛮子是公主殿下在草原上收服的马贼,被先前那场箭雨早已激发了凶性,有的人竖起短弓开始疾速连射,有的人嗷嗷叫着拔出腰畔的弯刀迎了上去。
  北山道口顿时响起一阵激烈的刀锋碰撞声,闷哼狂吼中双方不时有人倒下,刀尖捅入胸腹,刀锋割开咽喉,鲜血从男人们的身上喷洒而出,淋湿染红本已湿红的落叶。
  战斗甫一开始便进入了最惨烈的阶段,却没有任何人退却,没有任何人转身逃跑,比拼的除了武技杀人技之外,更多的是敢于流血的强悍战意。将夜txt下载第九章2014年总决赛第五场:圣安东尼奥团体篮球,不死马刺,热火皇朝的破碎(图1)
  那些效忠公主的草原蛮子箭法极其高超,勇敢而不慌乱,瞬间便将敌人的来袭之势压制住,密林间不时有人影倒下,蛮子们怪叫着反扑而上,逐渐控制住车阵四周的林地,而且他们虽然悍勇依然不失谨慎,并没有盲目扩大阵地。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些草原蛮子护卫的战术选择都非常正确,至少在宁缺看来是这样,所以他非常不解,为什么身边那名婢女的表情变得越来越凝重沉郁,似乎在担心什么。
  这些骁勇的草原蛮子毕竟未曾经历过中原那种可怕的战斗,她忧虑想着此事,狠狠一咬牙便准备站起身来。
  宁缺可不会让她暴露身形,从而让自己和桑桑陷入可怕的境地,右手握成拳挥击她的腿弯,让她重新倒了下来。
  “你要做什么!”
  婢女愤怒盯着他的眼睛,右手则是悄悄缓慢伸向腰间。
  宁缺神情专注看着战场,根本没有理会她的质问,当他注意到车阵那处的画面,想到了某种可能,不由身体微感寒冷。
  北山道口厮杀正是惨烈,而车阵里则是一片诡异的安静,那十几名应该是陪嫁到草原上的大唐精锐侍卫,就像十几尊石雕般半跪在那两个车厢四周。
  一辆车厢前,那位穿着旧袍子的温和老人正闭目而坐,在侍卫们的层层保护下,面向越来越阴暗黑沉的密林深处。
  宁缺紧张地舔了舔发麻的嘴唇,把手伸向桑桑,掌心里不知何时冒出了很多汗水,湿漉漉一片。
  桑桑看了他一眼,将手里的弓箭递了过去,然后缓慢无声解下背后的黑伞,安静放在身边的落叶上。
  厮杀还在持续,三人和惨烈的战场之间隔着车阵,看情形那些草原蛮子和那些死士之间的战斗短时间内不会波及到此处,但不知为何,宁缺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紧张,掌心与弓缚绳之间的汗水不知何时竟也渐渐干了。
  车厢旁十几名像石雕般半跪于地的侍卫冷冷看着密林深处,微黑的脸上满是坚毅平静,虽然警惕但绝无畏怯。
  这十几名大唐侍卫出身长安羽林军,被特别挑选做为四公主的陪嫁进入草原,自是军方最精锐的成员,但今天北山道口外的战斗中,他们的表现却有些异样。
  箭雨从灰暗林深处袭来时,他们迅速布成一个圆形防御阵形,沉默避于盾后,待敌方死士血袭而至,他们仍然一动不动保持这个姿式,浑然不顾就在四周发生的惨烈厮杀。
  不时有同阵营的草原蛮子横死眼前,不时有无生命的身躯撞在车阵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响,他们甚至连眼睫毛都没有眨一下,始终一脸冷漠盯着密林深处,心与身皆如钢铁磐石。
  侍卫们单膝跪在落叶之上,他们穿着棉衫,棉衫边角隐约能看到甲片,他们右手伸向背后,紧握住斜斜向上的刀柄,冷漠目视前方,把身后的两个车厢团团围住。
  一辆车厢华丽沉默,另一辆车厢前,队伍里唯一的那位老先生,盘膝闭目而坐,意甚闲适,膝上横放着一把剑。剑鞘破烂陈旧,就像老人身上的袍子。
  侍卫们面无表情守在老人的身周,仿佛根本看不到四周的厮杀,听不到那些呐喊声,偶有敌人快要突进他们的防卫圈,才会有一名侍卫拨刀而起,投身而杀。
  因为寡不敌众,那名单身而出的侍卫往往会迅速陷入浴血惨战之中,可即便如此,其余的侍卫们却是毫不动容,甚至眼睫毛都不眨一下,依旧不肯离开老人半步。
  宁缺不知道侍卫们为什么如此,不知道侍卫们警惕注视的灰暗林叶间隐藏着什么,但他知道那里必然有大恐怖。
  隐约猜到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华丽冷酷新世界掀开帷幕将要来到的现实,让他的情绪紧张到了极点,头皮有些发麻,中食二指不停无声摩娑弓弦,过了片刻,他的呼吸反而很奇妙地变得缓慢下来,脸上神情竟比先前更加冷静沉着。
  等待未知的危险恐惧,让场间气氛变得极其压抑,车阵四周的激烈厮杀声、刀锋碰撞声,仿佛消失不见。
  就在紧张万分的关键时刻,华丽的车厢窗户被吱呀一声推开,一名美貌年轻女子探出头来,髻发微坠,面色微虑。
  不等她说什么,车厢旁面色冷厉的侍卫首领低声说了句请殿下小心,便迅速伸手关闭窗户,把她挡了回去,表情虽然恭谨,但或许是因为局势紧张所以动作显得有些无礼。
  更多分章阅读,将夜txt下载 www.qingd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