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小白角钢

角钢
分享不同类型角钢的相关知识
三好角钢-国内优秀角钢生产厂家与产品分享

「国企探路」钢铁巨人,承包打破大锅饭旋转跳跃我闭着眼,品质尚可的赛车游戏:《怪物卡车钢铁巨人2》

更新时间:2021-11-23 11:56:08点击:

前言

首先玩家需要先知道这个“monster truck”是个什么玩意儿,在国内一般称其为“大脚车”,是那种轮子巨大的大卡车,常用于越野赛车比赛,听起来就是一项非常“American”的运动。本作《Monster Jam Steel Titans 2/怪物卡车钢铁巨人2》正是一款大脚车主题的体育竞速游戏,是同为THQ代理的系列作品的第二作,在前作的基础上本作加入了多达38种不同的可供驾驶的卡车种类,并且还有了五个全新的可探索赛道世界以及有着12个不同的现实存在的体育场场地和类现实赛事的游戏模式。相较于一代来说本作的多样性更上一层楼且同时这一代不论从AI还是从物理效果和反馈来看都更加的真实,是一款值得一玩的赛车游戏,特别是喜欢“monster truck”的玩家们。

【历史瞬间】

旋转跳跃我闭着眼,品质尚可的赛车游戏:《怪物卡车钢铁巨人2》贴心的新手教程

这游戏的新手教程在所有我玩过的游戏中应该能排到个前五,从最开始的前进后退到转向,以及到后面较为高级的各种特技以及能量加速,都全部明明白白的用教程一字一眼的教给玩家。并且更让人眼前一亮的是游戏居然还国语配音,而且配的质量还不错,不是捧读也不是机械式的机翻。不错的本地化翻译+情感在线的配音,再配上这无微不至的新手教程,着实让人倍感亲切,一下子印象分就上来了。

旋转跳跃我闭着眼,品质尚可的赛车游戏:《怪物卡车钢铁巨人2》站在前作的肩膀上

相较于前作,本作不论是从画面还是物理效果再到可解锁的卡车数量以及赛道数量和游玩模式都有较大的提升和扩充。画面效果更好了,整体的色调感觉更加的鲜艳;车辆的物理引擎相较于一代也有了不错的提升,更加地向现实靠拢,而不是各种的反重力引擎;可解锁的卡车数量也增多了,但其实说实话感觉没多多少,估计是因为卡车分类的问题导致看起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赛道增加至12条且同时还有个五张不同的可供自由探索游玩的户外地图。

全员承包 冲破桎梏

特别就是这个叫做“the free roaming”(自由漫步)的模式,玩家在这五张大小固定的可供自由探索的户外地图中磨练自己的驾驶水平,完成各类的特技动作和技巧。不仅如此,在每张地图中,在车库旁都会有个告示牌,牌子上会标示出在地图中一只失落的“疯狂生物”的具体位置,在地图中的对应位置会有“X”的标志,玩家能够在那找到它们,其实就是一个小小的收集要素。

旋转跳跃我闭着眼,品质尚可的赛车游戏:《怪物卡车钢铁巨人2》动感的配音和游戏操作的完美结合

游戏基本操作十分的简单,WASD四个键控制方向,W是油门S是刹车。相较于前作本作在操作上限方面有了一定的提升,加入了漂移功能和氮气加速系统。在转弯时同时按住前进键以及方向键便能够在转向中进行滑动(也就是漂移),在滑动的过程中便能够获得推进能量以补充能量条,同时使用尾随技术紧紧跟在其他卡车后方也同样能够获得推进能量。在获得一定数量的推进能量后按ALT键便可突然加速向前推进。

1979年3月,当时的首钢主要领导听到国企“扩权让利”改革试点的消息,就赶紧给北京市和冶金部领导写报告,主动请缨,争当改革试点企业。

旋转跳跃我闭着眼,品质尚可的赛车游戏:《怪物卡车钢铁巨人2》

就游玩体验而言,感觉本作的精髓更多在于方向的把控,以及对于改变方向的时机的掌握。由于游戏中车辆都拥有惯性,因此转向往往需要提前,从而导致转弯的难度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稍微不注意就会大幅度的偏离轨道、翻出赛道甚至直接四轮朝天翻车。若是出现这几种情况(最糟的当然就是翻车了),除非加大马力摆正车身,否则只能够乖乖按“R”键重置赛车,但这也就基本上意味着这把比赛已经很难再完成了。简而言之,弯道超车可以说是这款游戏的核心要素和玩法。

全员承包、包死基数、确保上缴、超包全留,欠收自补。首钢由此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承包制改革。通过化整为零,责任到人,承包制最终落到首钢7万余名员工的头上。员工与时间赛跑,争分夺秒抢抓生产,热火朝天的场景在首钢处处可见。

旋转跳跃我闭着眼,品质尚可的赛车游戏:《怪物卡车钢铁巨人2》

除了基本的赛道操作,本作也和前作一样有特技动作,就是可以“玩花的”。360°前空翻、360°后空翻、一侧双轮着地前进的自行车、通过“前进键+方向键+J或者L的特技键”组合成的“龙卷风摧毁停车场”似的大风车回旋、双轮站立前进等等很多,这些高难度特技动作大大增加了游戏的趣味性,并且在完成特技动作后还会获得分数奖励,动作难度越高获得的分数越多。

农业改革看小岗,工业改革看首钢。首钢探索的“承包制”改革,成为当时我国工业企业改革的一面旗帜。率先冲破传统计划经济体制的桎梏,首钢的改革如同往一潭死水中扔进石头,“一石激起千层浪”。

「国企探路」钢铁巨人,承包打破大锅饭

2010年12月19日,首钢老厂区最后一炉钢冶炼。

旋转跳跃我闭着眼,品质尚可的赛车游戏:《怪物卡车钢铁巨人2》

再接着就是和这些趣味操作完美结合的动感配乐,不得不说本作中的配乐真的是恰到好处,曲风大都较为刺激燥热节奏感很强,一不留神就跟着音乐节奏抖起来非常容易激起玩家内心的飙车欲望。这些个极具节奏的电子打击乐对于游戏的驾驶体验,特别是比赛模式中的驾驶体验来说属于是不可或缺的,不少情况下玩家甚至可以根据音乐节奏来控制卡车的驾驶规律,每个上下坡都可以对的上音乐的节奏。若说驾驶体验有8分,那么音乐在其中最少能占上一半的分数。

一些不足

首先是游戏的水面效果着实不行,甚至可以说几乎没有水面效果,完全就是贴图形式。开车穿过水域完全和在路面上行驶没有区别,没有减速没有停顿甚至连水花的飞溅都看不到。

钢铁巨人

承包打破大锅饭

其次是虽说物理效果相较于前作有一定的提升,但卡车还是时不时会出现些“按不住棺材板”的反物理运动出来,物理引擎有些尴尬地处于那种现实和魔幻的二相性之中。另外特技动作的触发感觉并没有想象中的简单,给我的感觉这些个特技不像是基于物理引擎的,更像是需要满足适当的条件才会触发,有点动作游戏的那种感觉。

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改革开放号角吹响,一场始于“扩权让利”试点,拉开国企改革的历史大幕。

旋转跳跃我闭着眼,品质尚可的赛车游戏:《怪物卡车钢铁巨人2》

最重要的一点,这几个开放的户外世界和一代比起来尺寸小了不少,并且地图重复度高,模型很单一,使得玩家很容易感到重复以至于审美疲劳。感觉本作相较于乐趣和驾驶性方面(开放世界自由驾驶),更多的是强调竞技性。

1979年5月,国家经贸委等6部委选定首都钢铁公司、北京清河毛纺厂、天津自行车厂、天津动力厂、上海柴油机厂、上海汽轮机厂等京津沪8家企业进行扩权改革试点。

首钢探索的承包制,全员承包是最关键的一点。全员承包怎么包?就是把目标从上到下逐步分解。首钢先给各厂矿定目标,今年炼多少铁、炼多少钢、生产多少焦炭,各厂矿再把目标分解到车间,车间分解到班组,班组最后分解到每个人。

总结

一款相较于普通的竞速游戏感觉更偏向于粉丝向的作品,在前作的基础上从游玩内容到操作手感以及物理效果都有较大程度的提升,但在驾驶性以及游玩趣味性方面较为不足。喜欢这类大脚车的卡车竞速游戏爱好者可以入手尝试。

首钢主动试点的承包制,让国企释放出巨大活力,实现首钢发展史上的腾飞,使其成为全国工业改革发展的一面旗帜。上世纪80年代,全国各地每年有上万人次来首钢参观学习。

经理只有800元审批权

坐落于京西石景山的首钢,1978年钢材产量为179万吨,在当时的“八大钢”企业中,位居中游。

与计划经济体制下所有国企一样,那时的首钢也没有经营自主权。一年要炼多少钢、多少铁、多少焦炭,全都得按照国家每年下达的生产计划来,种类和数量是安排好的,首钢只需要完成生产任务即可。

尽管首钢员工数万,当时的首钢经理,角色却如同组织生产的“车间主任”,手中的签字审批权,只有800元。超过这个数,首钢就得向上级管理部门冶金部打报告请示。哪怕是企业要盖一个厕所,也需国家计划中有专项的资金。

原首钢博物馆筹备办公室主任胡景山回忆,没有自主权,企业有劲儿也使不出来。对希望干事业的首钢人来说,扩权改革试点无疑是一次机遇。

旋转跳跃我闭着眼,品质尚可的赛车游戏:《怪物卡车钢铁巨人2》

欢迎关注,获取更多游戏评测资讯,入手与否不再犹豫。原创不易,喜欢的可以点赞支持(๑•̀ㅂ•́)و✧

首钢试点改革的那年,24岁的胡景山当时在设备处当一名木工。胡景山出身于首钢世家,其伯父胡兆坤是接管首钢的军代表、副经理,属于首钢第一代老领导。1974年,胡景山从农村插队归来,通过招工进首钢。他清楚地记得,刚进厂跟一些老工人聊天,大家聊得最多的就是工资,十几年都不涨的工资。

当时,一名二级工每月能拿40元零4分,被大伙儿形象地描述成“40元零一个馒头”,这是因为4分钱刚好是职工食堂一个馒头的价钱。

一名二级工即便干到老,每月也只能拿这点钱,除非国家统一涨工资。“企业吃大锅饭,干多干少一个样,干好干坏一个样。员工还能有啥积极性?”胡景山说,国企的问题是明摆着的——企业没活力、员工没动力。

被“逼”出来的利润包干

到了1981年,首钢改革迎来突破的契机——从某种程度上说,这种契机也是被“逼”出来的。

当时,国家对整个钢铁行业实行限产,首钢生铁要减产29万吨,钢要减产7万吨,总产值预计比上一年下降16.4%,实现利润2.65亿元,比上一年下降 7.6%。但与此同时,北京市政府也下达要求:由于国家财政紧张,作为北京市工业企业的利税大户,首钢当年上缴利润要达到2.7亿元。

既要产量限产,又要利润增收,即使首钢利润一点不留,也难以实现这个指标。

1958年,首钢曾经创造了“基建投资大包干”成功经验在全国推广。这个底气,让首钢领导向市里提出“利润包干”,即在保证完成2.7亿元利润上缴的前提下,超额的利润由首钢按4∶3∶3的比例自主分配使用——40%用于生产发展,30%用于职工集体福利,30%用于工资奖励。

利润包干当年,首钢利润达到3.16亿元,在上缴2.7亿元之后,还有结余——首钢第一次有了可以自主支配的4000万元。

这背后是首钢员工超常的付出:加班加点、想尽办法提高工作效率,时时处处注意节约每一滴油、每一把棉丝。

“谁包谁操心,操心变黄金。”更重要的是,利润包干让大家心里明白,企业效益已跟自己的腰包直接挂了钩,过好首钢的日子就是过好自家的日子。

“全员承包、包死基数、确保上缴、超包全留,欠收自补。”胡景山说,这20个字正是首钢承包制的核心。

利润连续15年递增创奇迹

1982年,党的十二大提出全国工农业年总产值20年翻两番的目标。听到这个振奋信心的目标,首钢领导向冶金部和北京市起草了一份报告,提出首钢要实现15年翻两番的目标,并拿出“利润递增包干”的新承包方案。

新方案中,首钢要以1981年上缴利润2.7亿元为基数,每年递增7.2%上缴国家,超额的部分归首钢,按照60%用于企业扩大生产发展、20%用于职工集体福利、20%用于工资奖励。

这又激发出国企职工的更大干劲儿:首钢高炉检修大会战现场,高炉停炉后,人们不等炉温完全降下来,喷湿衣服、冒着高温从风口钻进去,清理炉内还在发红的炉料。汗哗哗直流,热得喘不上气,每人最多在炉子里干上几分钟,就得赶紧出去,下一拨工人马上接着进去,依次轮番上阵……

从1981年到1995年,首钢持续15年的“承包制”,让企业创下连续15年利润递增20%的奇迹。到1994年底,首钢钢材年产量已达到824万吨,一跃成为全国第一。承包制改革也让首钢从计划经济时代的“工厂”,开始向市场经济时代的“企业”转变。

“那真是一个激情燃烧的年代。”翻阅首钢百年历史,胡景山感叹道,“承包制”为首钢植入的大胆改革基因,已成为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国企探路」钢铁巨人,承包打破大锅饭

北京冬奥组委入驻首钢北京园区。

【记者手记】

一座首钢城 半个石景山

“承包制是当年改革开放、解放思想的结果。很了不起。”许多首钢老职工为经历过当年的改革而自豪。

承包制让首钢步入高速发展的快车道,上缴国家的利润年年递增,企业生产规模、经营领域不断扩大,职工个人腰包越来越鼓、福利越来越好。在很长一段时间,很多北京人都以进入首钢工作为荣。

承包制改革中,首钢还在职工中开展工资升级活动,提高职工的技术和收入水平。企业实现利润每增长1%,工资总额就增长0.8%,由于实现利润平均每年增长20%,工资总额每年就平均增长16%。每年有30%的职工被择优升级。

为提高员工福利,首钢还专门派人到全国各地采购松花蛋、黄花鱼、香油、牛羊肉、水果、蔬菜等,按月给职工发放。那时,市里平均月工资大约80元左右,首钢每月发放东西的价值,大约就有20元上下,相当于别人工资的四分之一。

随着企业规模越做越大,首钢也渐渐形成一个小社会,不光开设幼儿园、医院,还开设服装厂、家具厂、酒厂、酱油厂、肉食品厂、面包厂等。此外,首钢每年盖几十万平方米房子分给职工,职工结婚不出两年就能分到房子。当年石景山区建设的住宅区,其中有80%是首钢建的。整个石景山区的城市发展,被深深打上了首钢烙印。

如今,首钢工业生产已搬迁曹妃甸续写辉煌,但首钢园在保留工业遗存的同时,正成为科技、文化、高端商务、运动休闲等产业聚集的城市复兴新地标。